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3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老九啊,春杏的事儿我其实以前察觉到过,我一直不信,想着我俩也算是有感情的,她不可能干这种事儿出来,谁曾想,哎!”船长叹了口气,但语气明显松了下来。
  “老九呀,这个事儿你跟老二千万别给我往外说呀!别人如果知道了,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呀!”船长的语气里充满了祈求,渴望跟不安。
  “嫩妈,我老九跟你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嫩妈我你还信不过吗?老二那边我跟他说,你放心好了。”老九这句话劝的还到可圈可点。

  “王老九,你回去睡觉吧,我没事儿,你放心就好了。”船长下了逐客令。
  我赶紧踮着脚尖又跑了下去。
  餐厅里的棒子居然不见了,我有跑到船舷边上,他的车也消失了,我草,这哥们不是讲礼仪的么,怎么连个再见都不说就跑了,喝了这么多酒,半路别他妈的挂了。
  “九哥,韩国棒子开车走了。”我看到老九正在推餐厅的门,赶紧走到他跟前说道。
  “嫩妈,外国人也酒驾呀。”老九摇摇头,招呼我去他房间。

  “九哥,你不用说了,你跟船长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放心吧,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么,只要不喝酒,我啥都不会往外说的。”我给自己的保证留了一个余地。
  “嗯。”老九应了一声。
  我掏出红双喜递给老九一支:“九哥,你真的没结婚呢呀?”
  “嫩妈,有些事儿别瞎打听。”老九装怒道。
  “哈哈,九哥,你这属于超大龄男青年了呀,不行咱联系联系李英熙,你跟她成了得了,我觉的那妞对你挺有感觉的。”我轻佻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那脸是夹台钳上锉出来的,玩玩行,不能过日子。”老九眯着眼睛,似乎又在回忆跟李英熙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
  “九哥,船长不会想不开吧?”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嫩妈,没事儿,你没听出么,这老小子早知道她俩的事儿了,就是一直没抓到罢了,就算是抓到了,他也不能说什么,关键嫩妈这事儿是咱俩抓到的,嫩妈他也算是一船之长了,他就是觉的掉面儿,以后你离他远点,省的他看到你心烦。”老九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躲着船长,生怕他睹我思人,本以为船长经历了这么多,会一气之下申请休假,回家把两个*夫**碎尸万段,没想到船长走了另外一个极端。
  这事儿是我一年后离开海神公司后才知道的,船长给春杏发了一个短信,短信里竭尽所能诉说着当年感情的点点滴滴,教师,办公室,寝室,操场,学校的救生艇,把两人发生感情碰撞的地方都写了进去,船长就想着用柔情来唤醒春杏,让她知道真正爱她的人是船长,并且告诉春杏已经知道她与王成的事儿,而且只要她答应断了与王成的关系,船长会既往不咎。
  短信的最后船长写了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处理好与王成的事情,三个月后我回去,俩人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据说船长自己写短信的时候都感动哭了三回,想着春杏也得感动的手足无措,跪地上扇自己几个大脸蛋子,找个台阶下然后俩人重归于好,继续往后谱写这段动人的师生恋。
  结局却总是悲催的。
  结局却总是悲催的,在之后的三个月里,两人便断了联系,春杏也似乎在人间消失了一般,船长觉的自己做对了,春杏这三个月肯定不停的在反省自己的过错,不联系自己只不过是不好意思主动跟自己说话罢了,自己是时候该给她找个台阶下了。
  据说船长回家那天在小区门口的花店买了99朵玫瑰,敲门的时候手都在哆嗦,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位陌生的男子,船长当时就怒了,他妈的你偷人也就算了,居然又他妈的换了一个,冲进门就跟人打了起来,可是自己哪里是小青年的对手,被人三下五除二给干倒在地,然后扭送到派出所。

  录完口供船长才知道春杏居然把房子卖掉,卷钱跟王成私奔了。
  我不敢想船长当时的表情,估计是真的不想活了……
  这些事儿都是在一年后的一次闲聊中才知道的,而现在,船长还被自己发的短信感动着。
  “二副,下个航次我们去高雄,你准备一下海图,记着避开抬湾海峡,我们从抬湾岛东侧绕过去。”海神轮已经移泊到浦项的另外一个码头,船长也是从上次喝酒之后第一次给我说话,不过船长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最起码没有要死的想法了,连航线都要我绕开风浪巨大的抬湾海峡。
  “高雄?我们要去抬湾啦?”我稍稍有些兴奋,跑船这么多年,还没去过宝岛抬湾呢。
  海神轮装满了杂货,穿过朝鲜海峡,紧接着一路往南,航行了10多天,穿过钓渔岛,从抬湾岛的外围绕过,拐了一个弯到达高雄。
  高雄港是抬湾最大的港口,听老九讲这个地方原来叫“打狗港”,名字的来由不知道,反正跟丐帮的打狗棒没有什么联系,高雄港所在湾区是一狭长海湾,入口宽仅100米,形状似一口袋,海神轮行驶到口袋口,能看到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中华民国高雄港欢迎你。
  我是第一次来抬湾,所以没有睡觉,大早上的就陪老九站在船头瞭望。

  “嫩妈,迟早给你收回来,让你在这瞎比比。”老九看到几个大字后爱国心油然而生。
  “九哥,这地方环境挺好的呀。”我四处观望着,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照。
  “嗨!你们好!”刚进了海湾入口,就看到几艘观光的游艇,游艇上的人一看就是来自大陆的游客,他们把我们当成了抬湾的船员,冲我们招着手,大声喊着。
  “嫩妈,就看不惯这些逼玩意儿。”老九低头骂了一句。

  游艇上的驾驶员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技术,不停的在我们船头穿来穿去。
  “王老九,告诉那个游艇,不要让它在我们船头晃!”老九脖子里的对讲机传来了船长愤怒的大喊声。
  游艇的驾驶员把游艇开到我们船头,保持与海神轮一样的船速,游艇上的观光客纷纷站了起来,拿着相机给我俩拍照。
  “八嘎雅路!死啦死啦滴!”老九站在船头,冲游艇大叫。
  老九就是牛逼呀,该说日语的时候说日语,我也不甘示弱,跑到老九旁边对着游艇大喊:“阿一希波怕不呀!”

  游艇的驾驶员当时就愣了,这是什么船呀,挂着巴拿马旗,船头居然一个日本水手,一个韩国水手,整的跟八国联军一样,赶紧往右打了个满舵,让开航道。
  海神轮停靠的泊位居然就在高雄市的中心,我在船尾带缆的时候都能用肉眼看到超短裙台妹的大腿,这可真是太性福了呀。
  代理是个跟船长差不多大的老头子,看上去也得快70岁了,抬湾难道没人了吗,找这么一老头来干这跑腿的活。
  “船长先森,这是里门的登陆卡片,希望里门遵守抬湾的法律,不要随地吐痰,公共场所不要吸烟。”这么一口抬湾腔从一个老头子嘴里说出来,让我有种蛋碎的感觉。
  “代理呀,你老家是哪里的呀?”船长掏了支烟给代理,准备套下近乎。
  “船长先森,鄙人祖上辽宁。”代理很客气的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