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0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天的那顿饭,江帆吃得很艰难,尽管翟炳德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别处,但是对江帆还是造成了不小的震动。无疑,翟炳德是维护老首长的。袁小姶誓死不离婚,这的确让江帆很是头疼。
  尽管翟炳德再三强调,这只是江帆个人的家事,似乎不会影响他对江帆的印象,但是江帆隐约觉得,翟炳德越是强调的东西,似乎越是他最在意的。
  玉琼亲自将精心为翟炳德安排的饭菜端了上来,并给翟炳德斟上了他家乡特有的一种米酒,翟炳德说:“也给江市长倒上一杯,让他也尝尝。”
  玉琼便也给江帆倒上了这种特制的酒。
  翟炳德说道:“你也坐下吧,没有外人。”翟炳德说完,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肩膀。
  玉琼就坐了下来,她说道:“肩病又犯了?”
  “老毛病了,哪能说好就好。”
  “您一会吃完饭去做做按摩吧,新来了一位盲人按摩师,手法很好的。”
  江帆感到,这个叫玉琼的女人,似乎和翟炳德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有的默契和亲切。
  翟炳德说:“有时间再去吧。”
  这顿饭很快吃完了,翟炳德喝了四五杯酒,脸上就有了一些微红,江帆便见好就收,他起身就跟翟书记告辞,玉琼把他送到门口假山的地方,江帆便让她止步。

  江帆心事重重地回到亢州,秘书小金听到市长的脚步声后迎了出来,说道:“您回来了。”
  江帆点点头。小金就给他推开了办公室门,他进去后就愣住了,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他认识,是他的妻子袁小姶。
  江帆很是奇怪袁小姶怎么来了,他来亢州工作这么多年了,也加上他们夫妻始终就分居,关系一直紧张,袁小姶从来都没来过亢州,今天她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
  袁小姶见他进来了,便站了起来,离开办公桌走到他跟前,刚要跟说什么,这时曹南进来了,曹南说:“江市长,您回来了?”
  江帆冷着脸“嗯”了一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秘书金生水赶紧给他倒上水,又给袁小姶面前的杯子倒水。
  袁小姶非常客气地说道:“谢谢,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
  金生水看了江帆一眼,说道:“市长,您有事再叫我吧。”

  江帆想了想说道:“好的。”
  金生水就走了出去,曹南也要出去,江帆叫住了他,说道:“曹秘书长,那个事定的是几点?”
  曹南一愣,心想没定什么事呀?他很想问问市长定的是什么事呀?但是他灵机一动,故意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还有时间,我一会过来叫您。”
  江帆说:“好,你想着一会过来提醒我。”
  曹南跟袁小姶点点头就出去了。
  袁小姶走了过来,她倚在江帆桌子旁边,从江帆的手里拿过他捏着的一张纸,说道:“你一会有事?”
  江帆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说道:“你干嘛来了?”
  袁小姶笑了,又往江帆跟前凑了凑,说道:“我没事,来看看你,翟叔叔批评我了,说你来亢州好几年了,我一次都没来探过班,还说我对你关心的不够。我于是就来了。”说着,就放下那张纸,凑到了江帆的身边,一只手翻看着他手边的工作笔记本,一只手就搭在了江帆的肩上。
  江帆站了起来,离开桌子,坐到了前面的沙发上,说道:“小姶,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耗着太浪费年华了吗?”

  袁小姶尴尬地笑了一下,也坐在他的旁边,拉过江帆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说道:“是啊,所以我来了。亲爱的,这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希望我们能彻底地冰释前嫌,找回我们以前的美好,以前我对你的确关心不够,主要是我的玩心太大,忽略了你,忽略了妞妞……”说到这里,袁小姶声音里有了哽咽。
  江帆的心就是一紧。
  袁小姶继续说道:“帆,我们和好吧,我还可以再生一个,还有,如果你在这里孤单的话,我可以离开北京,调到这里来,你走到哪儿我可有陪你到哪儿,跟你一块工作,我们再也不分开。”
  江帆的手轻轻从她的手里抽出,身子往旁边挪了挪,说道:“小姶,你明明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这些表象的东西,你该知道我的决心。没错,我承认,这个市长对我很有诱惑力,我的确不想因为婚姻的事影响到我的工作,所以上次和爸爸谈完后,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我没有去法院起诉离婚,但这不能说明我们就能和好如初,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你也是高级知识分子,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袁小姶的脸有点红,但是她这次没有着急,而是仍然心平气和地说道:“我知道,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好,让你伤心,或者说让你对我失望了,但是,我们还有好几十年的时间,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慢慢修复的,我相信我们是有感情的,我们的爱情基础是牢固的,尽管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我们有些事情是可以转变的。我们可以从头开始。”
  江帆低着头,不说话。
  袁小姶以为江帆听进了他的话,就又往他跟前靠近了一步,把手放在江帆的肩膀上,说道:“帆,我们从新开始,好吗?”
  江帆仍然没有言语。
  袁小姶便弯下腰,把脸贴在江帆的脸上,抱住了他,说道:“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江帆拨开她的手,说道:“你坐下,我有话说。”
  袁小姶一听,很听话地坐在前面的沙发上,看着江帆。
  江帆见袁小姶表现出了少有的乖顺,他的心里也就有了几分耐心,他说道:“小姶,我们是同学,然后是恋人,是夫妻,我们应该是世上最亲密的人,对吧?”
  袁小姶点点头。

  “自从我们出现问题后,我是一直都在努力,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可是我们一谈就吵,一吵就不欢而散。还有一点,就是男人的自尊,我们一直都没有很深入很明了地谈过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这主要原因在我,我是不想让你、让我难堪,其实,你心里非常清楚我们问题的原因所在,这一点你承认吗?你如果承认,就说明你是有诚意的,你如果不承认,那就说明你刚才说的话是没有诚意的,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说完,江帆便盯着袁小姶看。

  袁小姶的脸有了尴尬之色,她点点头,说道:“我承认。”
  江帆继续说道:“我上次回家,只让爸爸看了侯青的笔录,但是有些问题,我没有跟爸爸说透,为什么,我把这个机会留给你,我想由你跟他说比我跟他说要好的多。妞妞的事我不怪任何人,更不怪妈妈,我就是再混也知道这是个意外,车祸天天都在发生,只是让我江帆赶上了,让我失去了女儿。只要我江帆有记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创痛。你说你还能生,我也相信你的生育能力,只是我们是不可能了,自从你有了新欢的那天起,你就该清楚鱼和熊掌是不能兼得的。”说到这里,江帆停顿了一下,他在看袁小姶的反应。

  袁小姶脸红一阵,白一阵,她想说什么,但是咬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然后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说道:“你说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