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众人的簇拥下,江帆有着一种领导人的王者之气,这是她不曾见到过的,这个校园里曾经的诗人,才华横溢的青年学子,以别人无法比拟的魅力,征服了她的芳心,于是,他们便生活在了一起,随着激情岁月的淡去,尤增全出现了。袁小姶在校园的时候就是个活跃分子,不然也不会认识外系的江帆,在江帆援外的孤寂日子里,性格热情活泼的她的确有段难熬的岁月,那个时候正在为京城一项重点工程四处求人的尤增全出现在袁小姶的面前,就这样,在一次集体出游的过程中,尤增全俘获了袁小姶的芳心,自从,他们一发不可收,国内许多名胜古迹都留下了他们浪漫的足迹。有钱有闲又会玩的尤增全,弥补了她空虚的精神生活,给她沉寂的心灵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和刺激,他能满足她的一切要求。有可能还在睡梦中的袁小姶,睁开眼的时候,就能看到枕边的一张飞机票,无疑,那又会是一次浪漫的旅行。

  尤增全能满足袁小姶的一切,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他不像江帆那样老成持重,也不像江帆那样深沉现实,就在江帆发现了他们的私情后,袁小姶也的确想过是否和江帆离婚,当有一次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哪知尤增全却笑着说道:“姶,不急离婚,婚姻本来就是坟墓,你们女人就是喜欢从这个坟墓走向那个坟墓,看我,多明智,因为怕被埋藏,所以一直不走进去。”至此,袁小姶才感觉到,跟尤增全在一起,固然刺激美好,但毕竟有些不真实,尽管尤增全没明说,却已经向她表明了态度。想想,还是那个老成持重的人踏实,最起码他的一切她能够知晓,而尤增全,却有着许多自己不知晓的东西,如果真的和这样的生活在在一起,可能就真的被埋藏了。于是,在以后的交往中,袁小姶没有再提自己婚姻的事。

  从一开始,袁小姶并没有想跟尤增全有什么结果,她喜欢的一切尤增全能给她,能陪他疯,陪他玩,他们可以在深更半夜路上车辆少的时候出去飙车,尤增全还介绍袁小姶加入了京城“勇敢者”俱乐部,给她办了会员卡,使天性活泼好动的袁小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什么事也有变淡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疯够了玩够了的袁小姶,毕竟有着一切女人都有的愿望,看到同事为孩子操劳的时候,她是空虚的,听到别人夫妻吵架的时候,她也是空虚的,渐渐地,她就开始怀念江帆了,怀念他们曾经一家三口的美好平淡的日子。

  江帆和尤增全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她对江帆是了解的,对尤增全她不能说了解,也没有打算要去了解他,江帆是女人可以依靠的男人,而尤增全则做不到,他直到现在都未婚,可想而知,这是一个不想把自己拴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处的时间越久,她就越感到尤增全和江帆的差距。他可以陪她浪漫,但他做事的目的却非常现实,而且功利,她最近常常感到,尤增全在利用她,利用她和她的家庭,努力让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尽管她和江帆之间的关系早已冷若冰雪,但是如果她发生什么不幸,她相信江帆不会袖手旁观,而尤增全就不那么让她完全相信了。

  所以,对于江帆,对于这个爸爸也曾倾注过心血的男人,袁小姶自然不会轻易放手的。她这次答应尤增全到他公司挂职当顾问,也是想制造一些机会,重新接近江帆,想更多地了解他的情况,而不是再雇佣什么人来拍照了。她隐约感到,江帆在这里一定有人,不然,他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凭什么能忍受住生理欲望,而对她无动于衷?只要抓住他这方面的把柄,以他现在的位置,相信他不敢不就范。尤增全就跟她说过,说亢州各个职能部门,有的是美女干部,少不了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江帆本身仪表堂堂,英俊潇洒,说不定早就左拥右抱了。所以,她才来到亢州,也许,回头看看,江帆,才是她最该用心的男人。

  她昨天下午去了市政府,当向曹南说明自己是江帆爱人的时候,曹南就要把她领到了接待室,她转了一圈后又从接待室出来了,她找到曹南,提出要到江帆办公室里等他,这样,曹南就让小金给他打开了市长办公室,袁小姶自然是屋里屋外侦察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能够引起她怀疑的迹象,倒是在江帆里面的卧室里,发现了女儿妞妞的照片,袁小姶的泪水就流了出来,她也想她的女儿,想他们曾经有过的幸福时光。

  于是,那些所有过去曾经有过的美好,便一起浮上脑海,袁小姶也是百感交集。放下女儿照片后,她便细心地检查江帆的卧室和办公室,居然连一根长发都没有发现,所以她断定江帆没有其他的女人,也就是说,江帆仍然是她的。本来她想当天晚上就回去,后来听说江帆要来工地视察,尤增全就想跟亢州市政府的所有领导都见上一面,如果可能,最好再宴请他们一顿,袁小姶一听,如果宴请他们,自己也能公开亮相,还能向亢州人宣布自己的主权,所以也就欣然留了下来。

  上午,在等待检查团的时候,袁小姶显得心神不宁,尤增全奚落她说:“你心里想着他,他未必心里想着你,说不定他的心里早就装下了别人。”袁小姶反讥道:“我想着他不假,毕竟我们还是夫妻,如果我在你们俩面前跳楼的话,相信最先冲过来的是他不是你,毕竟我们还有那么一纸关系,而你呢,我又能攥住你什么呢?”尤增全说:“你控制欲太强,为什么总喜欢攥住男人?”袁小姶不理他了,因为他不了解女人。

  的确,袁小姶现在不太喜欢尤增全了,有的时候,她宁愿和俱乐部一群小男孩们去飙车,也不愿跟他去旅游了,就从他来亢州包工程开始,袁小姶就对他有了看法。感觉他的心里只有利益,为了利益,他居然低三下四地去贿赂江帆,如果是江帆,绝对做不到。
  此时,她的目光追随着江帆,从他进门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也许是爸爸多年当领导养成的那么一种霸气,现在她从江帆身上也看到了这种霸气,当尤增全笑容可掬的迎着江帆走过来,老远就开始伸出手准备跟江帆握的时候,袁小姶感到了恶心。再看江帆,只是礼貌的碰了一下他的手,而且目光似乎根本就没看他,这使她对江帆第一次多了欣赏,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再看叫潘菱的那个女人,更是握着江帆的手不撒开,而把自己也几乎贴在了江帆身旁,边走边给江帆介绍着情况,她的心里就极其的不是滋味。

  这时,袁小姶就看见一个黑裙白衣,留着一头短发的女记者走近了江帆,袁小姶的心剧烈地跳了两下,赶紧从尤增全的办公室桌上拿起了一个军用望远镜,这还是他们去年到俄罗斯旅游的时候买的望远镜,她对准了那个女记者,没错,就是照片上和江帆一起喝咖啡的那个女孩,那个年轻俊俏的女孩,石广生也像她描述过这个女孩。
  袁小姶放下了望远镜,望着丁一就出了神,检查组最后是怎么走的,尤增全和潘菱是怎么进来的,她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脑子里在盘算着什么……
  两天后,丁一刚刚做完节目从演播室出来,温庆轩就给丁一打电话,让她到办公室去一趟,丁一边走边用面巾纸擦着脸,她进来后,看见局长办公室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士,雍容华贵、面带微笑,见她进来了,那个女士首先站了起来,不等温庆轩介绍,就向她伸出了手,丁一莫名其妙地也伸出手跟她握了一下,那个女士就说道:“你就是小丁吧?”
  温庆轩咳嗽了一声,说道:“小丁,这位是袁女士,江……市长的爱人。”

  丁一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重复说了一声:“江市长的……”
  袁小姶很大方地说道:“对,我叫袁小姶,跟你们江市长是一家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