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胡说:“他是在鞭策你,也是在敲打你,尽管这次不是你,但是保不准你以后会做这事,我敢保证,他肯定会说,像这件情况,用不着这么干之类的话。”老胡学着部长的口气和手势说道。
  彭长宜拍了一下巴掌,说道:“你可真是狐狸精啊,说得的太准了。”
  老胡笑了,说道:“喝酒。”说着,就喝了一口酒。
  彭长宜看了看老胡,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老胡问:“还想跟我说什么?”
  彭长宜说:“一会在说,等你喝多了在说。”
  老胡笑了,说:“在你面前我哪回不多?把我灌多了,你再从我嘴里套情报。”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是套情报,是你自己愿意说的。我一没灌辣椒水,二没用老虎凳,完全是你在自愿的情况下说的,和我没关系。”
  老胡笑了,说:“我意志薄弱行了吧?”
  彭长宜一边敬老胡酒,一边用眼打量着老胡,直到他有了几分醉意后,彭长宜才说道:“老胡,你去锦安着吗?”
  老胡睁着红了的双眼,说道:“我去锦安干嘛?”
  彭长宜说:“你回来一趟不容易,为什么就不去锦安看看老部下?”

  老胡警惕地说道:“你小子想说什么?直说。”
  “没有,我没想说什么,就是想问问。”
  “我告诉你,我跟他早就没有来往了,你别指望我给你说上什么话。”老胡严肃地说。
  彭长宜一愣,才知道老胡会错意了,就说:“看你把我说的,我有这么不堪吗?哼。”
  老胡盯着他说道:“那你小子是什么意思?你从来都不问我们俩的情况,今天突然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彭长宜想了想,婉转地说道:“也许他很想念你呢。”
  “他想不想我,那是他的事,我想不想他,那是我的事,你懂了吧?”老胡不满地说道。
  彭长宜进一步试探着说道:“也许……其实,他跟你是没有积怨的,再说了,他现在也奈何不了樊书记了,为什么还……”
  老胡打断了彭长宜的话,说:“我们的事你不懂,也没法跟你说清,总之,那是我们的事,也许我这种做法对他有些过分,但在当时那是最好的办法。不管对不对,该不该,已然这样了,就不要打乱事情的平静了。”
  彭长宜还想做进一步的努力,他说:“也许,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也许,他很想念你,也许他一直在苦苦地找寻你……”
  老胡往前倾着身子,两只锐利的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彭长宜,说道:“你小子老实交代,为什么突然对我们的事感兴趣了,说,你是不是去过他的家?”
  彭长宜脸一红,梗着脖子说道:“去过,怎么了?”

  老胡仍然盯着他,一动不动。
  彭长宜又解释说:“我想当官,去他家很正常,怎么了?”
  老胡还是盯着他看,没有说话。
  彭长宜故意理直气壮地说道:“跑官跑官,官不跑能当上吗?”
  老胡不言声,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彭长宜说:“再说,我也不算给他送礼,我是去锦安党校学习,拿了一点咱们北城生产的西瓜和我们老家的驴肉,天地良心,这可绝对不是送礼。翟书记没有吃过我一顿饭,没有喝过我一口酒,就是尝了尝西瓜和驴肉,我当了副市长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他家,你可别想歪了!我跟你说你要是把我们想歪了,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彭长宜尽管心虚,但是说出的话很硬,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
  老胡笑了,说道:“既然这样,你心虚什么呀?我对你给他送了什么不感兴趣,我对你在他家看到了什么倒是很感兴趣,说实话吧。”老胡坐正了身子,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见老胡不像生气的样子,就不好意思的“嘿嘿”地笑了,他说:“你原来知道呀?知道还让我说?”
  老胡说:“吞吞吐吐可不是你姓彭的小子的性格啊。”
  彭长宜笑了,他说:“你真是老狐狸,简直是成了精的老狐狸,没错,我的确在他家见到了一样东西,跟你那里的一模一样,是你们合影的照片。”
  老胡笑了,点点头,“说下去。”
  “没了。”彭长宜低头拿起筷子就要夹菜。
  老胡伸出手,非常迅速地把他要夹的那盘菜端走,彭长宜笑笑,又改去夹别的菜,老胡又麻利的将那个盘子也端走了。彭长宜放下了筷子,望着老胡,故作诚实地说道:“没了,真的没了。”
  老胡笑了,说道:“你小子精明我不怀疑,但是你小子还没练到把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的地步,你看到了照片,你们接下来肯定还有故事,否则就不合乎情理了,除非你也成精了,老老实实招了吧,年轻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狐狸精。”于是,他就把在翟炳德家见到照片的事,前前后后都跟老胡说了,老胡说:
  彭长宜说:“这次是真的没了。”
  “你是怎么想的?”老胡吃了一口菜说道。
  “你们太深的故事我不了解,反正从他的口气中看出,他很惦记着你,还到你的老家也就是你出生的地方找过你,我无意探究你们的隐私,我不明白的是,你干嘛躲着他不见?另外,他对樊书记有看法,甚至还做了对不起首长的事,但那也是为你鸣不平呀?他一直认为你受了委屈,是替樊书记受的委屈,你该站出来把事说开,为什么搞得还这么神秘?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我不怕您埋怨我,我跟您说吧,当时我差点就说出了你的情况。”

  “你敢!”老胡严厉地说道。
  “我是没敢,就把话咽了回去,但是好像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他再三追问我见过这张照片没有,还问我见过这位首长没有,我说没有,我只见过樊书记,不过显然他不完全相信,上次他去北京办事,特意下了高速来找我,我正好在省城,他没见到我就回去了,也没见书记和市长。他那么一个大领导,我又跟他没有任何私交,显然是冲着照片的事来的,我不知道我躲过初一,还能不能躲得过十五。所以跟你招了也好,我也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他再问起照片的事,我该怎么办?再有了,你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有什么话不能说开呢?又有什么疙瘩不能解开的呢?”

  老胡喝了一口酒,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说道:“我们的事你就别搀和了,我刚才就跟你说了,事情已经那样了,就不要打破它的平静了,再有,他如果再问你照片的事,你仍然咬定没见过我,其他的不要说,他不会死乞白赖再跟你纠结这个问题的。还有,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关乎到许多人的事,如果只涉及到我胡力一人,他别说没有对不起我,就是对不起我,我也不会跟他计较这么多年的。年轻人,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似懂非懂。”彭长宜不满地说道。
  “哈哈,那你就糊涂着吧,喝酒!”说着,他干了那杯酒。
  “不喝。”彭长宜说道,低头吃菜。
  老胡端着空杯,瞪着眼,说道:“你还想干嘛?”
  “不想干嘛,感觉你不地道。”
  “我怎么不地道了?”
  彭长宜还想继续努力,他说:“我看他是真心怀念你,是真心的,而且岁数也不小了,你干嘛这么对他?不公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