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都是假的,是为了应付起哄工作大检查的。”

  “那不是还有产品展示吗?”
  “假的,从别处买来的。”
  丁一更加疑惑不解了,说道:“我糊涂了,什么叫起哄工作大检查?”
  彭长宜坏笑了一下,他看一下车间门口,已经有几个人被呛得出来咳嗽了。
  他小声跟丁一说道:“起哄还不懂吗?你想想,这样蜂拥而上大搞实体经济的现象是不是起哄?搞实体是需要市场经验积累的,那是一门学问,这样的行政命令压下来,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做法谁不怕?搞呗,赔就赔,反正也不赔谁家自己的钱,但是以后会有许多弊病的。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会有许多的问题,会涉及到产权问题和债务问题,还会引发许多社会矛盾。你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让乡乡、村村创办实体而且必须要见成效,是不是像童话故事?可能吗?选项目那是需要时间的,是需要市场调查和分析的,哪能跟赶火车一样,到点就都得上车,延误了就被淘汰?所以许多人既怕丢官帽子,又怕给老百姓增加经济负担,怎么办?就造假。白马乡的乡长苏凡,就是原来政府办苏主任的弟弟,已经被免掉一次了,这次不想再次被免掉,就搞了这么一出,用原来的旧厂房,挂了一块新牌子,租赁来的设备,从外地买来的成品,建起了吹塑一厂和二厂。”

  丁一说:“车间这么大的气味是怎么回事?”
  “生产这种吹塑产品本来也有些气味,但是我给他们出了个招,加大了里面气味的程度,为的就是把检查的人都熏出来。”
  “呵呵。”丁一不由的笑出声,小声说道:“你们太坏了。”
  “我跟你说的这些可是不能报道,一报道我们就完了。”彭长宜嘱咐道。

  丁一点点头,说道:“知道。但是,检查完了怎么办?到时市里跟这个乡要数据要产值?”
  “那就好说了,不行就继续造假,再不成就说厂子赔了,有的是招儿对付。”
  丁一小声说道:“你就教他们这些坏招吧,到时你当了书记,下边的人也这么糊弄你。”
  彭长宜笑了,说:“告诉你吧,我真当了书记一是也不这么干,二是下边人还真糊弄不了我,你想,我就是糊弄人的人,谁能糊弄得了我,除非我让他糊弄。”

  丁一笑了,说:“这个我相信。可是,今天这里的情况市长知道吗?”
  彭长宜小声说道:“不许问这个问题。”
  听他这么说,丁一就明白得差不多了,即江帆长知道,也会装糊涂的。
  这时,许多人都从车间里走了出来,都站在门口大声咳嗽。不一会市长江帆也出来了。秘书小金将一瓶矿泉水递给市长,市长拧开后,喝了一大口,然后在口腔里漱了几口,就把水吐在地上,说道:“真受不了这种味道。”
  白马乡的书记赶忙说:“这是一种化工原料的味道,吹塑车间都有这个味道。”
  他们又转了一圈后,就上车继续前行,路上,还看到了吹塑二厂的厂牌,但是检查团没有下去观看。之后,他们又来到了一个村子,进到了一处大院子,院门口同样竖着一个崭新的大牌子,上面写着:刘九草编厂。十几位农村妇女正在忙碌着。
  有人冲着里面大声叫了一声:“老九,市长来了!”立刻,一位五十多岁,穿着很干净的人走了出来,在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介绍下,他首先跟市长江帆握手,然后又跟张怀、高铁燕等市领导一一握手。
  丁一看出,这倒是个实实在在的加工厂,草帘、草片堆积成山,草绳也都打成捆码放的就跟彩虹桥一样。旁边,还有两辆130卡车在装车。丁一注意到,卡车上喷着字,上面写着山东寿光蔬菜种植园,看来,这些草帘是用于温室大棚上的,这个草编厂应该是真的。
  果然,刘九在给市长一行介绍的时候,证实了这一点,他说跟山东合作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如今,他的草编厂已经发展到全村人都参与的地步了,村民就在自家的院里加工,然后把成品再交到他这里,他跟客户结算后,再把钱发给农民。他们村的稻草用完了,就到其他村去收购,附近几个村的稻草他们都包了,并且从下籽开始,就跟农民签订收购稻草的合同,保证了原料的供应。
  江帆不住地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老九啊,你才这是真正的订单农业啊!尽管利润很薄,但是却很实在,不错、不错,目前有什么困难没有?”
  刘九说:“没有困难,我们本来就是搞加工的,有原料,产品有人要就行了,只有有稻草,全年都可以生产,而且都是农闲的时候干,不用厂房,顶多搭个棚子,在自家院子就解决问题了。山东给我结算了,我就给他们结算。要说唯一的困难就是咱们和北京市接壤的那条路不好走,无论是拉货还是我们送货,这么重的车,下雨和反地气的时候,车走不了,经常误住,政府能不能把这条路修修?”

  江帆问道:“那条路不是中铁集团修的吗?他们的疗养院不是就在那里吗?”
  白马乡乡长苏凡说:“您说的是咱们这边,老九说的是和北京市接壤的那截路。”
  “哦?那截路属哪管?”
  寇京海赶忙凑到前面说:“三不管。”
  江帆看着他说:“怎么三不管?”
  寇京海说:“这条路涉及到北京中良县的两个乡,这两个乡的人根本走不到这里,咱们虽然涉及到一个乡,但是几乎这里赶集做买卖的人都走这条路,中良修这路根本就没有积极性。中铁疗养院也走不到这里。”
  江帆点点头,说:“全长有多少?”

  寇京海说:“两千多米。”
  江帆说:“寇局,你们牵头做这件事,和彭市长你们研究一下,找北京方面协调一下,争取今年把这段路修上。”
  寇京海立刻说道:“好,我下来找彭市长具体商量一下怎么办,拿出方案后再跟您汇报。”
  他们参观完白马乡,又参观了另外一个乡的小造纸业。这个乡的小造纸业已经辐射到周围几个乡,江帆看着从车间里排出的污水,直接流进了万马河的分支河流,他就皱着眉,叹了口气,却没有说什么,刚才在刘九那里的兴奋表情一点都没有了。
  紧接又到了几个局委办搞的所谓的经济实体参观了一下,这些所谓的经济实体,大都是一些经贸公司,好像那个年代最容易搞的就是经贸公司,拉几个人,挂块牌子,到工商局起个营业执照就算开张了。而亢州这些经贸公司,主营的全都是木材。国道两边,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木材经销处就达到几百家,坐着车望出去,的确叹为观止。那个时候,小造纸厂和这些木材经销公司,一度成为亢州经济的主流。

  丁一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她看一眼龚卫先给她的全天参观检查的进程安排,按照上面的安排,还要再参观完东方公司,才能结束上午的进程,她看了看表,已经快到12点了,小赵上了车,问丁一:“小丁,你包里有糖没有?”
  丁一笑了,故意说道:“没有,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