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170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这个时候,她让董姝找上我来。何尝又不是一种示弱,一种心有畏惧的感觉?赵文昭这几天的造势,成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新健康理念,将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诠释得淋漓尽致。国家给你补贴的,剩下的,我给你补,不顾代价地造势,让董兰有些慌了。
  突然我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有些很可怕。

  董兰把苏婵救了回来的事情,竟然只是在我心中,微微起了一些涟漪。这件事情,似乎还没有到了能左右我决定的程度。
  是什么样的事情,造就了我现在如此的冷酷。
  是什么样的磨炼,让我变得如此绝情?
  是什么样的恩怨情仇,才能让我变得如此淡定,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冷静下来,理性分析。
  我甚至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不是我一直想要的我。
  但每个人都要成熟。
  我对商会从来无感,这注定了即使董兰再有诚意,甚至搬出了苏婵这尊大神,我都不可能继续和她合作。
  相比起那商会的桎梏,我更喜欢赵文昭一样的激情四射,大杀四方。
  “杀马特,你要小心……”
  在车上,董姝忍不住扑进我的怀里,流着泪和我深深亲吻。
  拥着她那柔软芬芳的身体,我心中竟然坚硬如铁。虽有心疼,但此时已经不会因为某个亲密的女人,而去改变自己的初衷。
  董姝的伤心,让我心里很痛。
  她嘴中的香甜,很用力地纠缠着我的无情。
  “杀马特,我妈要把我嫁给关宏,呜呜呜……”
  片刻温存,董姝突然哭着说道。

  我浑身一震。
  果然董兰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让我更加明白了,我和董兰迟早走向对立。甚至连她自己都明白这件事。所以今天让董姝过来,只是做最后一次的尝试。她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后路。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董兰会这样?
  为什么董兰会慢慢和我走向对立?
  难道只是很简单的,当时不看好我,而看好李猛?当时我对董兰,的确是忠心耿耿。她却在关键时候不够果断,抛弃了我?这也是我如今为什么始终不愿意加入任何一个商会的原因。
  一切看起来,都这样的扑朔迷离。
  “那你怎么想……”
  我心疼地抱着董姝。

  如果董姝真的嫁给了关宏,滕家和关家强强联合,这也算是进一步和我明确了立场。
  “我不嫁我不嫁,呜呜呜……杀马特我喜欢你,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我给你做小的,做小的好不好……”董姝哭着,她的话让我心中一痛。
  深深吸了口气:“你不想嫁,就没人逼你嫁。实在不行,就去找你爷爷,明白没?”
  我总觉得,滕老是一个很不一般的人。我对他还是心存善念的。
  董姝点了点头。
  两人温存一会儿,董姝终于恋恋不舍离去。
  在她下车的时候,那哭肿了的眼睛突然看着我:“杀马特,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
  董姝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说道:“妈好像最近在调查一件事情,好像和你有关。”
  我精神一振:“什么事情?”

  董姝想了片刻,才说道:“从你开始经商开始的事情,她都调查了。她和我说你这个人很奇怪,让我不要太接近你。”
  奇怪?
  我深深吸了口气,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董兰调查我,肯定不会是因为好奇。
  难道这就是她当时想要抛弃的我真正原因吗?
  “还有,老妈说,你永远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商会,和我们始终不是一路人。我不信,所以今天来找你试试……”
  董姝可怜兮兮看着我。
  我心里一痛。
  但同样这句话,带给我的,还是太多的疑问。
  董兰似乎知道一些我都不知道的东西?

  她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一定不会加入任何商会?不会依靠任何势力?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原因,自然也就是当初董兰抛弃的真正原因。
  我隐隐感觉,会不会和黑十字有关?
  “苏婵在哪里?”
  我有点不忍直视此时董姝的模样,我总会担心自己在面对董姝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软。
  “在我爷爷那里……”
  董姝抽泣了一下,说道。
  滕老?
  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董姝:“我能去吗?”
  董姝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爷爷最近身体有些不好。苏婵一直在照顾他。”
  滕老身体不好?

  我想了一下,滕老今年都快九十岁了。年岁不饶人啊,当初我第一次看到滕老的时候,他气场强大,精神很棒。这都三年过去了,也应该到了行将就木的程度。
  一直以来,我对滕老都很尊敬。
  因为他帮过我,而且他本身的地位,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
  所以一听滕老身体不好,我就心急如焚。再加上终于能再次见到苏婵,就在董姝的指点之下,发动车子,往滕老在京城的住处奔去。
  滕老曾经为我指点迷津。
  他说过,做一恶,要用百善来偿还。

  他一辈子,都在偿还以前的罪恶。
  现如今再次要面对他,身份已然不同,立场已然对立,我和滕家似乎注定是要分道扬镳,他又会怎样对待我?
  走进这道四合院的门之前,我突然有一种怅然的感觉。
  第797章:带我回家
  院里梧桐,已见嫩芽。
  古香古色的四合院,在如今的京城越来越少。不知道这棵梧桐,给滕家招来的,是不是董兰这只凤凰。但在滕老的帮助之下,董兰的确已经坐稳了东北财团的第一把交椅。

  时过境迁,当初我在哈市的时候,滕老在背后,轻轻松松掌管着无数人的生死。
  然而今天,刚走进院里,我就听到了滕老那止不住的咳嗽声,而我已经成长到了可以和滕家作对的程度。
  立场如何,又能怎样?
  当初我心不安的时候,是这个老人说给我一句话,让我心中安定,让我脑子清明。
  他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值得尊敬的导师。
  董姝听着滕老的咳嗽声,脸上也闪过一道悲伤。
  人就是这样,不管你以前多么牛逼,呼风唤雨,但到老了,也只不过是一把黄土,谁都经不起岁月无情的变迁。滕老的身体开始显出颓势,这是自然的规律,谁都逃不过。
  再次看到滕老,他的头发已经白了,整个人都瘦了不少。
  日期:2018-04-1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