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笑了,说道:“彭叔儿,您这是怎么了?我很守法的呀?不偷逃税款,当然我也会挖空心思甚至请专业人员帮助我避税,合理避税,但是这不违法。不光我会这样,据说,小到北京国贸大厦里年薪20万元的白领,大到身价一万美元的职业经理人,那些世界级的富翁们更不用说了,都在想绞尽脑计地想着一件事,那就是避税。所以彭叔儿,放心,我只要不偷逃税款,只要不贩毒倒卖军火和黄金,就没事,您和爸爸大可放心。”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圆,我没说这个,我说的是你和贾东方之间,你不愿说,我也不想问太多,总之,我不希望你跟他有什么瓜葛,既然他不是做正经生意的人,咱们就离他远点,那个人我一看就不像善茬,满脸的凶险。”
  彭长宜说到这里,王圆的脸就变得有些深沉了,他说:“彭叔儿,咱们不谈他好吗?我刚才跟您说的关于资金的事,您听我的保证没错,您不听我的也行,但是那钱就会打了水漂,按说我这也是无私奉献,因为我在替政府规避风险。”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圆,无论是贾东方的风险还是政府的风险,都无所谓,我最怕的是你有风险。”
  “彭叔儿,你快成我爸爸了。”王圆不耐烦了。
  “呵呵,当然,我肯定担忧着他的担忧,这一点不会含糊。”
  “哈哈。”王圆笑了,随后说道:“您干嘛这么认为呢?”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小圆,我知道上次是你的人救了我,尽管你从来都没有透露过,但是我知道是你,不过我不知道真实的原因,我尊重你,不去问你,如果你认为能说,早晚会告诉我,如果你不说,那肯定有你的理由,所以你放心,这件事我绝不会追问你。”
  王圆笑了一下,说道:“您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那次在我家,您认出了小唐?”
  彭长宜点点头说:“他姓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让公丨安丨局立案,是因为当时他说不让我报警,我听出这是善意的,所以没报警,也就没立案,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你的助理。小圆,既然在这件事上你有不便的地方,我也不强求你告诉我什么,但是我真的很担心,担心你。”
  王圆说:“彭叔儿,我理解您的心意。不错,我承认是我的人出手救的您,但是我至今对不住彭叔儿的就是让您挨了一刀,别怪我,这的确不是我的本意,不过伤在您身上,也是疼在我身上。”
  彭长宜看着王圆,他感觉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人好像有深的心机,他忽然觉得王圆很不简单,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东西,于是他说道:“小圆,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必须告诉我,让我明白。”
  王圆说道:“彭叔儿,您干嘛哪,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吗?您该不会认为我为了让您出位,导演的这么一出吧?尽管我希望您出名,但也犯不着让您挨一刀。”
  彭长宜说:“这个我还真没这么认为,我是说你的人怎么知道有人追杀我?”
  王圆想了想说:“彭叔儿,这个问题我早晚会告诉您,但不是现在,您也别逼我,好吗?”
  彭长宜听王圆这么说,也就不好继续问了,就说道:“好,我不问了,但是我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我挨了一刀,对不起我的为什么是你?”

  王圆说:“我的人一直在看着,您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他们跟我报告后,我只是让他们继续盯着,后来又接到报告说他们截住您了,我当时的确犹豫了一下,心想让您挂点花合适,我不是心狠,因为考虑到您要是挂花了,就会引起震动,这样对您的仕途可能会好些,也正在犹豫的时候,他们又向我报告,说打起来了,问我怎么办,我听了这才着急,就破口大骂,说,混蛋,都打起来了你们还等什么,我彭叔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就都别回来见我了。就这样,他们出去晚了。后来您因祸得福,我总算心里有了点安慰。”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那你肯定知道是谁干的?”
  “当然。”王圆干脆地说道。
  “这个,您也别问好吗?”
  彭长宜没有理会他的话,说道:“我不问其他的,你只告诉我是谁干的。”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

  “是不是贾东方?”彭长宜盯着他说道。
  王圆想了想说:“是他。”
  彭长宜使劲咬了一下后槽牙,说道:“我已经料到了!”
  他顿了顿又说:“好了,别的我不问了,小圆,尽管这事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但是我还是要说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估计我真要少条胳膊或者少条腿了。”
  王圆说:“不会,我的人回来告诉我,说您表现的非常勇猛,一个打俩,那两个大烟鬼对付您还真够呛。”王圆说完就笑了。
  彭长宜没有笑,说道:“我不管你和贾东方有什么瓜葛,但是跟这个人打交道一定要小心,这个人生性凶残,而且做事不择手段。”
  王圆心说我太了解这个人了,但嘴上却说:“我会的,您放心。”
  彭长宜紧接着说道:“我不放心!小圆,尽管你跟我叫叔儿,其实我知道,你那是出于礼貌,也是出于对父亲同事的尊敬,我比你没大几岁,我们俩是平辈,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父亲,我这样说不是想跟你套近乎,我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请你放心,无论到什么地步,我们都是弟兄,是血浓于水的弟兄,既然是弟兄,我就是你哥,我有责任和义务提醒你,别乱来,走正道。”
  王圆往上推了推镜框,说道:“您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呀?”
  “我不信,他一个东北的,你们俩又互相不认识,你这样‘关心’他,肯定有你的目的。”

  “彭叔儿,我都说了,以后我会告诉您,不过眼下您别把这事告诉我爸爸,我知道他让尚叔儿一直在调查这事,那天他们俩在我家还磨叨着呢?”
  彭长宜说“你放心,既然你这么说,我绝不告诉他。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千万别做傻事,贾东方早晚都会完蛋,根本用不着你在他身上费心思。”
  “那不行,我等不及,我都三十多了,我想结婚了,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还有许多自己的事要做。”王圆突然激动了起来。
  彭长宜看出王圆的眼睛里,有了很复杂的表情,是一种他无法读懂的复杂,一种甚至有着和他年龄和出身不相符的深沉和痛苦,那对镜片后面的目光,像困兽一样时刻准备出击,又像狩猎者一样坚忍,这些是他以前在王圆身上从来都没有发现的东西。他忽然感到部长其实并不了解他的儿子,不了解他所做的一切,只知道叮咛和嘱咐,但却无法走进他的内心。彭长宜甚至还想到了深圳的谷卓,王圆肯定和谷卓有交易,而这种交易是部长所不知道的。

  此时彭长宜更加认定王圆和贾东方之间有过节,而这过节大半是生意上的事,既然王圆不愿说,彭长宜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只是说:“小圆,记住,无论以后你遇到什么困难,不方便跟你爸爸说的时候,跟我说,好吗?我会跟你站在一起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圆说:“我会的,只要您不跟爸爸说,我将来会告诉您一切的,但不是现在。”
  话说到这里,彭长宜只能见好就受,他起身,说道:“你也忙了一天了,早点回家,也早点休息吧。”
  王圆说道:“好吧,您记住我跟您说的话,省里的资金下来后,能拖着不给就拖着不给,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