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被袁小姶的这句话撕得粉碎,如风中的碎布,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的同情和注目。
  因为袁小姶的到来,丁一整个上午都心神不宁。
  下午,制作室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审下周一播出的节目,她来到制作室,制作人员就把刚刚做好的节目放给她看。这期节目是上次江帆带队检查实体经济情况的内容,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凭第六感觉,丁一就觉得江帆似乎有什么心事,且不说那天在广场工地,他莫名其妙地冲自己发火,就是在后来的采访中,他也是不太配合,现在看来,肯定是因为妻子袁小姶。
  看着眼前江帆检查时的画面,丁一就想起广场工地后,她采访江帆时的情形。
  从工地回来后,检查团下午在会议室开了总结回,会议开到很晚,如果再继续采访显然光线不行了,这样,丁一就和秘书长曹南约到了第二天上午。
  第二天刚一上班,丁一就和曹南联系,曹南告诉她说市长不同意采访。丁一没办法,她又给科长打了电话,科长说道:“我和曹秘书长把提纲都给他拉好了,他就不肯接受采访。这样,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先去采访钟书记,采访完钟书记后,再采访市长,可能他就会从了。”丁一感觉科长的话有道理,就按照科长的意图,又临时跟钟书记秘书小康联系,没想到钟鸣义欣然接受,并且说现在就有空,让他们现在就去。就这样,丁一带着摄像员,便直接到了钟书记的办公室,由于钟书记喜欢在他办公室里接受采访,也喜欢在这里正襟危坐,他们很快就录制完了钟书记的同期声。钟书记最后跟他们说:

  “你们再去采访一下江市长,他最有发言权,那天是他带队下去视察的。”
  丁一正在帮助摄像员收拾三脚架,听了钟书记的话后灵机一动,说道:“江市长在吗?”
  钟鸣义翻看了一下桌上的台历,说道:“今天上午他们开市长办公会,应该在。”
  丁一说:“那我用下您的电话,给他办公室打一个。”
  钟书记就把话机往前推了推,并给她拨通了江帆办公室电话,然后把话筒递给了丁一。江帆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他说道:“钟书记,有事吗?”
  丁一差点笑出来,赶忙说道:“江市长,我是丁一。”

  江帆一听,显然愣住了。
  “市长,我们刚采访完钟书记,您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们就下去,还差您的一段同期声。”
  江帆明显在思考,半天才说:“好吧,过来吧。”
  丁一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
  钟书记站起来,跟他们说道:“辛苦你们了,节目做好后,给我拷贝一份。小康。”他冲秘书说道:“帮咱们记者拿下东西,送到江市长办公室。”
  小康一听,便扛起三脚架,走了出去。
  也许是雅娟的关系,丁一觉得钟鸣义对自己就比对其他记者客气和热情,她对钟鸣义笑着说道:“谢谢钟书记。”
  钟鸣义说:“谢什么,你们最辛苦,电视记者既是脑力劳动者,又是体力劳动者,不容易,女孩子从事这项工作就更不容易了,采访完江市长后,他如果不管饭我管。”
  丁一笑了,说道:“呵呵,好啊。”
  从市委书记钟鸣义办公室出来后,丁一他们就紧跟在康秘书身后下了楼,来到江帆办公室。
  魏国才和彭长宜还有曹南在他办公室,见他们进来了,魏国才就站起来,说道:“您先接受记者采访,下来咱们在商量。”说着,就走了出去。
  江帆看了一眼丁一,丁一正笑嘻嘻地看着他笑。江帆说道:“终于达到目的了?”

  丁一一听他这么说,知道他同意采访了,就笑了。
  曹南说:“还是把时间让给记者们吧。”说着,就要往出走,江帆说道:“别走啊,一块,商量商量,我该怎么说。”
  曹南说:“今天不是给您拉了提纲了吗?”
  “哦,对,放哪儿了。”江帆就开始找。
  小金这时走到桌前,从文件夹里抽出一页纸,递给了他。江帆拿起一看,说道:“对,就是它。”
  这时,摄像员就开始把三脚架打开,架上设备,江帆抬头一看,说道:“别急,我还没准备好。”

  摄像员说:“我在调色温,您忙您的。”
  彭长宜说:“钟书记在哪儿说的?”
  摄像员说:“办公室,坐在老板桌后说的。”
  “那市长就换个场景吧。”
  丁一说:“对,要不市长您先酝酿着,我们去看看其它地方。”
  江帆抬起头,说道:“不用,一会随便找个地方就行了。”

  彭长宜说:“我发现一个地方,就是五楼楼顶,那里不错。走,小伙子,你跟我去看看。”彭长宜领着摄像员就出去了。
  曹南说:“我也去看看,有事您再叫我。”
  江帆抬起头,屋里只剩丁一了,其他人都走了出去。
  江帆才抬起头,屋里没有了其他人,只有丁一坐在沙发上,就说道:“你搞什么鬼?”
  丁一知道他指的是采访的事,就笑笑,没有说话。
  昨天,在工地上,江帆对丁一发了无名火,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丁一是无辜的,只是当时看到袁小姶的名字,居然赫然出现在星光集团亢州工地的展板上,他的心情非常不痛快,如果嘴里飞进了一只苍蝇。最近一段很忙,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丁一了,此时见她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上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正好打在她的脸上,是那么的姣好,目光是那么的透明、清澈和无邪。他的心就一动,心里就有了愧疚,说道:“昨天下午我心情不好,再有也的确不想在那个地方接受你的采访,所以态度不好,你生我气了吗”

  听他这么说,丁一头天的不快就立刻消失了,丁一生性善良,而且江帆态度真诚,语气温柔,纵然当时有多么的委屈,此时也烟消云散了。她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道:“没有啊——”
  江帆有些心疼了,他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在哪儿接受你的采访吗?”
  “我告诉你,不想,就是不想!”江帆似乎在赌气。
  丁一扑哧乐了,他感觉江帆有些孩子气。
  江帆不想跟她说更深的话题,就突然说道:“我记得我早就跟你说过,对于我的宣传,一定要低调。”
  丁一点点头,说道:“这次是你带队下去的,所以我无法回避。”

  江帆点点头,他真实的心里是不愿在她的节目中露面,说不定袁小姶什么时候又来了,看到电视节目后,必定丁一会暴露,他不想让丁一遭到什么伤害,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保护丁一。因为袁小姶的手里,至今还有一张丁一的照片。但是他不能跟丁一说这些,就说道:“这样吧,我看看钟书记是怎么说的?他说过的,我就不能再重复了。”
  “嗯。”丁一就站起来,把自己的采访本打开,递到他的手上。那上面有采访钟鸣义的提纲和钟鸣义回答的大致内容。
  江帆接过丁一的采访本,一股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很想摸摸她的小手,但是他克制住了,看着她本上那行行清新隽丽的字迹,江帆又有一种冲动,他长出了一口气,这才低头看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