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35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给放出来了。你也没事吧?”郭云河问。
  “是万浩鹏四处求的人,对了,云河,来我家吃饭吧,小万也在我家,你也认识一下,我未来的女婿。”萧德喜如此说着,说得武训在一旁冲万浩鹏挤眉弄眼,这么一说,证明萧德喜算是正式接受了万浩鹏吧。
  郭云河在电话说了什么,万浩鹏听不见,只是等萧德喜一挂电话,万浩鹏马说:“伯父,我和武训真要在你家去吃饭吗?”

  “你们还有事?”箫德喜反问,他客人都接了,这小子莫不是又要端架子不成?
  “那倒不是的,我和红亚准备登记结婚了。”万浩鹏赶紧说。
  “这么快?我这个当父亲还没准备好呢,这事先不谈,回家再商量。”萧德喜把这话题给压下去了,他确实舍不得把萧红亚这么快嫁出去,她不谈朋友时,他急,真有了男朋友,他这个当父亲的又舍不得让女儿出嫁。
  万浩鹏见萧德喜不肯谈这个问题,没再提,等他们几个回到萧德喜的家时,萧红亚整个人惊呆了,她看着万浩鹏说:“浩鹏,我没做梦吧?我爸是真的回来了吧?”
  说完,萧红亚高兴地大喊:“妈,我爸回来,我爸回来了。”说着,扑到了萧德喜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生怕一放手,他又跑了一样。
  第407章?为官如同钻壳子
  万浩鹏看着这样的萧红亚心里一酸,是呵,她在自己面前总是那般地独立和坚强,可在她父母面前却又如同个小丫头一样。
  万浩鹏很有些内疚,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如同孩子般依赖自己的男人,一定不是个好男人的。想想,一直以来都是萧红亚为自己做这,做那,也因为自己,萧德喜才会被牵连,真要现在和萧红亚结婚,念小桃这头肯定还会生事,萧红亚生性太过善良了,而且一心为他着想,总被念小桃设计所害,在计谋方面,萧红亚还真不是念小桃的对手,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万浩鹏不得不为萧红亚而担心着。

  “红亚,对不起。”万浩鹏望着萧红亚说。
  “浩鹏,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没想到你这么大的能耐,这么快把我爸弄出来了,我和我妈都要非常感谢你才对的。”萧红亚一脸崇拜地看住了万浩鹏,她越这样,万浩鹏反而越是为她而心酸并且心痛着。
  “好了,好了,坐吧,都坐吧。对了,红亚,去帮你妈弄饭去。”萧德喜如此吩咐萧红亚。
  萧红亚的妈妈赶紧说:“让红亚陪你们说说话,我一个人做行了。”说着,赶紧进厨房做饭去了。
  几个人坐了下来,萧红亚要去倒茶,万浩鹏赶紧说:“红亚,你休息,我来,我来。”
  萧德喜不解地看看萧红亚,又看看万浩鹏,再连萧红亚的妈妈也不让她做事,这都是怎么啦?但是他也没阻止万浩鹏去泡茶,他现在虽然接受了这个女婿,可是他还得好好考验一番才行,那么大的家业交给万浩鹏,他放心吗?这也是他把郭云河喊家里来吃饭的理由,他和郭云河是初到高的同学,也是同一个大队的人,一如万浩鹏和武训是一样的,所以,万浩鹏和武训在车说的话,他很有些不舒服,当然了,他们还年轻,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们还是很有思想的年轻人,这也是萧德喜最欣慰的地方。

  没多久,郭云河来了,万浩鹏和武训赶紧站起来说:“郭局长好。”
  郭云河看看万浩鹏又看看武训,有些分不清楚这两个人哪个才是萧家认下的女婿了。
  万浩鹏见郭云河这么看他和武训,赶紧说:“郭局长,我是万浩鹏,我和红亚准备结婚了,到时一定请您来喝喜酒。”
  郭云河一笑,心里却想万浩鹏这年轻人眼力不错,为人好灵活,知道自己没分出来,赶紧自我介绍了一下。
  “果然后生可畏啊,谢谢你,这么快化解了矛盾。”郭云河看着万浩鹏笑着说,内心却对万浩鹏的能量很是吃惊,能从纪委如此之快走出来的人,他郭云河在宇江怕是第一个吧。
  “来,郭局长,喝茶吧。”万浩鹏把一杯茶端到了郭云河面前,如同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让郭云河顿时也有一种亲近和认同感了。
  郭云河不再客气,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继续打量着万浩鹏,他其实听说过万浩鹏的一些事,但是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年轻人有交聚,而且还是这么深厚的交聚,让他不得不感叹,人生如梦,真是三十河西,三十河东啊。
  万浩鹏见郭云河一直在打量自己,笑了笑说:“郭局长,这是我的好兄弟武训,他在联办公室工作,宇江红的杂志是他编的。”
  “久仰,久仰,我们局期期都收到了杂志,只闻其名,没见其人,今天一见两位,我和老萧真的老了,老子,是该让位给年轻人了。”郭云河感慨地说着,被纪委通知去喝茶时,他整个人都蒙了,他最近一直很低调,再加他要退休的人,也没什么进取之心,这个时候被纪委通知去喝茶,他能平静才是鬼话。
  郭云河一到纪委,被追问萧德喜办厂的土地转让金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两个人之间还存在什么交易,当时郭云河都傻了,萧德喜办厂是好几年的事情,当时招商引资,是政府允许退给工厂土地转让金的,只是这些都是交情才允许的事情,如果真查,大家都有事,如果不查,大家都没说。

  郭云河当时的第一感觉是萧德喜出事了,但是得不到确切信息时,他装,打马眼,没想到很快他又被通知没事,现在一见万浩鹏和武训,他真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这感觉来得如此地直接和扑面而来。
  “郭局长,您赶紧别这么说,我和武训都还年轻,还需要郭局长多多指导才对。”万浩鹏赶紧客气地说着。
  郭云河却叹了一口气,叹得万浩鹏和武训都怔了一下,齐刷刷地看住了他,郭云河见这两个年轻人都看住了自己,又说:“这次突然被纪委通知喝茶,给了我很多的思考,我和老萧是知根知底的兄弟,如果换一个人,如果我们继续被审讯,我们能不能抗得住还是另说。
  你们两个年轻人救了我和老萧,我在这里也说真实话,在官场每个人都戴着面具而生活,说白了是层层被包裹,或者说禁锢也对。

  我也曾年轻过,也曾一腔热情地想在官场赢得一席之地,可是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在钻在一壳子,想轻松舒展一下手臂都不行,我必须按它的格式,按它的程序,把身体收缩,把心也收缩,理想什么的更不用说。你要时不时地表现出一种战惊,一种怕,一种哆哆嗦嗦的委琐,这才让人看着舒服,看着你像。可这时候,你早已不是你自己,你是谁,你根本不明白,别人也不明白。
  这么说吧,官场不能有你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影子,是符号,是漂在浩浩之水面的一根木头,一根没有灵魂的木头。
  小万,小武,这是我这些年的真实体验,特别是在被纪委通知喝茶的时候,这种想法更加真实和扑面而来。如果不是你们在外面求人救了我和老萧,后果真的不敢设想。我能不能抗得住,我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