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2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行……”徐燕萍抓住他的手,分明却是欲擒故纵之计,女人玩得最多的也就是这一招了。口说不行,却回头和他吻了起来,呜呜地吮吸着对方的津液。杨秀峰的手自然就伸进衣里去,要将那超大之物释放出来。之前,徐燕萍都喜欢那种暗扣在前面的,这次杨秀峰的手勉强探进肉堆里要找出那暗扣,却总是找不到。两人还在相吻着。他也就不好动转,手干脆就在挤得很紧的肉堆里按压那本来就给挤扁的肉粒儿。稍一撩拨,就感觉到那肉粒儿挺硬起来,也使得徐燕萍浑身都麻酥了。

  拨弄着,两人相吻也就停下来,徐燕萍受不了他这样撩拨着。要他坐到身边来,杨秀峰也就和她挤到转椅来,椅子一个人坐就显得宽大,但两人挤在一起就很挤了,相当于徐燕萍抱着他而坐。杨秀峰借机将她后背的暗扣给解脱了,她身上是一件衬衫,下身则是藏青色的裙,显得很肃正的着装。将暗扣放开后,胸前那一对就凸显得很夸张,反手在衣里捏着、撩拨着徐燕萍的手也在他腰间,腿上抚摸回应。

  两人要讨论的事情很严肃,但目前这个状态肯定不行了,就算说事情也无法集中思想的,说什么也都说不透。杨秀峰就说,“知道不,上回在北方省城的公园里特别有风情,哪时我们也找个谁都不认识的公园里去逛一逛。”“就知道欺负我妹妹,也就有她才听任你这样疯。”徐燕萍说是说,但却很少向往。杨秀峰自然能够感觉得到的,当即站下来,面对着她,说,“吃过饭再说起他的事情,好不好?”“不好……”徐燕萍故技重施,脸上的表情却完全是另一种带着迷醉的样子。

  已经有不少时间没有和杨秀峰在一起,从得知他要过来,从开始安排这一次在办公室里见面的时候起,心里就将那种子播在心田里,此时早就给那种念望占满了的。
  让她站起来,徐燕萍也就随他的意,之前就说过要在她的办公室里让她今后多一些回忆的,杨秀峰等她站起来后,手伸进了裙里去,将里面的里裤扯下来,说,“今天都不许穿。”“那下午人家怎么工作?”“你在办公桌这边谁敢过来看着啊。”杨秀峰笑得很恶心,想着她一直空档着,当真是很那个的。想得兴奋,一下子就将她放在桌上去,徐燕萍惊叫一声,随即看向门口,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叫给陈静听的。

  很快,两人也就进入那种不可细说的故事里去。
  时间不多,也就到中午下班的时候了,之前就定了中餐的,这时,就有人亲自送过来。陈静在外面接住,将来人打发走后,才拿着中餐进办公室里。进来后却不见两人,知道两人在休息见里。陈静少迟疑着也就走进休息间里去。却见两人站在窗边,看着大楼下远近的人们。整栋大楼的人都在下班,会有不少的人会离开,也会有些人中午就留在大楼里稍作休息,下午继续工作。
  陈静之前也曾站在那里看着走动的人们,感觉到会对生活有着新的领悟。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似乎都有一个活着的目标,然而站在高处看,就会觉得这样的目标其实很可怜的。一些人或许就是为了往上升一级,就得费好几年的不知甘苦地拼,有人为了一个优秀的名誉,也是不计日夜地在奔劳,但那样的名誉真的就有什么意思?只有站在这样的视角里,才会更加清醒地审视着这一些事情,只是,当自己走到下面的地面上去,和这些人还不都是一样了?

  陈静不知道他们俩在看些什么,但两人并排站着,似乎在说话,又似乎专心在某一件事上。陈静走过去,见远处肖建海的车慢慢地离开了视野。“中餐送来了。”
  “好,你姐很饿了呢。”杨秀峰说,回头看着陈静都没有丝毫羞色的,陈静知道这男人有时候当真很无耻的,就不理会他的话里有话。
  徐燕萍倒是很平静地转身,牵着陈静的手,另一只手拉着杨秀峰,三人走出休息间。送来的餐很丰盛,陈静将餐盒打开了,给徐燕萍和杨秀峰盛上。大家也就吃起来,先前杨秀峰和徐燕萍两人也都有不少消耗,此时也就得好好补充了,吃得很快也吃得很好。江雨晴安排这些时,也都知道各人的胃口。
  收拾的事情自然落到陈静头上,喝着茶,杨秀峰和徐燕萍两人开始讨论问题的。杨秀峰说到在省城里遇见沈贽,遇见蒋国吉的事情,将这样事情说出来但还是淡化了些。他没有要瞒着徐燕萍的意思,可也不行用蒋国吉来让徐燕萍的心态发生变化。

  徐燕萍分析着省里的格局,比起杨秀峰说来就要精准得多,省里之前就有着平衡的,随着换届过程中的变换,随着蒋国吉在柳省里渐渐强势,各方之间的平衡和利益也都有了变化,新的平衡会随着华兴天下集团的到来,而必然有新的格局。蒋国吉肯定会说获利最大的胜利者,其他各方虽说会丢失一些利益,但随着华兴天下集团的到来,也必然会有更多的新的领域里让大家瓜分,最终得到的利益肯定会扩大,这样才不会抵制蒋国吉和华兴天下集团的。

  对杨秀峰在省里和市里立场选择,两人早就有了共识的,对杨秀峰走进蒋国吉的阵营里,徐燕萍也觉得是很好的机缘。从目前看来,他也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也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了,这一些变化都不能够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蒋国吉已经表示了一声,杨秀峰要是不主动走过去,那接下来或许就会受到取代现在的位子,不是徐燕萍就能够保得住的。
  完全单凭能力在体制里要做到什么样的成功,这样的国度里是不会存在的,也是其他人无法容忍的事情。这样的异类几十年里或许会出现一例,但都不会有好结局。
  具体的工作,平时在工作汇报里也都知道要怎么去做的,有些私下利益此时也可以沟通。杨秀峰就提到沈贽的推荐,徐燕萍也知道沈贽背后的情况,当下表示适当的情况下,会让李华参与到柳市的建设中来。除了李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将注意力投放到即将有大建设大变化的柳市地区,商机和投机都是大家最喜爱的利益场,出现了这样大的盛宴,谁不想过来分润?
  陈静靠在徐燕萍身边,听着两人讨论,说得差不多了,杨秀峰将陈静的手捉住,让她的手伸到自己腿间去摸抚。陈静碰到那里后,急忙抽回,说,“流氓呢,还不知足。”说着就站起来,要离开办公室。徐燕萍说,“走什么,就在这里休息吧。”

  “才不呢。”陈静说着还是往外走。两人也就不拦她,杨秀峰随后将徐燕萍抱起来,让她跨坐到自己腿上。徐燕萍也不做着,跨坐后用手去拨弄,让男人顺利地进到自己身子里。
  弄一会,杨秀峰手拍着她的臀,说,“你还是到办公桌上去最有特色,沙发上那里不行?”徐燕萍说,“就知道使坏。”在办公桌上,无论是仰躺着给他扛着双腿,还是伏在办公桌边让他从背后弄,都会有着深刻的进入,让她有种完全给戳穿一般的心惊,当然,心惊之间也享受到更极端的快乐。
  走到办公桌那杯,杨秀峰却让她半躺在转椅中,上半身就有些卷曲。将臀拱起来,双腿搭在办公桌上,那也是极为**的样子,等男人站着要了她,徐燕萍说,“你说实话,是不是在办公室里跟其他女人做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