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3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万韩币才他妈的60块钱,看来韩国小青年跟国内的一样,也是穷苦的大众呀。

  我用100块钱的高价买了棒子1万韩币,多出来的钱就当是给棒子的车费了,超市里就没有低于2000块钱的东西,但是下来一趟不容易呀,我买了两包零食,1个韩国的罐头,手里就剩了几个孤零零的硬币了。
  小镇上没有什么可以逛的地方,街道上也很冷清,没有什么车辆,金根成开的是一辆低配版的起亚K2,1.4的排量让他生生开出来迈巴赫的感觉。
  “嫩妈,这都快6点了,赶紧给我俩送回去,一会天黑了。”老九冲金根成说道。
  “这样吧,你跟我们去船上吃晚饭吧,你应该好久没吃到地道的中餐了。”我虚伪的对金根成说道。
  “这样合适吗?”金根成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我擦,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请你吃饭吧,请吃饭倒没什么问题,关键这都6点了,等会我们回船都他妈的8点半了,大厨早睡觉了,谁给咱做饭呀!”我心里暗想道。

  “好的,谢谢你们了,我先回自己的公寓,拿点东西,在你们中国,不能空着手去朋友那里喝酒的。”金根成调转车头,往小镇里开去。
  我跟老九在金根成的公寓楼底下等了接近20分钟,金根成换了一身衣服,应该还洗了个头,拿方面袋提着带给我们的礼物,应该是一些零食,虽然东西不多,但是最少也要2,3万韩币的样子,相对于其他小气的韩国男人来说,这哥们倒还算是挺大方的了。
  “金根成,谢谢你了,这么远的送我们过来。”我有些感激的说道。
  “我的中国朋友当初帮助我太多了,这些都是我应该报恩的!”金根成笑的很真诚。
  “你知道我们中国有个人叫雷锋吗?你就是韩国的雷锋!”我大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手握在档把子上,我就抓过来握住了。
  韩国的山路是在是太多了,特别的窄,金根成开的车速还特别的快,他在码头上下班一天光在路上就得两个小时,也挺痛苦的。
  “你看!那有辆好车!”金根成冲我叫到。
  我定睛一看,一辆白色的宝马520,金根成笑了笑说:“这是有钱人才开的车。”
  我忽然感觉天朝跟棒子貌似差距也不是太大,大家都是买不起宝马520的人。
  金根成载我们到了船边,对甲板值班的一水鞠了好几个躬,差点把他吓死,以为自己成遗体了,这哥们向自己告别呢。

  大厨早上要早起准备早餐,已经睡觉了,老九翻了一下冰箱,准备自己炒菜招待一下客人,然后打电话把船长叫了下来,毕竟船长是大莲人,也算是金根成的老乡了。
  “船长!你好你好!”金根成没想到船长亲自下来陪他喝酒,不停的鞠躬,这哥们的礼节实在是太重了,这一会的功夫鞠的躬比我上半生鞠的都多。
  “老九,这小子是干嘛的?”船长有些疑惑,老九打电话让他下来喝酒,怎么还弄一韩国棒子来了。
  “嫩妈,还不是你们大莲人,热情好客惹出来的事儿么。”老九在厨房挥动着锅铲,一副高级厨师的模样。
  “我擦,这是大莲船员留这的私生子?”船长想了一下脱口而出。
  我“噗嗤”一声笑了,“船长,他叫金根成,以前在你们大莲留学。”我赶紧解释道,船长脸上都有些冒汗了,我估摸着年轻的时候应该也在韩国这里留过情呀。

  20多年前的韩国,经济并不是特别发达,军政府的独裁统治,人民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92年中国建交时两国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所以中国人在那个时候还并不是特别受歧视。
  “在大莲上大学?哪个大学呀?”船长一想这哥们应该不是自己当年留这的,眉头舒展后问道。
  “船长,我在大莲外国语学院,学习的是日语。”金根成又鞠了一个躬。
  “日语?八嘎!”船长开玩笑的喊了一声。
  “哈衣!”金根成又把腰弯了下来。
  “嫩妈,你俩整什么玩意儿呢?抗日呢啊?”老九端着菜走了过来。
  我洗了几个1两半的小杯子,拿了仅存的两瓶二锅头,又从仓库里拿了一箱啤酒。

  “二锅头?这个酒有劲!”金根成看来没少在中国喝酒,这点倒还继承了韩国人的特色。
  “嫩妈,你小子还知道二锅头,来来,整上。”老九把杯子里都倒满酒,金根成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上,声都不敢出一声。
  “嫩妈,今天感谢小金拉我们下地哈,来,咱俩喝一个。”老九冲金根成举起了杯子。
  金根成站了起来,先鞠了一躬,然后把头扭到外面,咕咚就把杯子里的就喝光了。
  “我草,这虎逼玩意儿。”船长被金根成惊到了。
  “嫩妈,你躲什么玩意儿,哎呀,你慢点喝,哎呀我草。”老九也被这哥们惊到了,但是第一次跟棒子喝酒,不能给吓到呀,老九脖子一仰也把杯子里的酒干了。
  “在我们韩国跟长辈喝酒,是要躲起来喝的,这是对长辈的尊重。”金根成解释了一下他刚才的动作。

  “哎,这都是跟我们中国学的呀,可惜了了,咱自己把礼数都忘了,棒子跟鬼子都记下了。”船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要是跟长辈喝酒不躲着会怎么样呀?”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长辈会直接一巴掌打过来的。”金根成有些惊恐的说道。
  “还好我生在华夏,不然光喝酒也得扇死20多回了。”我庆幸的想到。
  “嫩妈,来中国船就按我们的礼仪来,别遮着挡着的,嫩妈你酒洒出来我都看不到。”老九端起酒瓶,给金根成倒满。

  金根成接着站了起来,又鞠一躬。
  “嫩妈,你再鞠躬我就扇你。”老九的暴脾气上来了。
  “九哥,这是礼仪,这是礼仪,人家这是尊重你。”我小心的劝老九。
  “嫩妈喝个酒跟磕头虫一样,来来你罚一杯。”老九对金根成说道。

  金根成端起酒,嗖一声又干了。
  “吃菜,吃菜。”我在旁边招呼道。
  老九做了个红烧肉,一个西红柿鸡蛋,还有中午剩的茄盒子,搞了一盘花生米。
  金根成夹了一块茄盒,好吃的都要哭了,我有些感伤他们整天吃泡菜怎么能喝的下去酒呢。
  我接着提了一杯酒,也是一口干掉,瞬间一阵火热从喉咙眼传到胃部,他妈的,这么喝两杯就醉了呀。
  船长的酒量很小,我印象里能喝两瓶啤酒,白酒没见他喝过,按照比例的话也就能喝三两左右,所以船长喝的很矜持,第一杯喝了4次才喝光。

  金根成半斤二锅头下肚,已经有些醉意,说话也开始大胆起来。
  “大莲的鲜族人不好,特别歧视我们韩国人。”金根成居然还是个地域狗。
  “你们最早也是鲜族的,只不过你们的祖先跑到韩国去了,你祖先的哥哥留在了中国,大家往上数几千年,都是一个祖先的。”船长对他解释道。
  “你在中国有女朋友吗?”我冲金根成问道。

  金根成虽然长的不像韩剧里的欧巴,但是最少有欧巴的血统,按理说中国的小姑娘应该也会撅着屁股球爆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