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等待前场散场的间隙,她们俩站在电影院的旁边,雯雯就跟她说:“丁一,我跟你说件事,你别告诉别人。”
  丁一笑了,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就不要说了。”
  雯雯也笑了,她说:“其实我嘱咐你这话实属多余,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不过曹秘书长是这样嘱咐我的,我就照搬嘱咐你。”
  丁一笑了,说道:“什么事这么神秘,还搞层层嘱咐?”

  “嗯,今天我看见市长爱人来了,长得既漂亮又优雅,一看就是个大家闺秀,名媛风范。”雯雯说道。
  丁一听了,就一皱眉,说道:“哪个市长的爱人?”
  “江市长啊,还有几个市长?”
  “江……市长?爱人?”丁一完全惊住了。
  “是啊,就是江市长的爱人,别的市长的爱人没有那样的气质和风度。”雯雯说道。

  丁一的心跳了几下,镇静了一会说道:“我就见过高市长和张市长的爱人,从来都没见过别的市长的爱人。”
  “是啊,因为他们的爱人都在外地,而且都有工作,咱们自然是见不到了。”
  “嗯,江市长的爱人干嘛来了?”丁一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嗨——我怎么知道,肯定是看江市长来了呗。她见了我笑容可掬的样子,我一看就不是咱们这种小地方的人,很有名媛气质。”
  “哦。是吗?”丁一木然地说道,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雯雯又都说了什么,她几乎没有听进去。
  很快,前场电影散场了,过了一会,下一场开始检票,丁一和雯雯便走了进去,坐在他们的位置上,丁一无心看电影,心里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那样,什么滋味都有,她突然第一次开始审视他们的感情,开始审视自己的角色。突然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感情就像浮萍一样,虚无地漂浮着,尽管生机盎然,但下面却没有根。
  “辛巴,我来告诉你一些我父亲告诉我的事,看看那些星星,过去那些伟大的君王,正在上面俯视着我们……”这是小辛巴的父亲对辛巴说的话,不只为什么,丁一的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
  “所以,当你感到孤独地时候,要记住,我们的先辈一直在指引着你,我也会……”丁一想到了妈妈,她是第一次带着这种心情想到了妈妈,她不知道妈妈知道了她的处境会怎么办?

  晚上,她夜不能寐,很想晚上回来后跟他通个电话,又唯恐自己犯上小心眼的毛病,不是早就说好要相信他,把所有的事情留给他自己解决吗?怎么听到了这个消息又患得患失了呢?他目前没有解决掉自己的问题,肯定会有一个合法的妻子存在的,她能来亢州也属正常,自己为什么居然这样心神不宁呢?
  可是,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打个电话呢?难道此时他们正在……
  想到这里,她突然拽过被子,蒙上头……
  其实,江帆并没有和妻子在一起。
  他回来的很晚,他和王家栋陪樊书记上了楼,又呆了一会儿,说起了翟炳德,樊书记证实到,翟炳德这段的确在频繁地往省里和北京跑,他在和多个人竞争省会城市市长这个位置,也就是说翟炳德还有可能离开锦安,董兴仍有可能出任锦安市委书记。每一次人事调整,无论级别高低,总是有人多了一次仰望星空的机会。他们又谈论了一会只有他们这个范围有可能说的话,江帆就起身告辞,他说:“樊书记,你们老哥俩说会话儿,我先告辞,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樊书记说:“好,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你别跑了,我们可能一早就走了。”
  “行。”江帆说着,就和他们告辞出来。
  江帆回到住处后,他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泡了很长时间才出来,躺在床上,脑子就交替着出现了袁小姶、翟炳德和丁一,他几次看着电话,想给她打一个,一是太晚了,二是自己心不净,就没打,直到自己进入梦乡……
  丁一上班后,意外的接到了贺鹏飞的电话,贺鹏飞告诉她,他下个月就要赴美国学习去了,一切手续已经办妥,说如果她回阆诸的话,一块聚聚。
  丁一说道:“祝贺你啊鹏飞!”
  贺鹏飞在电话里没有了最初跟丁一通话时的热情洋溢,他沉稳地说道:“谢谢,丁一,你好吗?”

  “我很好。”
  贺鹏飞半天没有说话,丁一觉得很尴尬,就说道:“鹏飞,我如果回去会跟联系的,你现在还在单位上班吗?”
  贺鹏飞说道:“上呐,这是单位送我出去学习深造的,我当然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丁一笑了,说道:“精神可嘉。鹏飞,我来任务了,先说到这儿,回去我就跟你联系。”

  贺鹏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好的,丁一,再见,祝你一切都好。”说完,就挂了电话。
  也许是贺鹏飞的电话让丁一想起了家,她的确有段时间不回去了,很想小侄子了,于是就给杜蕾打了电话,电话没人接,她就给哥哥打了一个,哥哥说:“我昨晚跟家里通的电话,你嫂子和保姆去给孩子打防疫针去了。”
  丁一很佩服杜蕾,尽管她也出生在干部家庭,但是杜蕾身上没有干部子女的骄娇之气,朴素大方,而且懂事,孝敬父母,后来她才知道,杜蕾的父母也不是原配,杜蕾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姐姐的妈妈生病去世,后来才有的杜蕾的妈妈。据说,杜蕾的妈妈是她爸爸的学生,一直暗恋着老师,也一直没有结婚,后来偶然听说师母病逝,她才找到省城,跟老师结了婚,杜蕾妈妈对前任生的女儿也视同己出,没有因为杜蕾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就娇惯她?,所以杜蕾成长的非常健康,生活能力很强,歇产假的那段日子,几乎是自己一人带孩子,陆原希望母亲早点退休给他们带孩子,可是杜蕾坚决反对,他们请了一个保姆,乔姨下班就直接奔哥哥家,爸爸这边有时就显得冷清,所以只要打电话,爸爸总是情绪不高,言谈话语中就带出想她的意思来了。

  丁一很想给爸爸打个电话,不知为什么,她总是有这样一个习惯,心理不痛快的时候,就给爸爸打个电话,哪怕什么都不说,闲聊两句,心情也会有所缓解。
  这时,总编室主任岳素芬进来了,她说:“温局找你,你占线。”
  “哦?”丁一说着就要回拨,岳素芬说:“别打了,让我告诉你,一会跟着市长去检查今年重点项目进展情况和兴办经济实体的情况,要一个出境的记者,雅娟歇假,冯冉做新闻,温局说让你去,你稍稍化化妆。”
  丁一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他们新闻一个记者都没有了?”
  岳素芬说:“记者有,要的是出境的记者,这次是跟着市长采访,咱们市长风度翩翩,出镜记者也要差不多才行,你看现在新闻部那些人,除去她们三个主持人之外,其它的都是球球蛋蛋的,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
  “出境记者男的也行,不一定要女的,我今天还要赶个脚本呢?”
  岳素芬说:“那你跟温局说吧,他只是让我传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