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已经走到门口的朱国庆回头说道:“长宜,你尽管喝,我替你去陪客人。”说着,便走了出去。
  彭长宜知道他去陪老胡去了,就回过头看着樊文良。
  樊文良说:“长宜,你敬我也对,我给你带来了你想见的人。”说着,和彭长宜轻轻一碰,就干了,他坐下后说道:“长宜,该敬老师了。”
  彭长宜笑了,服务员过来倒酒,彭长宜就走到部长跟前,说道:“我敬您。”
  王家栋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倒是真听话。”
  大家就哈哈大笑起来了,王家栋说:“按顺序来,你该敬江市长。”
  彭长宜看了一眼江帆,就见江帆在给他做手势,彭长宜说:“我是按岁数大小来的,要不您把这个事实逆转了?”

  王家栋一听,又瞪了他一眼,跟樊文良说道:“樊书记,您听见了吧,我还是老师?都会将军了,分明是嫌弃我老了,根本就不听我的话了。”
  “哈哈。”大家都笑了,樊文良冲他抬抬手,说道:“从了吧。”
  彭长宜替部长端起杯,轻轻碰了一下,就干了。然后给部长和自己满上后,来到江帆面前,江帆没费事,站起来和彭长宜碰了一下,便把酒干了。古华接过彭长宜手里的酒瓶,替江帆和彭长宜满上了酒。
  彭长宜来到古华面前,说道:“古书记,我敬你。”
  古华赶紧站起,说道:“彭市长,您千万别这样,您要是这样,我就坐不住了。”
  彭长宜没有跟古华继续客气,他感到今天樊书记把古华叫来作陪,是不是有“托孤“的意思,因为古华比自己资格老,自己却先他进步了。不过从樊书记脸上看不出什么,也可能是自己多心了。于是他说:“您是老兄,不要这样折煞我。”然后他小声跟古华耳语了句什么,古华就笑了,两人就都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重新坐下来,樊文良就说道:“长宜,吃口菜你就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彭长宜点点头,这时,正巧高铁燕进来了,她大声说道:“这酒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王家栋说:“进行到等你来的地步。”

  “哈哈。”高铁燕高兴地笑了,说道:“跟真的一样,好像我不来就进行不下去了。”
  彭长宜赶紧给高铁燕让坐,说道:“高市长,您坐,我过去一下。”
  高铁燕显然不知道彭长宜还有别的客人,就说道:“别过去了,他们走了。女同志不闹酒,结束的快。”
  王家栋说:“你这话太打击人了,好像闹酒的都是我们男同志。”
  “哈哈。”高铁燕笑了,就坐在了彭长宜的位置上,古华急忙站起,将高铁燕让到自己上座的位置,江帆一看,也站起身,执意让高铁燕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挨着樊书记。
  高铁燕说:“江市长,你这是干嘛,我敢坐你这个位置吗?”
  江帆笑了,说道:“非您莫属。”说着,就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在座位上。
  彭长宜说道:“樊书记,江市长,那我到那边去了,一会我再过来。”
  樊书记冲他挥挥手,彭长宜就走了出来。

  彭长宜来到老胡的房间,朱国庆正在跟老胡说着话,见彭长宜进来了就说道:“长宜,你行啊,你不来胡师傅就不吃菜,说是要等你,只跟我干喝了两杯酒。”
  彭长宜笑了,坐下后说道:“朱市长您不知道,这是咱们胡师傅的本事,向来只喝酒不吃菜,弄包五香花生米就不错了。”
  老胡笑了,说道:“花生米都奢侈了,我一般都是光喝酒,就空气。”
  “哈哈。”朱国庆笑了,他站了起来,说道:“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彭长宜说:“我打了一圈,现在铁燕市长进去了。”

  朱国庆说:“哦,该我打圈去了,这样,长宜,你陪胡师傅吧,我过去看看。胡师傅,如果可能的话,您就多呆两天,让樊书记先走,到时长宜我们哥俩单独送您。”
  老胡站起来,说道:“你们谁都不要操这个心了,我得跟领导保持一致,肯定要跟他一起回去,你去忙吧。”
  朱国庆就点点头出去了。
  彭长宜看着老胡面前的筷子和干净的盘子,说道:“真没吃菜?”

  “当然,我说话算数,说等你就等你。”
  “哈哈。这哪是等,分明是威胁,来,赶紧吃菜吧。”说着,就用筷子,给老胡去夹菜。
  老胡这才开始吃。
  等吃了几口菜后,彭长宜才站起来,双手捧着酒杯,说道:“敬您,胡师傅,说句心里话,一看您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很好,长宜我就放心了,没什么好说的,长宜只希望您好人好报,一切都好。”
  胡力一见他着阵仗,就挥手示意他坐下,说道:“坐下,坐下,搞那么隆重干嘛,咱们在小屋子喝酒的时候,可是从来都没这样过,该不是我走了的原因吧?”
  彭长宜乐了,他顺从地坐了下来,胡力这次端起杯,说道:“也祝你一切都好。”
  说着,两人一饮而尽。这时旁边的服务员过来满酒,彭长宜说道:“姑娘你出去吧,有事我们再叫你。”
  服务员笑笑,就把酒瓶放在他们眼前,然后走了出去,随手把门给他们关好。
  彭长宜站起,给老胡倒满酒,说道:“咱们不着急,慢慢喝,我知道你喝不了快酒。”
  老胡笑了,端起酒杯说道:“我知道你善于喝快酒,这样,我敬你一杯,祝贺你高升。”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别呀?”
  老胡说:“跟你说,如果不是听说你高升了,我也许就不来了,我听说后,心想,怎么也得过来给你祝贺一下,敬你一杯酒。”
  彭长宜说:“您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还是我敬您吧。”说着,彭长宜又站了起来。
  老胡说,“坐下,又来了。”彭长宜乖乖地坐下了,老胡继续说:“我敬你,好好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老胡祝福你。”说着,碰杯。
  彭长宜二话没说,仰脖一饮而尽。说道:“慢慢喝,慢慢喝。”
  老胡就开始吃菜,他说:“任小亮这次栽了?”
  彭长宜扑哧笑了,说:“您连这都知道了。”
  老胡说道:“我什么都知道。”
  “吹吧。”彭长宜撇了一下嘴说。
  老胡乐了,说道:“你看你不信吧,你当市长助理、受伤,我都知道。”

  “那你说说,是谁在任小亮背后给了他一下?”
  老胡说:“是谁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干的。”
  彭长宜怔了一下,说道:“老胡,我太激动了,你能这么肯定地认为不是我干的,我太高兴了。我跟你说,就连部长一开始都对我有怀疑,知音呀,我还得敬您一杯。”说着,又端起酒杯,跟老胡碰了一下,干了。
  老胡说:“他怀疑你对,谁怀疑你都对,因为任小亮只有你这么一个竞争对象,你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为什么不这样认为,是因为我太了解你的为人了,你那性子,可以明着去抢、去争,但绝不会用这种手段去夺的,还有一点你也别感到委屈,部长怀疑你,也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