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便。”
  彭长宜一愣,笑了一下说道:“我没事。”
  “没事打什么电话?该干什么不干什么!”
  听王家栋这样说话,彭长宜就轻松了,他笑着说:“我就是看看您在不在。”
  王家栋说:“晚上我在家等你。”
  彭长宜一听,连忙说道:“好。”

  “干好自个的事,别传播小道消息,和你没有关系的事少关心,闷头干工作,不幸灾乐祸也不落井下石。”
  几句话,把彭长宜说脸红了,想起他上午姚斌和黄金给他打电话的情景,不由得说道:“懂了。”
  挂了部长的电话,彭长宜出门,来到了曹南的办公室,正好曹南和龚卫先都在,龚卫先拿着本在记着什么,显然这两个人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至少表面是这样,想想自己还是太不成熟了,任小亮出事了,他的确有点幸灾乐祸,幸亏中午聚会的时候没有别人,要是有别人的话就显得自己太那个了。也许当事人不是任小亮换了别人他可能不会这样,但是对于任小亮他的确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看见他进来龚卫先就站起来给他让座。
  彭长宜说:“正好两位领导都在,我想问问植树的事。”
  龚卫先连忙说道:“彭市长,您别呀,想羞死我啊,我哪是什么领导,您才是领导啊。”
  彭长宜笑了,连声说道:“曹秘书长是,曹秘书长是。”
  曹南也笑了,说道:“长宜来了正好,我们正在商量,在给各单位分植树的任务。另外我想,今年义务植树我们搞的面积很大,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原来熬油地带,我想要再次大造声势,而且要深入宣传,要深入报道,电视报纸都要跟上,我们彻底摘掉了黑烟帽子,让废地变绿洲,这样和年前清理熬油工作也吻合。”
  彭长宜点点头,说:“您考虑的太周到了,太好了。”
  曹南说:“这是咱们政府的工作,咱们自己不鼓吹谁鼓吹呀?为了这项工作,咱们两位市长受伤,孟市长到现在都有头疼的后遗症,今天又没来上班,而且阴天就头疼。”
  想起年前的工作,彭长宜也有颇多感慨,那的确是一段刀光剑影的日子,想到这里,他自己也下意识的摸了摸右臂。夏天就好了,穿短袖,抹药方便。疤痕可以去掉,也可以忽略,但是有些谜到现在还没有解开,也许,事情早晚会浮出水面。
  曹南见他摸自己胳膊,就说道:“你胳膊是不是还别扭?”
  彭长宜笑了,说:“早没事了,你刚才一说孟市长,我是习惯动作。毕竟没有伤筋动骨,魏市长的确伤得很重,说不定要影响很长时间呢。”
  “是啊,所以那天植树一定叫上他。”
  他们又接着研究了具体任务,时间,最后又跟三关乡等有关乡镇沟通好后,就由龚卫先去下发通知。
  尽管已经过了植树节,但是北方的天气还是很寒冷,所以每年真正在植树节这一天种植的树木并不多,尽管国家领导人都在这一天植树,但是在亢州,也可能是地势和气候的因素,这天植树大都成熟率不高,而且有的地方土地还冻着,挖树坑的时候比较费劲,所以,每年植树节后都要分几次进行植树,有时会持续到四月下旬。
  头下班的时间,彭长宜来到江帆办公室,江帆新任秘书小金看见彭长宜过来就走了出来,说道:“彭市长,江市长还没回来。”

  彭长宜看了看表,江帆和钟鸣义去锦安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定是有重要的事。他笑着说道:“哦,那你还等市长?”
  “嗯,我等等吧。您有事吗?”
  “没有。那我走了,如果市长回来有事再给我打电话。”
  小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小金是从报社调过来的大学生,在报社已经工作两年多了,因为提前知道林岩要出去任职,曹南早就开始给江帆物色秘书,机关里尽管秘书不少,但是给市长江帆当秘书,就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人意,自己都不满意的人选是不能推荐给江帆的。由于市长秘书的特殊属性,曹南就格外上心了。他的选择范围便跳出了市机关,把眼光投向了全市各个领域。
  也许局外人不太了解秘书的重要性,认为秘书就是给领导整整讲话稿、打扫卫生、端端水杯那么简单,其实,秘书这个岗位,是各级党政机关的关键岗位,是培养干部的摇篮,也是我党重要的组织实践和用人导向之一。早在一九八六年七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县以上领导机关秘书工作人员管理的规定》中明确指出:“秘书工作人员是领导同志的工作助手,秘书工作是党政机关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秘书工作部门,是领导机关的门面和窗口。”对于秘书这一职业和其职能,我国现代秘书科学的奠基人之一、时任**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李鑫曾经具体阐发了秘书的六大作用,即“枢纽作用、助手作用、参谋作用、信息耳目作用、协调作用、门面窗口作用”。从中国党政机关的实际来看,各级都存在秘书人员,从而构成了中国政治生态中一个庞大的秘书群体。

  这几年,从秘书这个岗位出去到基层任主要领导的大有人在,亢州驻京办主任是原来县委书记的秘书,南城丨党丨委书记吕华是樊文良用了两年的秘书,北城丨党丨委书记任小亮曾经做过市委办的秘书,还有黄金、彭长宜,都做过组织部的秘书,姚斌也曾做过市委办秘书,龚卫先早年在部队的时候是政治处的干事,就是市委书记钟鸣义本人,最早也是县革委会的一名秘书。最近出去的林岩,更是做了两任市长的秘书工作。

  尤其是林岩,在这几年的秘书生涯中,无论是政治思想觉悟还是行政能力以及各方面都得到了锻炼和成长,尤其是后期,江帆也有意让他参与或者参谋了很多重大决策,使得领导和社会认识了他,也让他积累了大量的政治资本,并积聚了很多人脉资源,加上其思维缜密,办事谨慎,赢得了上上下下不错的口碑,这次毫无悬念地出任北城政府一把手,谁都知道,阳光从此就会照在他的仕途上。
  由于秘书经历对干部的仕途影响是多态而又复杂的,一旦做了领导秘书,政治生命往往随着领导的政治生命而沉浮。这其中的关系很微妙,现在的惯例一般是市长接任市委书记,但体制因素导致一些市长和市委书记的关系往往比较复杂,所以,秘书就要在服务几年后,趁领导在位的时候提拔,不然,等领导调离的时候,一些秘书的处境就会很尴尬,肯定不会再用,进步也画上句号,这叫大树底下不长树。这也是樊文良和江帆都会在合适的时机提前把自己的秘书安排在合适的位置上,也是为自己的秘书铺开一条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