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姚斌的电话,黄金的又打了进来,同样的话,彭长宜又跟黄金说了一遍。两分钟后,寇京海又打来了电话,不等寇京海问,彭长宜就抢先说道:“老兄,苏格拉底说过一句话:我除了知道我无知这个事实外,我一无所知。”
  寇京海一听,随即“哈哈”大笑,他说道:“看把兄弟你难为的,我什么都知道了,只是问你出来吃饭不?”
  彭长宜说道:“一会在说,市长没在家。”
  寇京海还在笑,说道:“没别人,刘忠在我这儿呢,你要是方便就过来,我就不叫别人了,要是不方便我们俩就再找别人。”
  彭长宜一听,没有别人,就说道:“好吧,你们去哪儿,一会儿我直接去饭店找你们。”

  寇京海说了一家新开张的饭店的名字,彭长宜就放了电话。
  一般像他们这种小范围的聚会,很少去金盾酒店,因为那里太过显眼,都是去一些不太知名的地方。尽管亢州地面上的任何一家饭店都有可能遇到熟人,但是档次不同的饭店遇到的人也不同。
  等彭长宜找到这家新开张的饭店时,没想到站在吧台里面的女老板居然是寇京海过去的老相好,也是沈芳娘家亲戚,彭长宜一时想不起她姓什么了。
  女老板看到彭长宜,在略微有些不自然后,就满脸堆笑底把他让进了房间,彭长宜进去后看到除去寇京海和刘忠,还有林岩。他就笑了,说道:“寇局还打埋伏了。”
  林岩说:“我找刘书记是跟他商量小街巷改造的事,正好他在寇局这里,正好咱们小街巷修路的事要请寇局支持呢,又听说彭市长要来,我就正好赶来凑热闹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会是凑热闹,过两天,等平静后,咱们弟兄好好聚聚,我跟你详细磨叨一下工作上的事。”
  林岩说:“嗯,大体情况刘书记和田主任也跟我磨叨了磨叨,但有些事我还要向你请教。”
  寇京海说道:“你们俩酸不酸呀?我牙都倒了。”
  寇京海说:“长宜你还没交接吗?”
  彭长宜说:“交了,该交的都交了,现在就剩车了。”

  寇京海说:“别总是把着不交,如果市政府给你买不起车,我先借你一辆开,这次省厅奖给了我们一辆桑塔纳2000,等开回来后,你先开着呗。”
  彭长宜说:“当然好了,不过要等几天,现在根本顾不上说车的事。”
  林岩说:“那车你就用,用到市里给你配车为止,咱们弟兄你也就不用客气了。再说了,我如果有事,也可以借寇局的2000开开呀。”
  “呵呵,这心眼原来都不怎么样?”寇京海说道。
  大家的话题,很自然的就说起了任小亮的事。刘忠说:“林主任走了后,小柳去了我办公室,听说是锦安纪委接到了群众举报,说是任小亮在中直单位买了一套房子,金屋藏娇,还是个俄罗斯女的,锦安市委得到这一情况后,立刻通知了咱们市委,所以,他这次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柳泉怎么知道这么机密的消息?”寇京海问道。
  “嗨,你装什么糊涂?”刘忠说道。

  寇京海眨着眼看着他。
  刘忠说:“我刚才就跟你说着,是谁领锦安纪委的人去找任小亮的?”
  寇京海说:“马登科。”
  “这还不明白?”

  寇京海想了想说道:“总是听你们一言半语的说过,原来他们俩是真的?”
  彭长宜和林岩都笑了。
  寇京海说:“钟书记事先也不知道吗?”
  彭长宜说:“你指什么?”
  “白继学和任小亮的事。”
  彭长宜说:“白继学的事肯定提前他会知道,任小亮的事估计提前他不知道。”
  林岩说:“真有那么一个俄罗斯女人吗?”
  刘忠说:“小柳说,咱们市纪委陪着锦安纪委的人去了中直单位家属院,找到了那个俄罗斯女人。这个女人把什么都交代了,听说还牵扯出别的事和别的人,锦安纪委这两个人可能感到事态严重,请示锦安市纪委后,才跟任小亮接触,任小亮就被他们带走了。”
  寇京海说:“这个小柳看来也是性情中人,这么机密的话怎么能随便说呢?是个傻丫头。”
  彭长宜说:“咱们几个知道就行了,小柳是性情中人不假,她平时跟我们几个走得很近,她是相信刘书记才这么说的。”
  刘忠说:“长宜说得对,她有什么话都跟我们说,知道我们也不出卖她。”
  彭长宜和林岩没敢喝酒,非常时期,唯恐喝酒误事。
  本来,他们聚在一起喝酒是幌子,互通有无才是真。

  一时间,亢州官场以最快的速度传播着这两个消息,一个是对白继学的任命,一个是任小亮被调查的事。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也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举报者是谁,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一切又都是在情理之中。官场风暴都是那种看不到的风暴,看到的都是结局,看不到的才是真正的博弈,结局多是在博弈之后,有时也在博弈之前。
  就拿这次的变故来说,许多人都是蒙在鼓里,钟鸣义蒙在鼓里,江帆蒙在鼓里,就连老道的王家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彭长宜隐约能感觉到一点,但是无法断定,不过他的感觉应该是最接近事实。
  彭长宜关心是谁举报的任小亮,不只是因为任小亮这次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想知道还有谁知道任小亮和俄罗斯女人同丨居丨的事,他感觉这里面的事复杂的超出他的想象,但是又没有任何头绪和证据,相信他此时比任小亮都想弄清到底是谁举报的他。
  下午上班,彭长宜也坐不住,但是在机关,又是上班时间,是不能随便乱窜的,这是他在组织部上班的时候就懂得的道理。越是在非常时期,越能考验一个人的素养和本性。他在屋里转了两圈后,掏出手机,拨了市委副书记王家栋的手机,通了后,他说道:“嘿嘿,是我。”
  “嗯。”王家栋只嗯了一声。
  彭长宜听不出部长的情绪,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怔了一下说道:“您要是说话不方便一会我再给您打过去。”说着,就要扣电话。
  日期:2017-04-2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