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4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啥事儿都好说,这事儿不行!九哥哪怕你现在去渔船上干那个船长我二话不说就跟你去,但这事儿不行,那可是沉船啊!太不吉利了。”我拿起抹布,擦了一下桌子上的稀饭,哆嗦着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从我认识你你就那么怂,咱去看看总成吧?”老九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哎呀呀,你们说的什么事儿呀?”大厨一头雾水的看着我跟老九。
  “嫩妈,你现在升成高级大厨了哈,嫩妈混到跟船长一张桌子吃饭了。”老九一脸讽刺的对大厨说道。
  “哈哈哈,船长看的起我,船长看的起我。”大厨最大的优点就是听不出别人的潜台词。
  “嫩妈,你去跟船长说说让你干大副得了。”没办法,老九也只能像我一样用土办法来唤醒大厨。
  “哎呀呀,说什么呢。”大厨尴尬的挠挠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老九话里的意思。
  “抽烟,抽烟。”大厨从衣服里掏出了半盒中华,看来船长确实对他挺好的。
  “刘叔,那俩印尼二厨怎么样?不合适你告诉我们,我跟老九去爆他们的头。”我怕老九再拿大厨手里的烟做文章,赶紧转移一个话题。
  “哎呀呀,那俩印尼人真听话,就是听不懂我说什么。”大厨的话简直跟放屁没什么两样。
  “小龙,你们刚才说的什么呀,给我说说,是不是有啥发财的好买卖?”大厨还没有忘记在门外听到的话。
  “哎呀刘叔,没什么,就是那个渔船大副说那边有条日本鬼子当年被击沉的军舰,他在那里面捞了点废枪废刀,这不是九哥想着有时间去看看,也想着捞点,但是咱不能干这个事儿呀,这事不吉利,沉船听着就别扭,你说是吧?”我盯着大厨说道。
  “哎呀呀,有啥废刀?是不是日本武士刀?那玩意儿可值钱啊,捞呀,为啥不捞,我原来在家里干过潜水员,我对这个在行!”大厨一脸的兴奋,恨不得现在脱了裤子就跳到海里去。
  “嫩妈你干过潜水员?”老九这才发觉大厨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么。

  “哎呀呀,我原来在海里捞海参的,我们那一帮人里,数我捞的多,我在水底憋气能憋20多分钟!”大厨的牛逼已经吹上天了。
  “嫩妈,憋20分钟?嫩妈憋20分钟你得死30回了。”大厨的好印象在老九的脑海里只停留了2秒就消失殆尽。
  “哎呀呀,反正我憋气时间长,你们真要是去可不能忘了我,这事儿我看行!”大厨又重复了一遍。
  “九哥,刘叔,这事儿以后再说吧,现在船上的吊坏了,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修好,咱怎么得把渔船上的鱼转过来才能想法去沉船那边看看呀。”我心想着这事儿也就这么一说,热乎劲过去也就忘了,谁闲的没事想去海底逛一遭呀。
  “哎呀呀,我都忘了,机舱那帮人在甲板上修着吊呢,我得找人给他们把包子送过去。”大厨说着话就推门走了出去。
  “九哥,不知道渔船上那俩人咋样了,我寻思要不去渔船上看看?”我忽然想起了陈庆皮与朱传洲,毕竟大家在一条船上待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百年修的同船渡么。

  “嫩妈,去看看,顺便问问那个大副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老九想了一下后说道。
  华夏政府对渔船的管理特别的松懈,渔船甚至都没有船名,只有一个编号,就好像靠在红太阳轮旁边这条“浙周渔2872号”(以下简称2872)。
  我提了两瓶二锅头,拿了包玉溪,跟在老九后面,顺着引水梯爬了下去。
  “汪汪汪!”渔船上突然蹦出来一条小狗,冲我俩凶狠的叫着。
  “嫩妈滚开!”老九一脚把狗踢开,小狗夹着尾巴跑到一个人的脚边转着圈,低声哼哼着。

  “你们来干什么?”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过来,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抬头一看,居然是2872号的船长老头。
  “船长你好,我是红太阳轮的二副,这不是寻思拿两瓶酒下来找你们喝点么,看看你们船上有啥好东西没有。”我把手里的酒提了一下,人紧跟着贴到老头的身边。
  “船长,抽烟,抽烟。”我掏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我不会。”老头看了我手里酒一眼,嘴里吐出三个字。
  他妈的这么热的脸贴这么冷的屁股还是第一次,我被老头的阴冷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哎,二副,你咋来了。”还好渔船大副的及时出现化解了尴尬。
  “大副呀,我这不寻思没事儿过来找你喝点,看看你这有啥好吃的海鲜没。”我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走到大副跟前。
  老九直接没有搭理老头船长,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也跟着走到大副边上。

  “水头也来了呀,来来进来坐。”大副倒还挺热情的招呼我们。
  “大舅,你也一起过来喝点吧?”大副冲老头船长问道,原来他俩还是亲戚。
  “我不去,你们玩,让他俩早点走。”老头船长说完话,领着狗开始往船头走去。
  大副摇摇头,赶紧招呼我俩往舱室里走。
  跑船这么多年,第一次进渔船的生活区,这条只有7,8百吨的渔船整体的就比红太阳小10倍左右,舱室里面就更小了,什么都比货船上的小了一圈,幸好我跟老九的个子都不是太高,否则头顶就蹭到上层甲板了。
  “大副,今天刚上船那俩人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俩人啊?那个年轻的还锁着呢,哭了一下午了,锁两天就好了,那个姓李的应该吃过饭睡觉了吧,来来,这边是餐厅,来这屋。”大副对于我俩的到来显得十分高兴。
  餐厅里6,7个人正在打牌,那副扑克应该已经有些年头了,体型都小了一半,打牌的人见我们进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警惕的看着我跟老九。
  “你们好,你们好,我们是红太阳轮上的船员,过来玩一玩,玩一玩。”面对着一帮子人那种说不出来的有些凶狠的目光,我腿竟然有些哆嗦。
  “老孙你去把上次弄的那两条海鳝放锅里蒸上,在蒸只苏眉鱼,那玩意儿有毒多蒸一会。”大副冲着打牌的一个矮个子说道。

  “大副,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吃过饭了,这酒你留着,有啥稀罕的海鲜均给我们点就行。”我咽了口唾沫,把酒放到了眼前的餐桌上,忽然感觉这里的空气压抑的让人难受。
  “嫩妈大副,给整几条苏眉尝尝。”老九并没有对当前的环境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听到有好吃的鱼的时候,才说了句话。
  “好来,老孙,你把上次那半条苏眉鱼给二副装上,在装几条海鳝。”大副对矮个子老孙说道。
  矮个子“嗯”了一声,从另一个门里走了出去,应该是去给我们装鱼了。
  “大副,你那个东西出了吗?”我没有合适的话题,只能把旧事提出来缓和一下压抑的气氛。
  “出了啊,卖你们船长了,怎么着后悔了呀?”大副笑着对我说道。
  “没有,没有,我就随口问问,大副,那个刚上船的小伙不懂事儿,你多担待着点。”我一脸恳求的看着大副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