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没有说话,而是把她抱得更紧。
  “对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雯雯突然说道:“那条项链是怎么回事?”
  王圆愣了一下,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黄美英的那条假项链,说道:“是它吗?你仔细看看。”
  雯雯直起身,接过了和自己那条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项链一看,只见凡是有金属的地方已经明显呈现出褐乌色,早已经失去了前几天的光泽,雯雯说:“怎么回事?”
  王圆哈哈大笑,说:“这是假的,给你买的那条是当年推出的新款,这个,是黄美英去清平市场买的仿冒品,让你看了后,她就戴上了,一出汗,就成这样了。”
  雯雯没觉得好笑,而是说:“你辜负了她,要好好待她呀,可怜的女子。”
  王圆说:“我没有辜负她,这样,明天,你陪我参加他们的婚礼吧?作为我的未婚妻出席。”
  雯雯想了想说:“算了,如果换了你别的员工结婚我可以去,但是黄美英结婚我还是不去了。明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我还是不要去刺激她的好,好像我在向人家示威似的。”
  王圆觉得雯雯说得有道理,就说道:“雯雯,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听你的。”说着,又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
  王圆说道:“我们回家吧。”
  雯雯点点头,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坐直了身子。

  他们便往前继续行进。
  一场暴风雨就这样过去了,但是雯雯并没有轻松,她不知道王圆的人生大事是什么样的大事,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对于一个她摸不到底的男人,她内心还是有一点不放心的,既然王圆反复重申不让自己问,还说以后会告诉自己,那就不问了,但愿他做的大事不是坏事。想到这里,她偷眼看了王圆一眼,只见他的眼睛躲在了眼镜后面,正在聚精会神地开着车,表情凝重而严肃,似乎心里藏着无数秘密,而她,即将成为他最亲近的人,却无法破晓。想到这里,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王圆听见了她的轻叹,但是他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自己设定的人生目标,只有实现了这个目标,他才能谈及自己的幸福,只是要苦了雯雯多等自己一些时日罢了。在没有完成复仇大业之前,他王圆是不能结婚的,家庭,会削弱他的斗志,会冲淡他的仇恨,再有,他不能让自己的妻子或者孩子受到什么危害,所以,他目前不会绝对不会结婚的。另外,他还有自己的难言之隐,长时间的压抑,使自己很难像正常人那样过夫妻生活,如果不是黄美英,他都怀疑自己还是不是男人。他曾悄悄地去北京求过医,一位老专家说,他生理没有毛病,是精神层面的毛病,按照专业术语说叫“选择性不举”,这个病要自我调节,要领着妻子一块来就医。所以王圆就放弃治疗了,因为他没有这样可以跟他一同去就医的妻子。既然没有什么器质性的病变,他也就不太担心了,毕竟以自己未婚身份去治病的话,还是有些难为情。

  想到这里,王圆就咬牙切齿,这些,都是那个人带给他的,此仇必报!
  和王圆重归于好后,雯雯单独请了丁一,在那个两人座的小雅间里,向丁一诉说了自己的疑虑,尽管她可以理解王圆,但是有一点她不能确定,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人生大事。
  丁一为雯雯和王圆重归于好很高兴,她知道雯雯的担忧,就说道:“他不希望你知道,可能是怕你担心,也可能是怕伤害到你,既然这样,你就不要追问了,等他认为可以告诉你的时候,你再知道也不晚。他肯定会有自己的一些商业秘密,对于这些,你不知道也好。”
  雯雯说:“可是,既然他说我是他要娶的人,是可以生活一辈子的人,那么有什么秘密不能共同分享,有什么人生计划不能一块去实现呢?”
  丁一说:“雯雯,由于工作关系,我接触到了许多企业家,也听他们讲过自己的发家奋斗史。有的时候,他们习惯将自己生意上的财富积累说成是人生的奋斗目标,他们为事业为目标而活,生活一辈子的人不一定能和他共同分享这个奋斗目标,你是妻子是家人,不是他的员工,也不是他的副总和助理,他不愿意让你知道,就是不想让你也参与其中,他更需要你这里是一块净土,这块净土就是他可以放松可以不谈生意事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家庭能给他,他当然不希望你知道这些生意上的琐事了,更不需要你参与其中,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雯雯听了丁一的话,想了想说道:“丁一,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可是有一点你体会不到,就是你没有看到他当时说话的神态和语境,如果你看到了,保证就会有我同样的担心。那种神态和语境不像平时的他,阴沉的有些陌生。”
  丁一忽然想去科长交付他的任务,就笑着说:“雯雯,我觉得你现在是在自扰,为一个你完全不懂的领域,既然我无从探究答案,那么索性就接受这些,比如那个露露。”
  雯雯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他跟露露没有那方面的关系,他们的确是生意上的关系,为这,他就快跟要跟我赌誓发愿了。”
  丁一点点头,说:“那么露露是哪里的人?”
  雯雯笑了,说道:“你怎么比我还关心这个人,我现在都不想这些了,想想还是你说的对,他一天说不定要接触多少年轻的女人,如果要是操这心,我的头发真要提前白了。”
  丁一也笑了,她不想再问什么了,那样就会增添雯雯的烦恼,就说道:“是啊,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气、豁达的雯雯,而不是小里小气凡事矫情认真的雯雯。他生意上的事你不要管,你需要管的就是你们俩的事。”
  雯雯听她说到这里,眼里又有了一层新的忧郁,她说:“丁一,你没有谈朋友,有件事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说。”

  “哦?别告诉我是你跟姐夫那样的事?”丁一调皮地说道。
  雯雯的脸有些红,说道:“我们没有那方面的事,但是和那方面有关。”
  丁一笑了,说道:“如果难为情就不要说了,我可不想分享你们俩之间的幸福。”
  雯雯说:“你理解错了,和那方面有关又没关。”

  “你是不懂,我也不懂,我跟你说了你不许笑话我,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事只能跟你说,甚至连妈妈都不能说。”说着,雯雯就跟丁一讲述了那天晚上她和王圆从锦安回到家里发生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