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0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上头……发了话。”王大明指了指天花板,笑道:“兄弟,看你们俩也不是普通人,实话说了吧,是有人找到了我们程局,您想想看,为了一个小小的交通事故,我们局长都出马了,你说人家来头硬不硬?”
  听到这句话彭翔都笑想了,心说如果这也叫来头硬,那你要是知道了我领导的身份,还不要尿裤子?
  “确实,”张清扬点点头,等王大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说道:“可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
  “兄弟,你这就有点过份了啊,说了这么半天,我怎么还明白呢!这个事情啊……”王大明的话再次被敲门声打断,他气愤地吼道:“他妈的谁啊?”
  “王队,”门被推开,一位瘦削的丨警丨察探头说道:“这位……找他们……”指了指张清扬二人。
  “谁啊?我马上就问完话了,让他等一会儿。”王大明不耐烦地说道。
  “王队,这个……”瘦削丨警丨察为难地回头,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幅精致美丽的面孔。王大明看到这张脸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真没想到人世间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来人正是陈雅,一身大校军装,英姿飒爽的模样,表情很严肃。也不用别人邀请,她直接走进来,问张清扬:“受伤没有?”
  “没有,没事。”张清扬看到陈雅,刚才的郁闷心情就烟消云散了。

  “我们走?”陈雅争求着张清扬的意见。
  “现在还不行,车主没出面,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我想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张清扬说道。
  陈雅懂得了他的意思,回身望着王大明,掏出证件说:“把车主的身份告诉我。”
  这一刻,王大明被陈雅的肩章晃得有些眼晕,心说不是吧,这么年轻就是大校?要知道大校军衔就相当于“准少将”了,瞧陈雅的年纪也就二十来岁,这怎么可能啊!他好奇地接过陈雅的证件看了两眼,表情变得更加古怪了,起身说道:“我……去找我们局长。”

  陈雅点点头,这样的小角色是不配和她说话的。王大明说完就出去了,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情形今天的案子要比想象中复杂得多。
  听到王大明的汇报,程副局长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先看了眼陈雅的证件,然后不可思议地问道:“您……真的是在总参工作?”
  “你要不要和我的上级直接通话?”陈雅明白他的意思是不相信自己,当成冒牌的了。
  “不,不……不用了,”程局长擦了擦汗,看了眼张清扬和彭翔,心说他们怎么会认识总参的人!
  “程局,我们也不为难你,只要告诉我那个车主的身份就行了。”张清扬在一旁插话道,陈雅点点头,这个时候,陈雅的表现的确很像张清扬的后台。
  程局的脑子转了转,为了撇清关系,点头道:“好吧,作为受害人,你们也有权了解她的身份。她是慈善总会商业集团的经理,名叫柳秀秀。慈善总会的地位你们应该清楚吧?这家商业集团的背景也很深,有很多官方子女参与其中。”
  “谢谢,我明白了。”张清扬点点头,看来那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华夏慈善总会,名义上是慈善机构,但其实也就是个受政府领导的官商集团,其历届掌舵人都很有高层背景。
  “我们回家吗?”陈雅看向张清扬。
  “回家,”张清扬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张清扬根本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中,只是记住了这么个女人。他刚刚回京,不想闹得满城风雨。要不然,以他的地位,还不至于被柳秀秀欺负。柳秀秀在张清扬的心里也就是个孩子,他不怎么怪她。要说怪也是怪她的父母,从柳秀秀的身上完全可以看出缺少家教。

  彭翔有些迟疑,跟上张清扬说:“领导,要不要把肇事现场的录像要过来?”
  张清扬摇摇头,说:“算了吧,我们又没有受伤,你修好车别忘了开发票,我们还要找人家要钱呢!”
  彭翔苦笑,心说碰到这种事,也就领导能忍下来。王大明见几人要走,忙说道:“几位,你们对我们的处理方法没什么问题吧?如果没问题就请在这上面签字,我们也好备案。”他是聪明人,看出来这双方都不是自己能惹的,但处理决定是自己搞出来的,万一他们现在不签字,今后找自己麻烦怎么办?
  张清扬回头瞄了眼他手中的本子,不屑地笑道:“我对你的处理方案很不满意,但我也不想找你的麻烦,签字就免了吧,我们又没做错!”
  “这个……”王大明还想追上去,却被程副局长拉住了。
  “程局,他们要是不签字,以后找我们麻烦怎么办?”王大明苦着脸问道,他是这起事故的负责人,出了事只能他顶着。
  “大明,你也不想想,他要是真想找我们的麻烦,签字就有用了吗?”程副局长冷笑道。他还算见过大风浪,瞧瞧张清扬与陈雅那满不在乎的态度,就知道这两人可不是什么小人物。这件事他也是受人之托,其它的就无能为力了。
  王大明听了领导的话,感觉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张清扬走出警局,对彭翔笑道:“你去修车吧,我和小雅回家。”
  “领导,那这两天的车怎么办?”彭翔为难地说道。
  “你随便找一辆吧。”张清扬没当回事地安排道,以彭翔的能力,在京城搞辆车还不是什么难事。

  “我明白了!”彭翔点点头,开着那辆大奔离开了。张清扬坐上陈雅的车,摸了下她的脸,笑道:“多谢老婆救驾!”
  “嗯,”陈雅答应一声,很享受张清扬的玩笑。在她的心里张清扬在这种时刻能想到自己,这就是爱的体现。
  “其实我到真想治治柳秀秀,可是刚回到京城,不适合搞事情,爷爷说让我低调,我还不能暴露身份。”张清扬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陈雅闲聊。
  “要不要我帮你?”陈雅认真地问道?
  张清扬摇摇头,天知道陈雅会用什么办法。也许把柳秀秀交到她的手上,就不会这么温柔对待了。他说:“其实对付这么个小姑娘也没什么意思。你想想看,这就是交通事故,又没出人命,就是把她抓住关几天,吊销驾照,我们又能得到什么?老婆啊,最近我是越发想开了。我们要向高处看,不能因为一些小人物而丢了身份。”
  “哦……”陈雅点点头,听出了张清扬话中的无奈。

  “不过,这个女孩儿却令我的印象很深,”张清扬的笑容有些古怪。
  一周过去了,这天下班后,彭翔开着修好钣金的奔驰来到之前的出事地点,扭头对张清扬笑道:“我是要来修车费的!”
  张清扬点点头,这些事有彭翔处理就好了,他闭上眼睛想着这几天在监察部的所见所闻。短短一周的时间,在中纪委、监察部的批准下,就从地方上双规了两位副部级高官。而在这两位高官倒下的同时,与其在本省内造成的影响相比,监察部并没有起任何的波澜,纪检系统的干部早就习惯了这种工作。
  日期:2017-04-2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