《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5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找的是林浅,林小姐。”
  “……”
  众人惊愕,此时的林浅,鼻青脸肿,衣衫不整,凌乱的短发跟鸡窝似的,而且,她发育不良跟个豆芽菜似的,她才20岁啊,心性不定,幼稚贪玩,顾城骁到底看上她哪一点?
  重点是,林浅已经卖给华总了啊,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而且这个华总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把林浅整得这么惨。
  朱曼玉使劲地捏着丈夫,关键时刻,你倒是说话啊。
  林培刚刚张了张嘴,顾城骁就抬步走了过来,人未及,气势已将他掀翻,到嘴边的话就这么硬生生地噎了下去。
  顾城骁无视林氏夫妇,径直走到一脸懵逼的林浅面前,郑重其事地问道:“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

  “啥?”林浅的脸上大写着一个“懵”字。
  “我是说……”顾城骁放缓并且加重了说话的语气,“你,林浅,愿意嫁给我,顾城骁吗?”
  林浅眨巴眨巴眼睛,用了三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一个大伯大妈都阿谀奉承的长得又好看的男人,正在向她求婚。
  “我愿意!”她脱口而出。
  让他们不痛快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林家众人纷纷扶额,朱曼玉差点晕倒。
  林浅的干脆,连顾城骁都感到意外,也好,省得多费口舌。
  于是,在林家人战战兢兢的错愕的目光中,顾城骁载上她一路绝尘而去。
  朱曼玉扫一眼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简直不敢置信,“老天无眼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那个顾首长是不是有眼疾啊?”

  林培越想越不对劲,“啪”的一下拍了自己的脑门,说:“这下糟了。”他用一种特别恐惧的眼神看看朱曼玉,朱曼玉秒懂,竟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林氏企业近年来运营不佳,今年更是面临破产的危险,幸好有华氏老总华天明鼎力相助,但是,这个忙也不是白帮的,华天明没有其他嗜好,唯独喜欢女人,特别是那种**的女孩。
  原本华天明的目标是林渝,可是虎毒不食子,林培怎么舍得摧毁自己的亲生女儿,与朱曼玉商量在三,他们决定让林浅去。
  人是林培叫出去的,药是朱曼玉下的,夫妻俩亲自把小侄女送到了华天明预定的酒店房间里。
  可是隔天,这人竟然被顾城骁带回家见父母了,他顾城骁的妻子,竟然被卖去伺候过其他男人,一旦事情暴露,恐怕不好收场啊。
  林培和朱曼玉,越想,越觉得后怕,暖意洋洋的傍晚,两人竟然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
  他们赶到民政局的时候,民政局已经下班了,但顾城骁一个电话,民政局的领导亲自过来为他们办证。
  前后只用了两分钟。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西下,金黄色的余晖也渐渐隐去了。

  或许是男人身上威严的军装让她无法怀疑,她竟然信了他。
  林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竟然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领了结婚证,这也太玄幻了吧。
  我是不是冲动了一点?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顾城骁高大的身影走在前面,偶尔撇头看她一眼,像是验证一样,他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
  即使她脸上有伤,他也能一眼认出来。

  短发及耳,刘海盖额,粗一看容颜清秀如兰,仔细看五官精致如画,天鹅颈修长柔美,肌肤如凝脂白玉,是她,就是她,错不了。
  “上车,这里。”
  “哦。”
  第6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车行一半,顾城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家里打来的电话,他余光扫了林浅一眼,没有用车载,而是直接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喂,妈,什么事?”
  电话那头是叶倩如异常期待的询问声,“儿子,人带来了吗?”

  “嗯。”
  “太好了,赶紧回来。”
  顾城骁又扫了一眼林浅,略带担心地说:“能不能改天,她现在状况不太好。”
  “怎么了?有反应了是不是?”叶倩如又激动又兴奋,“儿子,没关系的,反应越大说明胎儿越健康,带回来吧,别让人家姑娘对我们家有意见。”
  “……”顾城骁真是无语凝噎,自己选的路,跪着也得走完,“那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好,一切都准备着呢。”

  ——
  顾家,古色古香的大宅子里,顾源和叶倩如坐在沙发的一边,顾城骁和林浅坐在另外一边,中间的茶几上放着两本新鲜出炉的红本本。
  谁都没有吭一声,气氛一度尴尬到了冰点。
  原本异常欣喜的顾家二老,此刻唯有沉默,之前有多期望,现在就有多失望。

  瞧瞧瞧瞧,这是女孩子吗?衣衫不整,鼻青脸肿,耳朵上还有好几个耳钉,虽然时下很流行破洞裤,但这人身上的衣裤破得也太狂放了点吧?!
  顾源和叶倩如打死都想不到,儿子的审美观竟然如此奇特,他们久久都挤不出一个字来。
  良久,叶倩如压抑着胸腔内的咆哮,极度隐忍地问了第一个问题,“真有了?”
  “我……”林浅刚一开口,顾城骁就强势地接过话茬,“没到时间,现在说多忌讳。”
  “好,不问这个,那姑娘,你多大了?”
  又是顾城骁,“年龄不是问题,能领证就行。”

  顾源阴沉的面色又沉了一点,对于未来儿媳,他没要求对方跟顾家门当户对,但起码的大方得体总得有啊,这要求不过分吧?眼前这个……简直不堪入目。
  叶倩如顿觉胸口憋闷不已,她捶了一下胸口,问道:“小姑娘,你爸妈知道吗?都同意?”
  顾城骁不急不缓地说:“她的家人没意见,哦对了,她的家人爸应该认识,林培,以前帮你做过事。”
  顾源想了想,那都是几十年前的老战友了,“林培的闺女?”
  林浅倒是想回答,但看顾城骁的脸色,并不想她多嘴,她也就闭嘴了。
  顾城骁拉着她站起来,说:“爸,妈,人你们看见了,饭我们就不吃了,走了。”
  “你……什么态度啊?”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回来!”
  不管生气怒骂的二老,顾城骁拉着弱鸡似的林浅快步离开,能七点走绝对不留到七点一刻。
  从进门到离开,也就短短十分钟,这整个过程林浅都处于懵逼状态。
  夜幕笼罩着大地,璀璨的繁星在属于它的天际里绽放着光彩,林浅没有看清楚顾家,却看清了顾家二老的脸色,他们对她很不满意。
  会满意,就怪了。
  “那个……”她实在不知道叫他什么,“咱这事,算是成了,还是没成?”
  “证都领了,还能不成?放心吧,我的事我能做主。”
  “那为什么是我?”

  皎皎月光下,林浅转头看着他的方向,却依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垂的双眸带着浓浓的疑惑,比那月光还要令人沉醉。
  直到很多年以后,顾城骁都没有忘记林浅第一次问这个问题时的谨小慎微,他想,那个时候的她太无助太弱小了,以至于随便抓到一根稻草,都要紧紧拽住,生怕失去任何可能求生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