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委屈地说道:“真的吗?天地良心,我可没这么想啊!我是觉得没有希望,也就是给人家陪陪榜而已,过不了几天,我就又回北城去了。”彭长宜的口气真诚极了。

  叶桐说道:“此言差矣,我认为,如果真是有很大的希望才不用走关系呢,越是没有希望的越是要走关系,你脑子进水了吗?”
  彭长宜听她这么说,断定她已经认可了自己的说法,就说道:“多谢指教,下次注意。”
  “下次?你以为这样的事还都让你碰上啊?美的你吧?”
  彭长宜呵呵笑了。说道:“叶总编到底怎么说?”
  “叶总编说你没有希望。”
  叶桐这么一说,彭长宜反而心里有底了,他说:“哈哈,我就是这么准备的,本来就没希望。哎,对了,说说你吧,你怎么样?那个人走了吗?”
  叶桐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机会再跟你说吧,一句两句说不清,有时间来省城吧,想你了。”
  “嗯,好,有时间去。”
  挂了叶桐的电话,彭长宜沉思起来,听叶桐的意思,好像他考察结果的确不错,但眼下不是他错不错的问题,而是任小亮考察的怎么样,再说了,考察能说明问题,有时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他就当过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对这里的事还是很清楚的,毕竟不是刚性指标,真正起作用的还是领导的意志。
  再说贾东方,他来到任小亮办公室后,任小亮正在打电话,他便坐在他写字台的对面,随手拿起桌上的报纸,就看见了保证报纸上王圆的照片,他捧着鲜花,戴着眼镜,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前方。
  秋月有点紧张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由于照片不是全脸,是侧脸,而且还被花挡住了一部分,贾东方便很感兴趣地打量着这张照片,尽管觉得这个人有几分熟悉,但是仍然没有太在意,十年的时间,王圆早已经长成了大人不说,而且也不像当初那么瘦小了,照片下面也没有解释,只是一张新闻特写照片,而且还跟其它照片在一起,并没有提到这个人的姓名和身份,这时也正巧任小亮打完了电话,贾东方便放下了报纸,看着他。
  任小亮说:“刚跟钟书记通了电话,他正好在锦安,让我们叫着师小青。”说着,就看了一眼秋月。
  秋月很乖巧地说:“贾总,那我就不陪着你们去了,后面坐三个人有点挤了。”
  贾东方说:“行,那你就打车回公司吧。”
  任小亮站起来说:“别呀,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走,咱们先把小秋送回去。”
  贾东方站起来,有用眼睛瞄了一眼那张报纸,就走了出去。
  没人知道任小亮这次锦安之行到底都干了什么,反正对他的升迁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因为几天后,锦安市委的任命文件下来了,任命彭长宜为亢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和他一同任命的还有范卫东、曹南。范卫东为亢州市委秘书长,曹南为亢州市人民政府秘书长。这也是县市级一个新称谓,说白了就是县级官位过度竞争的产物。
  彭长宜打败任小亮,成功晋升为副市长,有人说他沾了学历的光,有人说他沾了实干的光,反正,他当上了副市长。
  对于已然成定局的事,人们并不在关注,而是把关注的热情投向了范卫东和曹南空出来的两个位置,一个是市委办主任,一个是政府办主任。一时间,人们对这两个位置的人选议论纷纷。

  政府办公室有三个副主任中,其中龚卫先最具竞争力,去年底在和彭长宜治理土法熬油专项整顿中,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深得江帆和曹南的赏识,人们对这个位置似乎没什么悬念,而对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人选却充满了悬念。因为这个位置极有可能是要进常委会,人们甚至推测,这个位置有可能是给任小亮准备的,因为任小亮没能竞争上副市长,与其说是败给了彭长宜,不如说是钟鸣义败给了江帆,按照以往的官场经验,上级也会考虑平衡的,也许,会对任小亮委以重任。

  在北城召开的欢送彭长宜的酒宴上,任小亮没有一丝一毫的沮丧,反而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当上副市长的不是彭长宜,而是他任小亮。
  彭长宜走马上任的三天后,江帆的秘书林岩被亢州市委任命为北城区政府一把手,与此同时,亢州政府办公室召开全体工作人员大会,市人大的一名副主任到会,宣布了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政府办主要负责同志调整的决定:任命龚卫先同志为政府办公室主任;免去曹南同志政府办公室主任职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怀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保华主持会议。
  政府这块工作人选都已经尘埃落定,就差市委办公室主任这一个位置的人选还悬而未决。很明显,由于这个位置的特殊性,通常这个位置的人选就比政府办主任的人选要慎重一些,这也是正常现象。
  亢州市委再次将对任小亮的任命报了上去,这次对任小亮的任命申请,经过了书记办公室和常务会集体研究决定的,完全符合组织程序,而且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任小亮,才是亢州政坛上一颗最有希望的政治明星,任小亮自己也是难掩喜悦之情,到哪儿都是一幅踌躅满志、志在必得的样子。
  然而,任小亮最终没有等到上级对自己的任命书,而是等来了锦安市纪委的调查组。最终当上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人不是任小亮,却是人大办公室主任白继学。
  任小亮完全懵了,他仿佛被人打了一记闷棍,当他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拿起电话,打给钟鸣义,但是钟鸣义却没有接他的电话,而是直接挂掉。
  任小亮就来了气,心想,妈的,你耍了老子,老子在你身上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不就是盼望这一天吗?副市长没当上,办公室主任没当上,那么大的投资,不全打了水漂了?而且还不接我电话了!他越想越气,越想越窝火,便第二次拨了钟鸣义的电话,这次,钟鸣义照例挂掉了。
  他刚放下电话,准备去市委找钟鸣义,这时电话响了,他以为是钟鸣义给他打回来了,拿起来就说道:“钟书记,怎么回事呀……”话还没说完,就听那边的人说道:“小亮,我不是钟书记,老吴。”
  任小亮一听,差点没把话筒摔了,他没好气的说道:“一会再说,我这有事呢!”说着,就要挂电话。
  老吴急忙说道:“别挂电话,我有急事,锦安市纪委的人刚从我这里走,他们是为娜塔莎的事来的。”
  “娜……塔莎?”任小亮重复了一句,才觉得事情重大,就说道:“关娜塔莎什么事了?”
  “你听我把话说完,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娜塔莎的事捅了出去,看来,有人是冲着市委办主任这个角色来的,想要整垮你,你要多留心。”
  任小亮一听,倒吸了一口气,此时,可能老吴还不知道市委办公室主任已经花落别家了,任小亮还没来得及问第二句话,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三个人,这三个人中任小亮只认识其中的一个,是市纪委审理科科长马登科,另外两个任小亮不认识。马登科说道:“任书记,这两位是锦安市纪委的张科长和钱科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