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我也想过,也感觉你不会这样干,一般这么干的时候是自己心里没底,才走如此下策,再有这么干也很容易暴露自己,这种手段尽管能给对方以致命的打击,但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你,因为只有你一人他跟你竞争这个副市长,不是你上就是他上,这个时候出现举报这事,大家很容易想到是你的干的。后来我又想,你都当上副市长了,就更没必要这样干了,那就说明,有人不希望他当副市长,还有人不希望他当市委办主任这个角色。”

  彭长宜想了想,说:“嗯,有道理,那能是谁呐?”
  “没听说过有别人还想着这个位置,但是从时间上来判断,锦安肯定是在你任命之后接到的这封举报信,因为考察人大班子的时候,对你的任命已经下来了,这样看,你的确没有必要这么做,如果硬要往你身上怀疑的话,你就是你不希望任小亮当市委办主任,不过这个假设又不大能成立。之前倒是听说过寇京海动过这个心思,后来也没见他跑过这事,再说了,寇京海也不知道俄罗斯女人的事,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有数这么几个人。

  彭长宜这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如果认为彭长宜受到威胁,他肯定是不能袖手旁观的,他突然看了王家栋一眼,想说没说,此时,王家栋也想到了这个人,但是王家栋没有抬眼皮,而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昨天尚德民来着,说你推荐的那个小子不错,学习很努力,也用功,他很欣赏他。”
  彭长宜说:“嗯,农家子弟,比较珍惜学习的机会。”
  王家栋看着彭长宜,笑了,说:“你小子行啊,有一套。”
  彭长宜知道部长误会他了,就委屈地说道:“部长,不是您想象的那样,这件事天地良心,跟我没有关系。”
  王家栋说:“我怎样想象你都没有错,我是不希望你刚出道就用这种极端手段,不到威胁自己政治生命的时候,这招不能用,似乎能得到短暂的实惠,但是后遗症也是蛮多的,我想让你走正道,不想让你走那些旁门左道。”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王家栋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说:“昨天中午樊书记来着。”
  “哦,是吗?就自己吗?”彭长宜问道。

  王家栋说:“他来一般都是自己,因为去省里办事,不可能带别人来,你是不是想问老胡?”
  “是啊,都想他了,下次再来您给我问问老胡的近况。”
  王家栋说:“这个问题我不能问,因为樊书记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老胡的事,我怎么能问?”
  “嗯,对。”
  “樊书记说翟书记也有可能会离开锦安,所以你看过了年后,别说锦安市内部,就是各市县提起来多少秘书长和副市长,所以凡是一个地方大规模调干部的时候,都是这个地方的一把手有想法了,要么是敛财,要么是处理后事,不给后来者留下任何空间和余地。”
  王家栋说得的确对,江帆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感到翟书记有处理后事嫌疑。想到这里,彭长宜突然说:“您说市长他们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能会是什么事?”
  “什么事,肯定有任小亮的事,今天上午和下午锦安都没有全市范围的会议,他们能去干嘛?”

  王家栋又给他讲了许多新上任后该注意的细节,还有和江帆一些相处的细节,后来王圆和雯雯回来了,吃完饺子后,彭长宜就告退了。
  不知为什么,任小亮这次的惨败,让他看到了官场残酷的一面,也让他领悟到了什么叫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
  他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江帆的电话,江帆回来了,在宾馆,正在准备吃饭。他问彭长宜:“长宜,你在哪儿?”
  “您回来了,我在回家的半路。”
  “哦,我刚回来,准备吃点东西。”
  “您在哪儿?”
  “宾馆餐厅。”
  “好的,我过去。”彭长宜说着,掉头,就奔宾馆餐厅来了。
  正好,江帆刚刚要了一碗小米粥绿豆粥,看见彭长宜进来了,就说道:“你吃了吗?”
  彭长宜说:“吃了。”看见他只要了一碗小米粥绿豆粥,就说:“光喝粥?”
  “是啊,吃不下,挨批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先把粥吃了,一会回屋再说。”
  江帆端起碗,就着一碟小腌菜,几口就把粥喝完了。彭长宜心想,去锦安这么晚才回来,而且连饭都没顾上吃,显然今天没得好气。
  说着就和彭长宜一起出来了。
  来到楼上他的房间后,彭长宜便沏上了一壶红茶,江帆听了丁一的建议,晚上要喝发酵茶,免得夜里睡不着觉。
  江帆进了洗手间,擦了一把脸后出来,说道:“任小亮那个同丨居丨的女人牵出了老吴和贾东方,那个女人是北京一家夜总会专门从事性服务的人。是贾东方花钱雇的她送给任小亮,这次他恐怕难逃这一劫了。”
  “这么快就招了?”
  “上午纪委的人先去找的这个女人,查实后才叫的任小亮。”
  “任小亮现在在哪儿?”
  “就在亢州。钟鸣义没有回来,估计他会到处活动,估计他和他们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帆说道:“长宜,你觉着这像谁干的?”
  彭长宜笑了,说:“王书记还以为是我干的呢?都不挨理我了。”
  “为什么?”江帆饶有兴趣地说道。
  “嗨,可能认为我这样上位不光彩吧。而且太愚蠢。”
  “呵呵,不满你说,我也想过,因为大凡一个人倒霉,人们自然就要去想谁是受益者。但是经过分析,应该没人认为是你干的,你用不着这样干。”江帆说道。
  “还是您了解我啊。不过最后王书记也是这样分析的。所以,我基本是洗清了不白之冤。”
  “哈哈。”江帆笑了,说道:“不过,我的确想不出会是谁干的,这事的确很诡异。”
  彭长宜说道:“说不好,也许,咱们知道,别人照样知道。对了,锦安市的领导们没透露一点线索吗?”
  江帆说:“没有,也不能问,这是纪律。”
  彭长宜点点头,他十分清楚,凡是关于举报的事,无论是匿名还是署名,纪委办案的线索来源主要是各种举报,举报,在查处的案件中大致占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其他线索来源包括查办案件中发现的案中案,上级部门交办以及领导批示查处等等。如果说政治运动式的反腐是明的群众监督,那么类似这种举报则是潜于水下的群众监督,看似水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这也意味着,在中国,做官之要在于做人。一个有道德,各种关系处理良好,又具有政治智慧的官员基本上是安全的。越没有人举报,或者越较少的人举报,一位官员的安全指数也就越高。而如何不被人举报,如何少得罪人,则是一个官员的立身之基。

  纪委收到举报信后,会对举报线索进行初核,在这个阶段,大量举报信会进入纪委的死亡档案中而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只有很少的部分会进入纪委的常委会议,讨论是否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如果涉及到副县级(县级是副科级)以上的干部,还必须上报给纪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由市委常委讨论是否查处,如果对干部采取双规措施,则一般意味着纪委掌握了这位干部的实质性问题。双规被纪委干部称为党内“家法”,虽然有不少弊端,却是极其有效的反腐利器,对于查处干部厥功甚伟。显然任小亮涉及到这次提拔的事,肯定是被高规格对待了。

  想到这里彭长宜说道:“他算是双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