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0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需要,我会证明刚才的事情不怪她,就这么简单!”张清扬望向那个女孩儿:“小姑娘,退一步海阔天空,既使公司把她开除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就是啊,并不怪这位空乘小姐。”
  “是的,人家态度很好……”
  随着张清扬的表态,周围的一行人也纷纷表态,女孩儿一瞧,也感觉有些底气不足,但仍然对空姐说:“看到这么多人替你求请,我就饶过你,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谢谢您!”空姐虽然说得客气,但都是装出来的。她望向张清扬说:“谢谢这位先生,谢谢大家……”
  “不用客气了,下面请帮我拿一杯冰水,谢谢。”张清扬礼貌地笑道。
  空姐没来由得脸红了,刚才正好轮到张清扬,由于那个女孩儿找麻烦,这才耽搁了。空姐忙为张清扬倒了杯冰水,笑了笑,又轻声道:“刚才,谢谢您了!”
  “客气了。”张清扬不在意地说道。

  “喂!”那个女孩儿又把目光投在张清扬身上。
  “怎么了,有事?”张清扬对她可是没有半点好感,瞧她长得并不烦人,却没想到如此无理。
  “你对空姐这么好,不是想泡她吧?”
  “噗……”张清扬一口水全都喷了出来,刚刚走过去的空姐也是一阵脸红,慌张地走远了。
  “怎么……被我猜中了吧?我太了解你们这些男人了,最喜欢这种制服诱惑了对不对?什么空姐装啊,护士装啊,还有……”
  “小姐,请不要把你的个人经验安放在别人身上,瞧你了解得这么透彻,是不是服务过别人啊?”一旁的彭翔瞧见领导又挨了欺负,在一旁冷笑道。

  彭翔此话一出,引来了笑声一片。的确,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女孩儿的脸红了,骂了一句:“不要脸!”就不再说话。
  彭翔露出胜利的微笑,对张清扬说:“领导,对**不能惯着!”
  “就你话多!”看似是在批评他,其实张清扬的眼角露出了笑意。
  两个小时以后,飞机终于降落在了京城国际机场。张清扬看着窗外的天空,倍感亲切,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头等舱的乘客最先走下飞机,由于张清扬与过道旁边的女孩儿同时站起来拿行李,张清扬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赤裸的大腿。
  “啊……色狼,真讨厌!”女孩儿夸张地叫着,一脸鄙夷地看向张清扬。
  张清扬看到大家都看向这里,只好对女孩儿说:“对不起,不是有意碰到你的腿……”说到这里又转头对彭翔说:“下飞机后先去洗手间,手脏了……要好好洗洗……”
  “哈哈……”彭翔和周围的男乘客会心一笑,把那个女孩儿气得粉脸通红。别看张清扬外表老实,但要真把他惹怒了,说出来的话也能把人噎死。他话中的含意实在令人浮想联翩,再联想到女孩儿在飞机上的表现,大家也就都认可了他的话。
  两人走在女孩儿前面下了飞机,身后女孩儿对张清扬喊道:“喂,你今天得罪我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要小心!”
  “小姑娘,你在威胁我?”

  “是威胁又怎么样?你以为长得帅就讨人喜欢啊?本姑娘就讨厌你这种小白脸,道貌岸然的家伙,禽兽不如!”女孩儿恶毒地骂道。
  “喂,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被禽兽搞过吧?要不然……”
  “小彭,我们走。”张清扬不等彭翔说完,把他拉到一边。
  “两个傻b,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话!”女孩儿气愤地喊道,一想到在飞机上这两个男人教训自己,她就有些窝火。
  张清扬与彭翔刚走出机场,就看到了陈雅的车,陈雅跳下车挥挥手,张清扬二人走了过去。与此同时,彭翔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儿走向了一辆豪华版的玛莎拉蒂。他对张清扬笑道:“领导,瞧见没有,还真是位背景不简单的人物!”
  张清扬望了两眼就收回目光,淡淡地说:“这和我们无关了。”
  “您就是大度!”彭翔无奈地说,偷偷把那辆车的车牌号记了下来。他看到那个女孩儿刚走过去就扑进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怀中,看起来肯定不是父女,那么是什么关系就不言而喻了。
  “老婆!”张清扬摸了摸陈雅的额头。
  “嗯,”陈雅也高兴地点点头。
  彭翔知趣地说:“领导,我先回中警局归队,您和小姐回家吧。”
  “我送你,上车吧。”陈雅对彭翔点点头。她话虽少,但也知道远近,这些年彭翔一直保护着张清扬,她对彭翔很有好感。

  “好吧,那我就搭顺风车了,呵呵……”彭翔知道小姐的脾气,所以不再多说话。
  陈雅先开车把彭翔送到了中警局报道,然后才和张清扬向刘家的老院开去。张清扬大大方方捏住她的手,笑道:“想我没有?”
  陈雅俏脸一红,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今天不是休息日,刘老的院子里比较冷清,张清扬到家时,老爷子还在午睡,只有张丽等在楼下。看见儿子回来,张丽也很高兴,这些年和张清扬一直都是聚少离多。

  “妈,我回来了!”张清扬给了母亲一个拥抱。
  “这次怎么回来这么快,不是说还有一周的假期吗?”张丽问道。
  “江洲没有好留恋的了,已经是过去式,我想回家陪陪你们。”张清扬说道。
  张丽笑道:“傻儿子,我是想媳妇吧?”
  张清扬脸有些红,陈雅到是满不在乎地拉着他坐在沙发上。三口人坐下闲聊,张丽关心地问道:“儿子,我听你爸说,这次的职位……很敏感,而且还比较有专业性?”
  张清扬点点头:“是啊,纪检部门一直都比较独立,都由内部干部掌控,我这个外人过去实在令人意外。更何况大家都知道我今后又不会一直在检纪部门工作,过去上班只是为了镀金、熬资历,所以更容易惹人非议。”
  张丽听后更担心了,问道:“那你爸为什么要让你去这种部门,这和你的工作也不对口啊,你过去一直都在一线的重要岗位,去监察部不是无用武之地吗?”
  “我也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也许正好那个职位空缺,顺便把我的行政级别提为正部吧。要不然以我的资历,想要马上提为省长不太可能,这样最少提前两三年就提为正部了。”
  “你说的只是原因其一,其实去监察部是我的意思。”楼梯口响起了刘老的声音,他缓缓走下台阶。
  “爷爷,您醒了!”张清扬上前想扶住,却被老爷子推开了。
  刘老习惯性地坐在自己的藤椅上,笑眯眯地望着张清扬说:“很意外是吧?”

  “嗯,有些想不通。”
  “纪检部门,看似很重要,但又很低调,虽然掌握生杀大权,但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现中。”刘老淡淡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