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铁燕说:“苏行,你快坐下吧,你说不过他,他彭长宜是没得吃都有的说的主儿。”
  彭长宜说:“那是,谁让我小,我不但有不说理的特权,还有迟到的特权。”他轻松化解了迟到的问题
  “哈哈,长宜很幽默啊!”苏行长开心地笑了。
  这时,王圆进来了,趴在彭长宜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彭长宜一愣,随后跟大家说道:“苏大姐,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高市长您先陪着苏行长坐一会,我去去就来。”

  彭长宜就出来了,门外站着一个女服务员,把他领进了楼上一个小雅间,门被推开后,彭长宜进来看了看里面没人,他刚要转头问服务员,这时自己的双眼就被人从背后蒙住了。
  彭长宜摸摸蒙住自己的眼,咧嘴就乐了,说道:“我知道你是谁?”
  蒙住彭长宜眼的那人并没有听他这么说而松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都说我闻到妖味了,你怎么还不松开?”
  那人就不松开。
  彭长宜说:“你说这要是女人的小手软绵绵的多蒙一会我舒服,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的粗手,还蒙住不放了,你个老狐狸、狐狸精……”
  “哈哈。”那个终于忍不住松开了手,并在背后大笑起来。
  彭长宜转过身,一只手揉着自己的眼睛,一只手就抬起手,咬着牙,想狠狠地给对方一拳,但是他没这样做,而是攥住了对方的手,说道:“可恨啊可恨!终于肯露面了?”

  这个人也使劲地攥着彭长宜的手,满脸笑开了花,两只小眼睛乐得迷成了一条缝,但仍然不失其特有的晶亮,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城原来看门人老胡,胡力。由于他的名字和“狐狸”谐音,且人长得的精瘦,彭长宜有时跟他开玩笑就叫他“狐狸”、“老狐狸”、“狐狸精”什么的。
  他们是一对忘年交,对于彭长宜这样称呼他,老胡从来都没有生过气,反而还很美。他搓着手,看着彭长宜说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刚才服务员告诉你是我?”
  “哪儿呀?王圆告诉我,说他爸爸在,让我过去一趟,结果门口就有个服务员把我领这里来了,我还纳闷呢,他们每次都在长城厅吃饭,几乎没去过别的房间,所以一进来我见没人,以为走错了,你要是不蒙我眼,我就出去了。根本就不知道是你回来了。”
  胡力咧着嘴,依旧看着他笑,彭长宜也笑了,他伸着手说道:“拿来。”
  胡力不错眼珠看着他笑,听他这么说,问道:“什么拿来?”
  “嫂子的照片,我要看看。”
  老胡乐了,就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皮夹,彭长宜注意到,这个皮夹有着公丨安丨的标志,想必老胡已经完全纳入公丨安丨系统,成为公丨安丨队伍中的一员了。他从夹层中,掏出一张经过裁剪过的照片,递给彭长宜。
  彭长宜坐下,双手捏着照片看。上面是老胡,倒背着手,很严肃的站在一片串红前,远处,是布满铁丝网的高墙,旁边站着一位比他矮半个头的女人,长得不错,穿着红衣服,双手挽着老胡的胳膊,双脚并拢,很整齐地站在老胡的身边,微笑着看着他。
  彭长宜看完后,没加任何评价,而是认真地把照片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然后拍着口袋说了一声:“嫂子,在我这里呆一会,我也有钱包,一会也把你放进钱包里。”
  老胡又乐了,说道:“其实,这张照片就是故意给你照的,知道你会有这一手。”
  彭长宜一听,就再次将照片掏出来,说道:“哦,要真是给我带来的,我就仔细看看,怕你抢回去,我都没好好端详一下嫂子。”他把照片放在灯光下,说道:“老胡,嫂子是不是比你年轻?”
  “也算同龄人吧,比我小三岁。”

  “哦,真的?”彭长宜故意凑近观看,说道:“那我明白了,肯定是让你滋润的,你看,细皮嫩肉的,脸上都没有皱纹,再看你,尽管比原来胖了点,那脸上的皱纹,依然填不平。”
  “哈哈。”老胡又笑了。
  彭长宜捧着照片说:“老胡,说真的,真是给我的?”
  老胡说:“是,因为知道要来,正赶上那天周日我值班,你嫂子给我送饭,我就让我们那里的宣传干事给我们照了这张照片。照片最初是五寸的,尺寸太大,无法放在钱夹里,我就让你嫂子把照片剪成合适的尺寸,剪的时候,你嫂子还嘱咐我说,人家要是不张罗看,你别主动掏出照片让人家看,我长得那么丑,拿不出手的。我说,放心,在她眼里,你的魅力不会超过我的。”
  彭长宜笑了,又看看照片说:“不丑,一看就是善良温柔的女人。”
  老胡听他这么说,连忙冲他竖起大拇哥,说道:“丑俊不评论,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当饭吃,你要说善良温柔那绝对是真的,我的老战友去世后,她对他的老母亲依然孝敬如初,她的街坊邻居没有不夸她的,老母亲也是逢人必讲媳妇的好处。”
  “那太好了,老胡,你终于找到幸福了。”彭长宜由衷地说道。
  老胡说:“这话我爱听,我们四口人,四个姓,我很喜欢这个大家庭,你知道我从小是个孤儿,父母去世的早,自己不记得有过孝敬父母的举动,这下好了,我不但当了丈夫,当了爸爸,还让我作为一个正常人那样去尽孝,有的时候想想我的确很幸福,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把所有的遗憾都弥补回来了。”
  彭长宜看着老胡,心疼得的有些心酸,他说道:“是啊,老胡,你目前是我见到你最好的精神状态,不过毕竟岁数不饶人,你也要保重身体。”
  老胡笑了,说道:“放心,我工作不累,就是责任大,都是一帮不懂事的犯了错的孩子们,的确费心,主要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家里用不着我操心。”
  彭长宜感到现在老胡生活的很充实,而且眉眼间带着一股很满足很自豪的感觉,想起老胡心酸的童年和经受的磨难,他的眼睛有点酸涩,就说道:“老胡,你下半辈子会很幸福,人一生所享的福气都是均等的,年轻时受了难,到老了老天爷会加倍补偿你的。”
  “呵呵,你小子怎么唯心起来了?”老胡也眨巴着眼笑了。

  “呵呵,我没有啊?”彭长宜说着,低下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然后细心地放进口袋里,说道:“您跟谁来的?是樊书记吗?”
  “是啊,我只有跟他来,他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我过几天去省里办事,你跟我去吗?我说你去省里办事,我干嘛去?他说我听说亢州有人想你了,你不去看看?我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亢州想我的人是谁了,我就毫不迟疑地说道,去。就这样,我就跟来了。”
  “哦?那就是说樊书记现在在省里吗?“
  “没有,跟我一块儿来的。”
  “嗯?那你就呆不了多长时间了,你应该在樊书记去省城的路上下车,然后他办完事,再接着你,这样咱爷俩就可以呆的时间长些了。”
  “呵呵,我们去的时候走的是京京东线,那边路近,回来时才走的这条高速。”老胡解释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