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5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7时15分,“萩风”号电告有贺大佐:“天皇御像已安全转移至我舰,因水兵们接到了弃舰命令,我舰已将他们全部收容。”这项报告显然很不准确,舰上尚有800余人或已阵亡,或被烈火封在甲板下无法出来。17时50分,“舞风”号再次电告南云;“‘加贺’号已无法行动,幸存者均被接上我舰。”南云旋即向“大和”号上的山本和宇垣作了报告。
  18时,已成功脱离险境的“鹦鹉螺”号再此升起了潜望镜。布洛克曼发现被他攻击过的那艘航母上浓烟滚滚,黑色烟柱高达300多米。19时整,三屋看见“加贺”号上连续发生了两次爆炸,巨大的舰体似乎要跃出水面,接着逐渐开始下沉,但舰体始终保持平稳。“舞风”号舰长中杉清治回忆说,“看到如此巨大的战舰沉没是一种可怕的场景,但它是为战而死,高贵地逝去”。19时25分,海水淹没了前端飞行甲板,“加贺”号带着它的800名水兵完全沉入北纬30度20分、西经179度17分,深5000米的冰冷海底。海面上只留下无数的泡沫和漂浮的残骸。驱逐舰上的天谷中佐哽咽着低下了头,他为自己未能自杀殉舰而羞愧,“我原本应当和它一起死去的。”

  1999年9月,美国海军海洋测量局和一家水下勘探公司联合宣布,在中途岛外海发现的部分残骸经鉴定为“加贺”号留下的。该残骸包括两座防空炮台及飞行甲板的一部分,以及原位置在船尾右舷的高射炮阵地。而航母的主舰体至今尚未发现。
  日期:2018-04-14 00:00:23
  (正文)
  在中弹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飞龙”号显然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晚21时,“卷云”号舰长藤田勇中佐向南云报告说:“‘飞龙’号航速仍达28节。”但由于舰桥上面难以立足,无法驾驶,航母最终还是在21时23分停了下来。“风云”号冒着巨大的危险靠上前去,“卷云”号和“谷风”号也使用舰上的水管向航母泼水灭火,但他们的努力显然不够。21时30分,“夕云”号驶向“筑摩”号,让后者传来更长的水管。由于飞机库里全是因灭火而倒进去的水,“飞龙”号向左舷倾斜了15度,“卷云”号的桅杆因此被撞断。伤员首先向驱逐舰上转移。加藤觉大尉在上午袭击中途岛的战斗中腿部受伤,他的伤腿必须尽快锯掉。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军医找了一个洗澡间为他作了截肢手术。

  到午夜时分,“飞龙”号已没有任何希望了。虽然它在两个半小时前就停了下来,而且火势一度得到了控制,但23时58分航母上再次发生了一次剧烈的诱爆,连舰桥外的悬吊弹盾都着了火。山口、加来及副舰长庚隆史中佐、飞行长川口益中佐及一众参谋只好撤离舰桥来到了飞行甲板上。
  只有飞行甲板的左后部尚未被大火占领,所有活着的人全部聚集到了这里。“飞龙”号已无可挽救,下达弃舰命令已经是早晚的事情。加来舰长无需向山本和南云请示允许将“飞龙”号击沉,山口直接决定了此事。工程参谋久间武雄少佐向首席参谋伊藤清六中佐建议,无论如何也要把山口司令官转移到安全之地,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伊藤对此并不赞同,“你就是将他硬拖下去,我敢肯定这位意志坚定的将军以后还会自杀。因为他已决心与航母共存亡,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尽管平时御下极严,但所有下属都愿与山口同生共死。大家一致推举伊藤为代表将众人的心愿转告司令官,对此山口坚决反对:“诸位愿陪我一同为国捐躯的美意令我不胜感动,甚感欣慰。但你们年轻人必须离舰,这是我的命令。”加来提出,作为舰长自己决意与舰同沉,同时恳求山口尽快离舰。对此山口笑着摇头拒绝了加来的请求。皎洁的月光照在残破的甲板上,两位指挥官就要跟自己的部下诀别了。

  5日凌晨2时30分,加来舰长下达了“弃舰”命令。20分钟后,两人向舰上大约800名水兵发表了诀别讲话。舰长加来首先发言,他鼓励所有将士今后继续为天皇战斗,相信他们一定会成为日益强大的日本海军之中流砥柱。随后矮个子的山口少将站在一个饼干铁盒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告别演说。他讲话的大意是:自己身为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对“飞龙”号和“苍龙”号的损失负全部责任。“我将与舰共存亡。现在我命令你们全体离舰,继续为天皇陛下的伟大事业效忠。”全体人员转向东京的皇宫方向,由山口领头三呼“天皇万岁”。军乐队奏响了悲哀的军号,船员们齐声唱起了《君之代》,山口的将旗和“飞龙”号的战旗在歌声中徐徐落下。

  仪式结束之后,伊藤根据久马的建议向山口索要一件纪念品。山口脱下黑色的军帽递给了他,接着又与加来同参谋们作诀别之饮。大家喝的是从驱逐舰上送上来的一小桶水。山口转身对要与他共命运的加来说:“今晚月色如此皎洁,你我一同仰月沉水如何?”
  “确实看起来非常明亮,”加来对此表示赞同,“这应该是第21天的月亮吧?”
  军需官提醒加来舰长,保险柜里还放着不少日元,此时怎么处置?加来笑着告诉他,“就放在那里吧,我们在穿过冥河时可能需要它们。”山口大笑着接过了话头,“说的对呀,我们需要用它们在阴间美美地饱餐一顿!”
  伊藤问他们离舰之前司令官还有什么遗言,山口沉吟片刻后说:“是的,我还有两句话。请你转告南云将军,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我没有任何抱歉之语。我只希望日本海军越来越强大,并且能报今日之仇。”山口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带给第十驱逐舰分队司令官阿部俊雄大佐的,“用鱼雷击沉‘飞龙’号吧”。
  5日凌晨3时15分,加来下令全体撤离。第一位首先登上“卷云”号的是一位身强力壮的海军大尉,他的胸前紧紧贴着天皇御相。撤离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一直到4时30分,伊藤和久马才最后离开。他们顺着挂在左舷边的一根绳索攀援而下,随后上了一只小艇。久马忍不住回头去看熊熊燃烧的“飞龙”号,依稀看到山口和加来站在那里向他们挥手。此刻他彻底失去了冷静,眼泪哗啦啦地流淌下来。从1940年12月起久马就一直跟着山口,在他身边工作的时间最长。“长期以来我一直很崇拜他,我至今仍然认为,他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伟大的男人。”这之后船上发生的事情就成了所有人的猜测,因为船头的船舱已被破坏,两人已不可能再回去。山口和加来的生命在何处终结就成了永远的谜。

  作为山口的同班同学,一向自视甚高的宇垣在6月6日的日记里写道:“他的确是一位有远见的人。他能体谅别人,为人忠厚,行动果断。他向上司很有力地提出的积极建议,对作战的胜利贡献很大。在这方面他比其他司令官更为突出,由此而赢得了一个高尚的地位。”当山口的死讯传到北方时,第二机动部队司令官角田少将为此痛苦不已,他同样对山口颂扬备至。角田坦诚地向航空参谋奥宫少佐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山口将军要是能担任机动部队司令长官,该有多好,我情愿在他的手下工作!”要知道山口不但比角田小一岁,从“海兵”毕业也晚了一年。作为对手,美国人对山口同样评价甚高。在总结中途岛海战的战绩时,他们将日军损失了山口这样有魄力、有前途的海军将领视为自己的一项重大战果。

  5时10分,5日的太阳已经在海平面上徐徐升起,“卷云”号准备执行山口最后的命令。驱逐舰左舷处的鱼雷进入了战斗状态,甲板上的水兵们紧紧抓住栏杆,默默抽泣,很多人甚至哭出了声。第一条鱼雷因发射太深未能命中,舰长藤田中佐绕到右舷又发射了一条鱼雷。剧烈的爆炸将“飞龙”号舰首抬出了水面。断定航母肯定无法幸免的藤田下令调头返航,那边阿部大佐正在召唤他呢。
  如果要在日军中找一个类似美军格雷上尉那样的人,这个人无疑正是这个藤田。就在“卷云”号转身离去之时,“飞龙”号的甲板上忽然窜出来一大群人,向正在离去的驱逐舰挥舞着手臂和帽子。由于担心天亮之后会遭到美军的空袭,藤田相当冷酷地决定将那些新发现的幸存者留在那里。实际上他完全有时间派小艇将那些可怜的人接走。
  藤田的判断绝对有误,顽强的“飞龙”号依然在海面上迟迟不肯入水。7时30分宇垣致电阿部:“‘飞龙’号是否已经沉没?希报告事态发展情况及该舰具体位置。”南云闻讯立即派“长良”号的一架水上飞机前往查明详情。飞机到达指定海域上空后,看到的仅仅是一片汪洋大海。其实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后文详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