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3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龙,我是你刘叔呀!忙什么呢,我回国了,你还在船上吗?”没想到最早给我打电话的人居然是大厨老刘。
  “刘叔,你们放出来了呀?我不在海神公司做了。”我对老刘的电话既兴奋又难过,兴奋的是我的小伙伴能活着出来,难过的是10天之内没有一个船务公司打电话给我,好不容易来一电话,还是老刘的。
  “哎呀可别提了,支持卖红木的总统又起势了,不但把我们放了,还给了补贴,你也知道我那个病,不过都治好了呀,那个船长对我态度也不好,就把我炒了,临走我狠狠的骂了他一顿,他都没还嘴。”老刘从补贴开始,估计满嘴都是意淫出来的。
  “小龙,我找了一家公司,国企!船全是跑南太平洋的,你来我这干吧,准备换全套人呢,你打电话问问老九他来不来,我寻思咱几个在一块,心里踏实。”老刘电话那边一脸的真诚。

  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雪中送炭呀!这他妈的简直是感动华夏十大人物之一呀,不过老刘这个人太不靠谱了,我还是得小心一点。
  “刘叔,真的是国企吗?船况怎么样,你别给我弄蒸汽机船上去了。”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哪能啊!你咋这么说呢,我们家门口的公司,信得过,都是俄罗斯造的船,嘎嘎新。”大厨对我的开的玩笑有些不太高兴。
  “刘叔你别误会,什么船期拉什么东西呀?”我有些心动了,毕竟在陆地上呆着没有太多的意思。
  “新几内亚回泰国,拉鱼的,冷藏船,两周左右回来。”老刘说道。
  “冷藏船?好的,我打电话问问老九。”我把电话挂掉,找到老九的号拨了过去。
  “嫩妈老二,咋滴啦?”老九慵懒的声音传过来,这个时间估计还没起床吧。

  “九哥,刚才老刘给我打电话了。”我点了支烟,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刘?不是跟猴子关一块了么,放出来了?”老九语气里充满了兴趣。
  “放出来了,说是卖木头那总统起势了,还给了监狱补贴呢。”我把老刘的话原原本本的给老九说了一遍。
  “嫩妈,还补贴,你听老刘忽悠,嫩妈他打电话找你肯定有别的事儿。”老九直奔重点。
  “九哥,他找了条船,寻思问问咱俩上不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嫩妈,这不靠谱的玩意儿能找啥好船?”老九鄙视的说道。
  “九哥,我听他那么说感觉应该不错,巴布亚新几内亚跑泰国的,俄罗斯造的冷藏船,嘎嘎新,还是国企,待遇应该不低。”说真的我有些心动了,所以嘴上开始劝老九。
  “嫩妈,跑赤道,你是不是想热死自己?冷藏船你得搬鱼,累死人。”老九并没有被我劝动,打了个哈欠。
  “九哥,你在家闲着做什么,咱去兜一圈呗,不行干一个航次就跑呀,咱俩啥事儿做不出来,船都能搞搁浅了。”我在一旁煽风点火。
  “嫩妈老二,去去去,我跟你去还不行么,可别寒碜我了。”老九把我叫下船找台妹导致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他一直有些愧对我,听我把这个事儿提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答应了我。
  我赶紧又把电话打给老刘,老刘又给我了一个所谓的周山水产公司人事经理的电话,让我跟他详细谈。
  我跟老九的资历都没有问题,都是大公司大远洋的资历,面试的问题也很简单,很普通的几个专业问题,双方约定好工资待遇,我跟老九又把证书按照人事经理给的地址寄了过去,人事经理告诉我两周后在周山的定海船厂接船,船名红太阳,我跟老九商议好时间,在红太阳开进船厂的第二天,坐车来到定海。
  “嫩妈老刘,你咋瘦成这个逼样了!”我跟老九愣是没有看出来车站借我们的大厨,他足足瘦了一圈,可能是因为以前太胖的缘故。

  “别提了,吃牢饭吃了那么久,怎么能胖呢。”大厨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到我们还是一脸的兴奋。
  “嫩妈我听说你**了两个猴子?”老九调戏的问道。
  “嫩妈,我听说你**了两个猴子?”老九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呀九哥,这事儿能不能别提了,我在船上被那些人天天拿猴子说事儿,我现在听到猴子我身上就痒痒,这事儿以后就打住了,可不能再提了。”老刘跺着脚,脸涨的通红。

  “行了,行了,咱赶紧走吧,太他妈热了,赶紧找个有空调的出租车。”刚下了车,我就感觉已经浑身被汗湿透了。
  “哎呀呀,走,来到我们大周山了,先找个地方喝点,给你们接风。”老刘兴奋的说道。
  三人刚走出车站,“嘭”一个小伙跪下朝我仨磕了个头。
  “嫩妈老刘,你们这的人都这么好客呀!”老九被吓了一跳,三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小伙膝盖旁放着一张大大的纸,上面写着:“你好,我叫钟磨班,因身份证丢失,手机丢失,车票丢失,不能回家,特求好心人给1块钱买个包子吃。”
  “九哥,不是他们这好客,是咱大天朝的汽车站最好客,这哥们一天收入估计得赶上船长了吧。”我瞟了一眼小伙旁边的缸子,里面已经有差不多30块钱了。
  “嫩妈,走了走了,看着就难受。”老九摆摆手招呼我俩,三人乘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定海的一家海鲜大排档。
  “哎呀呀,今天晚上谁也别给我抢,到了我们大周山了,我好好请你们吃一顿,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大厨拍着胸脯说道。
  “切,肯定他妈你付呀,好像我跟老九会抢着结账一样。”我心里暗道。

  “嫩妈老刘,不用弄太好了,搞点虾爬子,整几条野生的海鳝,再嫩妈搞个鸦片鱼,老二。你再点几个。”老九说完的时候大厨眼珠子已经绿了。
  “刘叔,我就吃个养殖的扇贝就行,你们这有鲅鱼馅儿的水饺吗?”我的要求让大厨的眉头稍稍松了下来。
  “哎呀呀,我们大周山什么没有,没有让他现学也得给咱做呀。”老刘已经开始启动了装逼模式。
  “我搞两瓶老酒喝喝,你们喝什么东西?”大厨提过来两瓶“阿拉老酒”放到桌子上。

  “嫩妈,我也尝尝这个玩意儿,味道咋样。”老九似乎对老酒很感兴趣。
  “哎呀呀,九哥,咱俩一人搞个两瓶,小龙你喝什么?”大厨看了我一眼。
  “我喝啤酒吧,搞一箱蓝带。”我看了一眼大排档酒架子上,啤酒似乎只有蓝带这个牌子。
  菜很快就上齐了,不得不承认这边的人小气的可怜,盛菜的盘子还没有我的烟灰缸大。

  “刘叔,我们走了之后,你们在监狱里又待了多久呀?”喝了一圈后,我问道大厨。
  “哎呀呀,船长那个神经病,什么事儿都赖到我头上,你们走了没三天,我们也被提审了。”老刘忽然有些伤感,他似乎又想起船长边打边骂他的情形。
  “然后呢,你们也是被弄去义务劳动了吗?”我赶忙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