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4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沈贽聊天几乎没有什么压力,在其他人面前,沈贽是很难接近的,或许是那些人对靠近她有着更多的一些想法,使得沈贽很警觉。杨秀峰虽说也有想法,也有自己的意图,只是杨秀峰给蒋国吉认可后,今后会有多少发展却不是面前就能够看到的。
  蒋国吉还是过来了,杨秀峰得知他到来,从楼上下去迎接,等车停稳后小跑着去给蒋国吉开了车门。蒋国吉下车后,没有跟他多客气,而是先往楼里走去,侯秘书也不做暗示。杨秀峰见状心里顿时紧了起来。要是自己在柳市那边所作,揣摩错了蒋国吉的意图,那今后就有些糟糕了。说不定就得先投靠到徐燕萍的阵营去,如此一来,今后的发展空间就会小不少。
  毕竟,徐燕萍才一个市委书记而已,她自己的升迁都还要看省里的竞争。
  蒋国吉这里就不同了,他的根子在京城里,跟紧了后,空间就比较大,甚至可以和徐燕萍比较高下的。

  跟着走进会所里,也不容杨秀峰多想,侯秘书那里也看不出表情来。到楼上,蒋国吉没有在大厅里停留,而是直接到包间里去。杨秀峰跟了进去,见蒋国吉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走进包间里似乎很严肃的。
  硬着头皮,也极力装着没有压力的样子,走进包间里见蒋国吉的脸色更重一些,杨秀峰就感觉到呼吸似乎都紧迫了。要是自己估计错误了目前的形式,在柳市那边的处境真会很糟糕的,下一步该怎么办?弄不好就得思谋退步,谋求自保的手段了。
  见蒋国吉不动声色,强自镇定着的杨秀峰给蒋国吉端茶过去,说,“省长,您请。”蒋国吉先定神看着杨秀峰,看几秒后见他还是没有太多的变化,将茶接过去,说,“秀峰,听说你在开发区搞了个新的考评方案,连市委市政府委派的领导都要退回去?”
  “省长,这……这是误传。”杨秀峰说不多做解释,当初只是将赵华强作为实例来说而已,哪会直接来抵制市委市政府。
  “哦,说说看。”蒋国吉脸色不变,看着他说。
  “是这样,开发区从三年前就开始实行干部的考评与工作业绩挂钩,也与干部的绩效和任用挂钩,从实践上我们总结了之前方案的得失,对以前考虑不周到或不适宜的都做了一些调整,也就是目前柳市开发区准备实施的新的干部考评方案。这个方案先在全体干部职工里讨论过了,大家对新方案都很支持也很期待。新方案和旧方案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考评制度在开发区里人人都将是考评对象,人人的福利、工作成绩、任用、提拔等等,都会在考评的基础上来择优给予待遇,对于考评差的人,在种种负面都会降次,或将职位免除。具体操作时,对领导干部要求会在每月的考评中公布结论,对不合格的将会先进行警示,三次警示后还是达不到要求的,则退出职位另由优秀的人来担任。”

  杨秀峰语调说得慢,就是要让蒋国吉听明白。说了后,见蒋国吉的脸黑云未散,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蒋国吉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一会,说,“那考评方案,会不会对你这个主任也进行考评?会不会对你这个主任也退回市委去?”
  “我要是在职位上工作不力,考评不合格,自然要按方案来操作,就算市委不要我,那在开发区里做一个一般干部,从头干起也是有饭吃的。如果我自己不被考评,开发区的干部们也就不会支持这样的方案。”杨秀峰说。
  “好,有创意也有胆色。我们很多干部在工作中只知道对别人进行要求,对自己却是另一套。对别人说社会主义对自己则是自由主义,这就很要不得,在思想意识里都已经成了很坏的影响,也是目前我们干群关系遭到破坏的根源之一。”蒋国吉说,脸上也就绽开了些笑来,让杨秀峰备感庆幸的同时,也感觉到背脊上冷飕飕的。“不管市里同意不同意,都可以先探索,真是好的管理制度,要相信市里的领导会看到的也会支持的。那怎么会传出你将市政府委派的干部退回去?”

  “省长,肖市长到柳市后曾委派了一个开发区副主任叫赵华强,他对开发区的工作本来就不熟悉,但最近几个月里,都不能够静心来进行工作研究,每月都有好几天不到岗位,也没有说明去向,被工作记录干部记成旷工,干部们对次有些意见。我在一次和肖市长一起吃饭时,说到新的考评方案,就举例说像赵华强这个的干部,在开发区里即使是市政府委派的,要是警示录三个月后工作还是不改变,那就会退回市政府去。”

  “退得好,这样的干部本身就不合格就该就地免职,退回去那是处理轻了。”蒋国吉说,这一次,蒋国吉来势汹汹但此时却是杨秀峰见到他以来说话最多的一次。
  杨秀峰得知了蒋国吉的真实态度后,心里高兴,这一把还是赌对了。接下来要做到事请就好办,心里踏实了做事也就更好地把握分寸。在蒋国吉面前也没有必要做什么保证之类的,今后只要将工作推广了也就是最好的做法。但目前怎么样破局,蒋国吉却没有多说。喝着茶,沈贽等人过来,邀着打几圈麻将。蒋国吉也是兴趣浓浓,也就凑出一桌。杨秀峰在旁看着帮做些服务,打了两圈,沈贽问杨秀峰平时是否也打麻将,杨秀峰说也是喜欢,只是技术却差得很,没有什么悟性。

  沈贽说,“打麻将要什么悟性?看看,这就是说外行话了。打麻将最讲究的就是一种心态,讲究一种顺势而为,但在顺势而为里,又会有刻意而执着地追求,怎么样来把握,就是经验的积累了。蒋省长,我说的对不对?”
  蒋国吉就笑,说“你说的不错,秀峰说悟性也不差。不论做什么,都讲究悟性的,当然,悟性也是要靠多磨练才会产生的,不会凭空就有什么悟性了。”
  沈贽下手的那位见沈贽和蒋国吉都在将麻将经,又说到杨秀峰,当下也就站了起来,说是要去抽支烟,请杨秀峰来替替手。杨秀峰也不多推辞,做到位子上去。虽说平时打麻将不多,但看过几次也细心地分析了蒋国吉的打麻将的风格,自己坐上来无非就是要让蒋国吉多做成几把,但又不能够做得太明显,要细细分析,在关键的时刻放出一张牌去,才会达到那种效果的,否则,领导也就失去了那种打牌的意味。自己也不能够都不和牌,毕竟在这种场合里不是完全的工作牌,不是要将钱送出去。

  真正上桌后进行操作,就和坐在旁边看就不同了,不能够完全把握时机的。出错了两三次,沈贽笑着说,“先前你说不会打牌,我还不信,这时见你笨手笨脚的,当真是不会啊。今后要多练练。”
  蒋国吉就说,“麻将就不要练了,将工作做好比什么都好。”
  “省长说得对,沈姐也说得对。”
  沈贽就说,“那你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我们俩说的就完全是相反的。”
  “沈姐,不相反,两位是从不同的境界来说的。”杨秀峰说着出了一张牌,给蒋国吉吃一张随即就听牌了,沈贽忙着在旁警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