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胡看着他,说道:“年轻人,我刚才就说了,这不是我一人的事,再有了,他是对我不错,但是他做的事未必正确,还有,我没有权力再挑起事端,也没有能力平息这些事,就那么地吧,人这一辈子,不是能把什么事都解释清楚的,现在科学这么进步,人都可以上天入地,不是也有许多谜破译不了吗?我们一个小小的个体,为什么跟自己叫劲,学会忘记一些事,学会对一些事守口如瓶,没什么都重要。”

  听老胡这么说,彭长宜就不再继续问下去了,他端起那杯酒,冲老胡示意了一下,一口喝了。
  老胡笑了,就拿起酒瓶,要给彭长宜倒酒,彭长宜赶紧走过去,夺过酒瓶,给他倒了多半杯,给自己倒满了一整杯,说道:“胡师傅,对不起了,我给你添堵了。我赔罪,自罚一杯。”说着,自己也端起杯,就被一杯酒倒进了嘴里。
  老胡笑了,说道:“这倒没什么,不过记住,千万别给我找事啊!”
  彭长宜使劲点点头。
  老胡吃了一口菜,说道:“长宜,这县令也当了有一阶段了,感觉怎么样?”
  “让我说真的吗?”

  “呵呵,当然。”
  “感觉当副的不过瘾。”
  “哈哈……咳咳,咳咳……”老胡正在嚼嘴里的菜,冷不丁自己笑了起来,不想呛住了,连着咳嗽了好几声,彭长宜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看着老胡喝下去,老胡又连着咳嗽了几下,这才“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彭长宜认真地说道:“有这么可笑吗?”
  老胡说:“没这么可笑,是我自己找乐行吧,哈哈。”说着,看了他一眼,又开心地笑了。
  彭长宜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狂妄?可这是我的心里话呀?”
  老胡说:“没有没有,正因为是你的心里话,我才感到开心,才感到你非常可爱,不过你这话要是让你们江市长听见就要多心了。”

  彭长宜说:“你没容我把话说完就开始笑我,我的意思是说,副手尽管有许多的局限性,但也有许多的好处,就是责任少了许多,前面有市长挡着,后面有基层垫底,我在中间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不过能体现自己意志的地方很少很少,几乎没有。所以我觉得当副手不过瘾,但是当到市长也会有不过瘾的地方,比如江市长,他也有许多不过瘾不如意的地方,因为他上头还有钟书记,所以,江市长也有许多苦衷。”

  “那你说当谁的角色过瘾?”
  “当然是书记了,这是个定乾坤的角色,他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市长都不能违拗,一旦市长和书记有了矛盾,上级市委肯定要支持书记,不支持市长,弄不好市长还会被踢到别处去,给书记创造好的工作环境,这么多年,没有哪个书记和市长闹不和,书记被踢走的,没有,从来都没有过,所以,市长也不过瘾。不过我要是能熬到书记的位置,估计到退休的时候也差不多了,还得不犯什么错误的前提下。”彭长宜有些忧郁。

  老胡看着他,不由得的笑了,说:“呵呵,可是让你当书记你也未必过瘾,也会有许多这样那样的不如意。”
  “肯定会有,但是最起码自己认为不正确的不会让下边实施。”彭长宜说。
  老胡那只拿着筷子的手左右摆了摆,说道:“别忘了,书记他也有婆婆,他婆婆也有婆婆,他婆婆的婆婆的婆婆……还有婆婆。所以,好好熬着吧年轻人,你早晚会有熬成婆的那一天。”
  那晚,老胡没少喝,彭长宜也没少喝,他搀着老胡来到了楼上的房间,又等着老胡洗完澡,等老胡从浴室里出来后,他扶着老胡躺在床上,为他盖上薄被,老胡很快就睡着了。
  安顿好老胡后,彭长宜又找到服务员,告诉她客人喝了酒,让她过一段去看看,嘱咐好了服务员,他才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他看见王圆和女领班在楼道里说话,才知道樊书记没有去休息,他们还在会客室。于是自己也推门进去了,朱国庆、高铁燕和古华还都在。彭长宜便悄悄坐在旁边,听着樊书记说话:
  “基层工作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好干,一哄而上是最简单最省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有些工作需要这种冒进和一刀切的手段。现在人们习惯拿当时的大跃进说事,甚至评判有多么多么的错误。现在你评判它是错误,但是在当时这种声音并不是主流,我们是以后来人的眼光在审视当年的事情,这是不科学的态度,包括对以往各次历史事件的评判,其实都歉科学,原因就在于你是带着后来者的眼光看的。就说当年的大跃进,主席自己也知道,但是没办法,我们建国后十年了,就需要这样一种精神,一种全民参与建设新中国的热火朝天的精神,冒进是难免的,但是如果在精神与冒进之间做出选择的话,无疑,我也会选择精神。精神,是一个国家的精髓,即便这件事是失败的,但是只要有精神在,有这么一种不甘落后敢于强大的精神在,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事实证明,在当时国内国际那样一种大环境中,这种精神还是需要的。”

  他们都静静地听着。
  “如果你们意识到眼下大办经济实体这项工作会有危害,那就尽量规避,能规避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国家领导人也讲过,我们是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吗,既然是摸石头过河,就谈不上正确不正确,只有科学不科学。正确不正确,该不该是后来人评判的事。什么事都是这样,有利有弊。你们能意识到的,肯定钟鸣义也会意识到,但是没办法,要出政绩,要搞试点,要推行某项举措的时候,不得不采取一些极端的做法。在基层施政,不用这种极端的手段难以达到预期的结果。1978?年以来,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成为各级干部的意识形态和行动法条,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伟大转型。”

  “无论是锦安市还是我们关岛市,和全国各地一样,都受这种气候的影响,中心任务和政绩考核受到大气候和小气候的影响。大气候就是中央和京州省的大政策和大形势,小气候则是本地的政策和形势以及亢州本身的实际。中国行政管理的“行政逐级发包制”以及目标任务逐级分解制,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基层的干部们‘干什么’以及‘怎么干’的问题,这使得成就和损失都可能很大,从而成为一个体制性问题,直到现在,不说锦安,就说亢州,在近十多年来的发展中,深深打上了这个体制性烙印。锦安市原来是农业市,亢州则是农业县,都面临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的问题。所以?1978年以来,我们的中心任务和政绩考核都是围绕‘农’和‘工’来做文章。大体来说,1990?年之前基本是农业为主的时期,1990—1995?年是工农并举的时期,1995?年以后肯定是要以工为主的时期。从三个产业的构成来看,1991?年以前,第一产业都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以后则逐年下降,第二产业在?1995?年开始和第一产业平分秋色,各占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四十左右,以后这个比例还会逐年增加。钟鸣义这个手法你们说是大跃进也不为过。”

  樊文良一直是慢条斯理地说着,没人打断他,在彭长宜的印象中,他还是第一次在非公开场合下,听樊书记讲了这么多话。
  彭长宜在组织部工作多年,他深深地能体会到樊文良说的这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