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91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话一说,李睿胸中又燃起对刚才那瘦高个儿的仇恨之焰,只恨不得马上回到楼上,揪出那小子来暴打一顿,但问题是,打他一顿只能出气,解决不了文墨诗的扭伤,叹了口气,道:“那你还能走吗?”
  文墨诗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下,道:“差不多……”
  李睿道:“我扶你上车,然后我来开车,送你回家。”
  文墨诗倒也没有拒绝,道:“好吧。”

  于是李睿扶着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停车场,等来到车前,又先把她扶坐进副驾驶位,等她坐稳后给她关好车门,这才绕到驾驶位坐进去,开车驶出停车场。
  文墨诗似乎疼得厉害,深呼吸了几次。李睿听在耳中,不由得替她难过,问道:“家里有红花油吗?”
  文墨诗缓缓摇头,道:“谁没事家里常备那个。”
  李睿笑了笑,目光瞄准前方右侧路边的一家二十四小时大药房,加速冲去,道:“就是没事才备着的,等有事再备还来得及吗?”
  文墨诗听了也不言声。

  李睿把车停在那家大药房门口,甩下句“等着”,人已经下车跑进药房,等一分钟后跑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盒红花油。
  “其实用不着红花油,睡一宿应该就没事了。”
  眼看李睿带着药油回到车里,文墨诗面现感激之色,嘴上却说得很冷淡。
  李睿知道她性格大多数时间都很乖僻,也不辩解,道:“你休息会儿吧。”说完驱车驶向她家,准确的说,是她外公家的房子,曾经去过,现在还记得路。

  不到十分钟,车子已经停到那座市中心难觅的四合院门外的空地上,就这套老宅,现在随便卖卖也能卖个几千万。李睿每次来到这里,每次都会感慨一番文墨诗外公的家势,这在老辈子绝对是名门望族般的存在。
  车子熄火后,文墨诗没有立即下车,而是侧过头看着李睿。李睿留意到她的目光后,转过头看她,两人目光在昏黄的仪表盘灯光下交汇,仿佛激荡出了火花。
  “下车吧,我扶你进去!”李睿说完抄起红花油,推门想要下车。
  文墨诗忽道:“现在疼得厉害了,可能走……走不了了。”

  李睿略一思考,道:“那也好说,我背你进家,当然抱着也行,还是抱着吧,正好抱你出来。”
  文墨诗倒也没有拒绝,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李睿下车绕到副驾驶门处,门已经被文墨诗打开,躬身进去,将她拦腰抱起。这丫头身形不高,又苗条得很,体重还不到九十斤。李睿抱起她来没有任何难度,甚至抱着她走上几千米都没问题。
  来到院门口,文墨诗掏出钥匙开了门,李睿抱着她迈步走进院里,不一时已经进到北房正厅,把她放在待客沙发上,蹲到她腿前,道:“我给你上药,再按摩一下,你忍着点疼。”
  文墨诗又嗯了一声,低头看着他,目光慢慢由冷漠变得柔和起来。
  李睿左手抓住她左腿脚腕,右手上去,毫不客气将她鞋子脱掉。鞋子既去,便露出那只白皙纤美的足丫,一只足以勾夺无数男子心魂的杀器。但李睿一心为她治伤,也没心情多看,道:“我先给你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文墨诗作为女性**的足丫被他持在手中,却一点不觉得害臊,奇道:“怎么看?”
  李睿也不回答,左手抓牢她左脚腕,右手横握她的足底,刚刚握上,就觉得像是握上了一块冰,凉得要命,下意识叫道:“好凉!”心说这位莫不是把冰场上的寒气都给带回来了?
  文墨诗道:“凉得很吗?我从小就这样,看了无数名医,说我这是阳虚,阳虚者临床多见体寒肢冷……”
  李睿右手松开她足底,抓挠几下祛除寒气,又送到嘴边吹了两下,这才再握回去,握着她脚底轻轻扭动。
  文墨诗见他动作夸张,忍不住莞尔笑出。

  李睿给她扭动几下,听了听声音,又抬头观察下她表情,道:“骨头应该没事,骨头没事就没什么事儿,我给你上点红花油,揉一揉明天就不妨事了。”说着放下她左足,掏出红花油开始上药。
  文墨诗安静的看着他忙碌,美目中光彩连连,嘴角处也现出一道迷人的弧线。
  手心里裹着红花油,李睿为文墨诗这只足丫搓弄按摩了一刻来钟,觉得药效应该进去了,这才罢手,起身道:“好了,上床睡觉吧,明早起来就没什么事了,我也该走了。”
  文墨诗蹙眉道:“这都几点了,你回家还方便吗?不如睡我家算了,我家里好几个卧室。”
  李睿摆手笑道:“不了,我必须得回家,明早还有司机来接呢。谢谢你,今晚带我玩得很开心,虽然憋了一肚子火儿。”

  文墨诗忍不住好笑,看了他几眼,柔声道:“明晚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李睿讶然,道:“好端端的干吗请我吃饭?”说完醒悟什么,低头看看她的足丫,道:“就因为帮你治伤了?”
  文墨诗道:“当然不是,我受伤是因为教你滑冰才导致的,本来就怪你,你本来就该给我治。”
  见她恢复乖张古怪的性子,李睿笑了起来,这才是她原本的脾性啊,道:“那为什么请我吃饭?”

  文墨诗道:“明天我生日!”
  李睿吃了一惊,明天她生日?好家伙,这可是大事儿啊,奇道:“你过生日这么大的事情,不回京和家人一起过吗?还有你未婚夫……”说到这,想起她最厌恶听到未婚夫,急忙闭口。
  可惜已经晚了,文墨诗眼中划过一道厌烦之色,好在没发脾气,只道:“我就问你来不来?”
  李睿想了想,明天周五,老板已经和梁洁虹说好了,明晚送她回省城,自己也应该随他一起去靖南,好例行周末陪伴青曼,不过眼前伊人的生日也很重要,她在青阳貌似就自己一个朋友,过个生日自己都不陪她的话,她就太凄凉了,干脆,明晚让老板和梁洁虹乘坐一号车回省城,自己也省得在车里当灯泡,然后自己来陪这丫头过生日,过完之后,再开车赶赴省城,反正过个生日也用不了多久时间,而晚上只要赶到青曼那儿就行,便点头道:“来,在哪儿过,这儿吗?”

  文墨诗道:“明天再说,你先回家睡觉吧。”说完指指茶几上的车钥匙,道:“这么晚了也不好打车,你开我的车回吧,明天正好过来接我。”
  李睿也不和她客气,答应下来,拿起车钥匙就走。文墨诗望着他的背影,目光如水……
  次日早上,宋朝阳九点半才赶到办公室,赶到后把李睿叫了进去,等他关好门后问道:“说说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李睿知道他问的是洗手间里那件事,便将当时朱海英闯进去后的所作所为讲了一遍。
  宋朝阳听后大怒,一拍桌子骂道:“贱人敢尔!”
  李睿劝道:“算了老板,我都没往心里去,您就别生气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当作没发生过就好。”
  宋朝阳脸色阴沉的说道:“你没往心里去,那是你心胸大度,但并不代表我也能无视这件事这个贱人,毕竟不论从哪说起她都算是我的人。哼,这个贱人,我早知道她心思活络,之所以抱上我这条大腿,是想利用我发点小财,我考虑到她是老同学,又一直关系不错,这才愿意拉她一把,想不到她有了赚钱的机会就开始胡作非为,现在又来设计暗算我的秘书,她当我是什么人了?哼,她这是受宠而骄,却忘了我能拉她一把,可也能把她打回原形!”

  日期:2018-04-14 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