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3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个女朋友,已经半年没有见面了。”金根成有些害羞的说道。
  “是大莲人吗?”我紧跟着问道。
  “不,她是日本人。”金根成说道。
  “嫩妈日本人?”老九咂了咂嘴。

  棒子加鬼子?后代岂不是棒子鬼?
  不过一提到日本女人,我很自然的就硬了。
  “是的,我女朋友是日本人,不过半年没有见面了,我感觉很快就会分手的。”金根成苦笑了一下。
  “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我看棒子都要哭了,赶紧端起杯子。
  “你们韩国人男人在家里地位是不是特别高?网上说你们都天天打着老婆玩儿还没人管是吧。”喝完第三杯酒,我感觉后脑有些发沉,想起了韩国还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国家。
  “不,不,现在韩国女孩子脾气都很大的,不是以前那样子了,我感觉还是中国女孩子温柔恋家。”金根成已经喝了6两多酒了,丝毫没有醉的意思。

  “对对,这话说的对,就像我家杏儿,也没脾气,就是温柔顾家。”船长想起了老婆,一脸的幸福。
  “船长,有些事儿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一直没给机会。”我看到船长那么幸福的说他老婆,我借着酒劲想把实情说出来。
  “嫩妈老二,才喝多少你就喝大了。”老九瞪了我一眼。
  “老二,怎么了,你想对我说什么?”船长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我被老九一瞪,酒醒了一半,“船长,我上次冲你发脾气,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我赶紧把话题转移开。
  “哈哈,没事儿,喝酒失态么,正常,正常。”船长哈哈笑着,对我的道歉很受用。
  “船长,我敬你一杯。”我端起酒喝干,想着这件事还是烂在肚子里吧,船长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这事儿说出来他的后三分之一辈子就真毁了。
  金根成显然不知道这里面刚刚经历了什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惊慌失措。
  两瓶二锅头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我们四个喝光了,船长提前离席回房间睡觉,老九跟我则打开啤酒,再怎么也不能被棒子的小酒量吓到呀。
  “嫩妈,没想到你个棒子还挺能喝的。”老九喝的也有些大了,说话开始带有了歧视的意味。

  “我以前最爱喝的是大莲的金州老窖,能喝两瓶。”金根成的脸已经变的像只猴子屁股,已经融入到我们的气氛中来。
  “我擦,九哥,这小子能喝二斤呀,咱俩别在外国友人面前丢人了。”我悄悄对老九说道。
  “嫩妈,他喝的是三两三一瓶,你看他现在这个状态,再喝两瓶啤酒肯定吐了。”老九对我说完,拿啤酒跟金根成碰了一下,咕咚咚喝了半瓶。
  “前辈,我感觉你很凶,好像是黑社会的。”金根成真的喝大了,把心底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哈哈,你还知道黑社会呀。”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前辈,你的纹身很威武。看上去像是黑社会。”金根成说完后有些惊恐的看着老九。

  “嫩妈,这只老虎象征和平。”老九把内衣往下一扒,一只俏皮的老虎蹦了出来。
  “哈哈哈。”我大笑了起来。
  “你觉的我像黑社会吗?”我一脸严肃的看着金根成。
  “你很帅,韩国女孩子最喜欢你这种类型,在你们中国应该叫英俊吧。”金根成很中肯的对我评价道。
  老九又一次验证了自己的说法,金根成在喝完第二瓶啤酒之后轰然倒地,没有一点征兆。
  “嫩妈老二,你刚才犯什么迷糊,船长那个事儿不能说,要说也不能当着棒子的面说呀,这不嫩妈丢人丢到韩国去了么。”老九的思维果然跟我们不太一样。

  “九哥,船长说他老婆温柔顾家,哎呀我呸,我听到就来气,船长对她这么好,她背着船长偷人,在家里偷人,我呸!我跟你讲,要不是因为你认识那个王成,我就把他爆头了,什么玩意儿啊。”我大叫着,把杯子在桌子上摔的“啪啪”响。
  “九哥,船长这绿帽子戴的,我替他难受!”我又吼了一句。
  “吱”餐厅的门开了,船长走了进来,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表情像刚吃了一滩屎一般难看。
  “船长,”我站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酒瞬间就醒了。
  “嫩妈,你啥时候来的。”老九也站了起来。
  那个韩国人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船长两眼无神,像个木偶一般,嘴里慢慢吐出这句话。
  “船长。”我赶忙掏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船长没有任何表情,一点一点的用脚挪着身子转了过来,推来餐厅的们,慢慢的走了出去。

  “嫩妈,完蛋草的了。”老九暗骂了一声。
  “九哥,怎么办啊。我草,船长别一时想不开再自杀了。”我有些后悔刚才说话的声音那么大。
  “嫩妈老二,你看着韩国棒子,我上去找船长。”老九说完走了出去。
  我把棒子拖了起来,放到餐厅的沙发上,去卡带房间拿了一床破被子给他盖上。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子,点了支烟,想了一下还是小心的走到船长的房间门口,把耳朵贴了上去。

  “嫩妈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这个事儿搁谁头上都不得劲呀。”老九正在安慰船长。
  紧接着我听到船长的抽泣声,很难想象一个快70岁的老者哭得是经受了多大的痛苦。
  “我对她那么好,我为了她老婆不要了,女儿不要了,她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呀!”船长撕心裂肺的声音让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王老九,老二把她俩堵床上了?还是王成只是去我家聊点别的事儿?我觉的春杏不能干那种事儿呀!”船长似乎觉的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嫩妈,俩人早上就呆一起了,老二去的时候都下午了,7,8个小时嫩妈得弄多少回了,你咋还替那个娘们说话?这种嫩妈娘们的就别不能要,生那个闲气干什么。”老九这哪里是劝人呀,这是往人伤口撒盐呀。
  “我不想活了。”船长又挤出一句视死如归的话。
  “嫩妈船长,我上回去莫桑比克的时候,碰到一大副,嫩妈这小子在非洲待了17年,嫩妈人家这17年总结了一句话就是女人一生就得要经历几个鸭蛋,谁也不能保证就你一个鸭蛋,嫩妈老二给我说这叫毅种循环,我虽然不懂啥意思,但我觉的人家这句话是对的,你当年在外面风流的时候,咋没想想你老婆。”老九这句中肯的评价,瞬间把船长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是呀,老子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也是精撒五湖四海的人了,这样一想不但不吃亏,老子还他妈的沾光了呀。”船长心里一阵暗喜道。
  “王老九,你说的轻松,你也在外面干了,你老婆在外面找人,你能受到了?”船长把矛头转向了老九。
  “嫩妈,老子有个原则,没结婚怎么玩儿都行,结了婚嫩妈我啥都不碰。”老九说这话的时候估计是一身正气的。
  “嫩妈我也看透了,所以嫩妈我快50了还没有结婚。”
  我擦,原来老九他妈是个老光棍!这个消息可比船长戴绿帽子重磅多了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