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听你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你是王书记的儿媳,说话都这么霸气。”
  雯雯笑了,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不知道恋爱的滋味也好,省得烦恼。”
  “哦?”丁一饶有兴趣地说道:“这么说,你是真正知道了什么叫恋爱的滋味了?那你现在先告诉我,什么是恋爱?恋爱是什么滋味?”
  雯雯想了想,深有感触地说道:“恋爱就是全世界所有的人可以开心大笑,而你却笑不出来。”

  丁一听了雯雯的话愣住了,她的确笑不出来了,半天才举着水杯说道:“雯雯,说得太好了,来,让我们彼此祝福吧。”说到这里,丁一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胀痛,她急忙不停地眨着眼睛,唯恐自己的眼里也流出泪水。
  雯雯伸出手,和丁一的握了一下。丁一看见她的眼角再次流出泪水,只是她没有像自己那样抑制泪水,却让泪水大胆地流出……
  两天以后,在锦安日报上,刊登了这样一幅照片,一个戴着眼镜,身穿西服,眉清目秀的青年帅小伙,手捧着一束鲜花,微笑着靠在身后的豪车上,自信而面带微笑地翘首望着前面,他的前面是锦安大礼堂,礼堂外面的柱子上悬挂着大横幅,上面横幅的字不完整,只有团工作会议几个字。这个照片的题目是:《里面有位好姑娘》。不知道是拍照时故意选取的的角度还是被摄者的故意,鲜花遮住了少半边脸,但是,熟悉王圆的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王圆。这是在报道这次团工作会议时配发的一组新闻特写照片中其中的一张。

  这张照片别人看到后也就是一笑,因为谁都知道王圆在和团干部卢雯雯搞对象,王圆年轻,帅气多金,手捧鲜花追求心爱的姑娘不足为怪,正是这样的年纪,年轻人有条件,玩玩浪漫很正常,所以,能看到锦安党报的人,自然就见怪不怪。但是在东方公司,当这张报纸被送到贾东方案头的时候,他旁边的助理秋月一眼就看出了这张照片上的人是王圆,她巧妙地把水杯给他递过去,拿走了那叠报纸。

  贾东方说:“别拿走,这是今天的新报纸,我还没看呢?”
  秋月迟疑了一下,就把上面的那张报纸留在自己手里,把其余的报纸给了贾东方,自己拿着这张报纸假模假样地看着。
  由于订报工作每年都是市里宣传部的一项主要工作,尤其是三级党报的订阅工作压力很大,所以,市委宣传部就会把任务分解到给乡镇、开发区和市直各个单位,由乡镇、开发区的宣传委员负责摊派到辖区各个村、街道、企业等单位。北城是全市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不仅有自己十多家区办企业,而且还驻扎着中省地直十多家企业单位,订报工作自然也就占了一大块,大企业多订,小企业少订,所以保证了三级党报在基层的普及率。

  贾东方是北城所属企业中订报最少的企业,三级党报只各订了一份,所以秋月每次都会到他办公室看报纸。这会贾东方见秋月把报纸拿走并不觉得奇怪,也就没有强行要过来,就低头看其他的报纸。
  秋月手里拿着报纸,故意低头认真地看着,这时贾东方的电话响了,秋月便将报纸放在窗台上,去接电话,是任小亮,秋月捂着话筒说:“任书记找您。”说着,就把电话给贾东方,然后转身,拿着那张报纸,就走了出去。
  任小亮这几天很烦,娜塔莎最近明显有些圈不住了,总想往外跑,想逛街,还缠着任小亮陪他一起逛。任小亮只能晚上陪她,还得要跟她拉开一段距离。前几天,老吴他们送给娜塔莎的小狗丢了,娜塔莎总是出去上街寻找,还拽着任小亮一起去找。任小亮哪敢公然跟她出钱,他可是不敢出差错呀,考察组走了有二十多天了,目前打听不到任何内幕消息。他有些坐卧不宁,就给贾东方打电话,想让他陪自己去锦安走一趟。

  贾东方非常明白陪他走一趟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这一趟所有的开销都是他贾东方出,既然他开口了,贾东方多么不情愿也不行,也就答应了。
  贾东方带上了秋月,带上司机,便赶到北城区大院,说来也巧,贾东方坐着车进去,彭长宜坐着车出来,彭长宜认得贾东方的车号,他坐着车里,不由地向后张望了一下,贾东方就从里面出来了,径直进了办公楼,后面跟着他那位漂亮的女助理。
  彭长宜是回来参加丨党丨委会的,会议早就散了,他回自己办公室,跟刘忠和田冲他们坐了一会,又到党办跟姚平聊了几句,就出来了,正好碰上贾东方进院。
  自从锦安考察他们以来,任小亮特别注意跟彭长宜的关系,每次开丨党丨委会他都会要叫回彭长宜,年前有一段时间根本就不叫彭长宜,有什么事也不通知他,彭长宜也不跟他置气,叫就回,不叫就不回。倒是跟姚平呆的时候,他发现了姚平有些不大对劲,他准备有时间找姚平谈谈。

  刚才,他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想起水杯没拿,便回会议室去拿水杯,才知道姚平收拾会议室的时候,已经给他拿了出来,正要给他送过去,彭长宜接过水杯,打开盖,姚平便给他满上了水。彭长宜看见姚平神情忧郁,而且不爱说话,就问她怎么了?姚平说没怎么,活着没有意思,彭长宜说你这么年轻,活着怎么没有意思呢,说着说在姚平就抹开眼泪了。在彭长宜的一再追问下,彭长宜才知道姐姐姚静给他说了一个对象,是棉纺厂厂长史炳贤一个堂弟,在保险公司工作,今年刚刚被提拔为车险科的科长。

  对于姐姐姚静和棉纺厂厂长史炳贤的关系,妹妹姚平早就有所耳闻,只不过那是姐姐的私事,而且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姚静没少付出心血,甚至耽误了自己出嫁,作为妹妹,她是不好干预姐姐的,姐姐为了他们不容易。所以,当姚静说给她介绍的对象是史炳贤堂弟的时候,姚平坚决不同意,也不去相亲,姚静急了,说:“你胖胖敦敦的,有人能相你就不错了,还挑什么挑?人家是保险公司正式员工,新近还提了科长,要不是提了科长,我还不给你介绍呢?我告诉你,他的前途无量。”

  姚平见姐姐这样贬损自己也很生气,就说:“凭什么我要跟他家的人搞对象,我们姐妹离了他家就活不了了吗?我才不跟他搞对象呢,我不让人家背后戳我脊梁骨。”
  听了妹妹这尖刻的话,姚静又羞又恼,她的脸气白了,被妹妹噎得半天居然说不出话,最后她才无奈地说道:“是啊,是啊,你说得没错,我让人家戳脊梁骨了,你好,你清高,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你也没有我这个姐姐。”说着,姐姐转身就出去了。姚平知道姐姐伤心了,经过她没有错,但让姐姐伤心她也不好受,她就一连好几天给姐姐打电话,姐姐根本就不理她,她去厂子找姐姐,姐姐也不见她,听到彭长宜问自己,才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彭长宜,因为他知道彭长宜跟姐姐曾经是同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