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1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主任,我在想,今后我们和省里、市里谈时,在条件上是不是可以加上这样一条,今后华兴天下与柳市直接的联络人就顶你作为唯一的人选?会不会影响到你职务上的升迁?”
  “感谢华董对我的信任,对华兴天下集团的服务是我们开发区全体的承诺,更是为的承诺,只要华兴天下集团满意的事,我都可以全力去做的。华董,说到工作的变迁,哪还有跟您多学些东西更好的事?”杨秀峰说。
  “这样吧,你领导也在这里,至于你的工作问题我自然不能够去说什么,我们就约定三年时间。三年里也不会影响到你的前程吧……”华董说,“我想我们还是私下先沟通好这件事,才放到谈判文本里去。”
  “成啊,我先前说的也都是心里话,多和华兴天下集团接触,这样的超级大型集团有太多可学习的东西,是外人无法接触到的,我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杨秀峰说,华董就举起了茶杯,表示一言而决。
  具体的合作也不是就能够谈的,杨秀峰到北方省来只是要将华兴天下集团对柳市进行选择做预先的促进工作,此时也就达到了目标。中午,华董陪杨秀峰和陈静两人一起吃饭,饭桌上就说些更细致的问题,主要讨论的是华兴天下集团在全球上的总体布局和今后的发展规划,这也算不上是多大的经济机密,杨秀峰了解到这些后,对今后双方的合作,在工作上就更加有利一些。
  具体的合作会谈,还要往后推一些时间,双方也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此时,杨秀峰却可将华兴天下集团这边的最初文稿带回柳市去,让柳省、柳市也可针对华兴天下的条件有准备地作出决策来。拿到这一文本,也就表示杨秀峰这段时间来所做的努力,取得了决定性的成功。从省里和市里说来,只要华兴天下集团所提的要求不苛刻,都会接受和尽力满足的,这也是在柳省里形成了统一的认识。

  回到宾馆里,让陈静给徐燕萍进行汇报此行情况,他自己却给蒋国吉汇报。对方的文本此时还不能够打开就看,只是将这边的情况说了。蒋国吉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是表示了要杨秀峰在北方省的工作做好后,尽快回省城里见面讨论。
  将回省里的时间拖后一天,知道徐燕萍和蒋国吉等人也都不会将他在北方省这般的情况就说出来,完全可以拖一拖,这样对自己回市里去,就会显示出工作的难度和自己的付出。记在头上的功劳也就会大一些,再者,对肖建海那边肯定也要汇报的,只是在时间上的选择很重要,刘君茂那里也要汇报,同样在时间上的选择也很有名堂。
  怎么样利用这一件事,让自己在市里的日子更好过些,已经是杨秀峰习惯的想法了。只是,华董提出了三年时间里,要自己成为华兴天下集团和柳省之间各项工作的中间联络人,那就是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保护,市里肖建海不可能再对自己打压什么的,而省里也会有人对自己伸出橄榄枝了。蒋国吉那里虽不显得很热切,但侯秘书在杨秀峰汇报不久,就打来电话,将事情经过又细问了些,当然,对杨秀峰的夸赞之词自然不会少。杨秀峰当即表示不会忘记侯秘书的好,这件事的成功,最初也就是侯秘书提供出来的信息,对于饮水思源的事,杨秀峰会做的非常到位。

  留下一天,和华兴天下集团那边已经没有多少事情,杨秀峰不走他们也不会多理会的。陈静心里却有些急,处理好省里的事后,陈静就说,“怎么,和华兴天下集团的事情还要做吗?”她估计是杨秀峰还要做些事后的事,要给对方一些人送上礼物,这也是体制里的例规。
  “急着回去做什么?就算在这里多休息几天,也是应该的。主要是这样的机会难得,是不是?”说着就在陈静身上看,看得露骨,陈静顿时就浑身不自在起来,叫到,“不行,你个大流氓,就没有好心思的时候。我现在就回市里去。”
  “你舍得吗。”杨秀峰也不急着,“北方省城里有不少景观也还是可看看的,再说,到这里采买点东西回去,也要时间的,是不是?”
  在省城里的公园走,两人也都没有多少顾忌的,也就如同其他恋人一般粘着。陈静一直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卿卿我我的恋爱,此时有杨秀峰在身边哄着,迷醉得不分方向。从旁晚到夜后,就在公园里不肯出来,之后走到稍偏辟之地,杨秀峰就开始使坏了,陈静很怕,不肯随他乱来,杨秀峰却说,“你知道不,今后就算你想,那在这个公园里都不可能了。”

  “为什么?”陈静觉得奇怪。
  “等华兴天下和柳市合作之后,会不会上电视里?到时走到公园里就会有不少人认出我们来,说不定会有人找你签名呢。”杨秀峰笑着说,这种签名的可能性不存在,但认识两人的可能性确实是有的,陈静心里知道他就是想寻求刺激而已。当下陈静就往四处张望起来,要看看附近会不会有人在。杨秀峰说,“别到处看,别人以为你有偷窥的爱好呢,说不定会有人过来警告我们俩。”边说着,手就在陈静裙里游走,公园里通道有着路灯,灯光不算亮,就算不远处有人也无法看清。

  两人正闹着,果真就有一对年轻人慢慢走近来,杨秀峰发出些声音,那俩人也就偏离开去。等两人走远些,杨秀峰在陈静耳边说,“相信了吧,没有人会过来抓奸的。除非你老公。”
  “那你老婆呢……嗷……”陈静说着,却给杨秀峰突破了,刺了进去,也就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两手扶住路边的一颗银杏树,承受着他凶猛的攻击。
  穿着裙子就很方便,闹一会,杨秀峰要两人连接着往前走,让陈静就有些不堪,担心在有人过来看见那还不羞死人的。但杨秀峰却执意要玩,她也就拗不过。慢慢地往前沿通道走着,不远有椅子可坐。陈静就不愿意再走,体验到其中的滋味后也就算了,杨秀峰先坐到椅子上,要她坐在大腿上相抱着来做。
  之前这样的动作不是没有过,只是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又在野外,那种感觉就有不同的。陈静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子里的饱胀与麻酥而偶然不留意却又会进入过深而弄痛,这种痛后的快乐更让人疯狂。拼命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但心里却在说着:要死了、要死了。
  从公园里出来,陈静感觉到自己都没有一点力气,回到宾馆里,还是要他扶着走,这时也都不顾上是不是给人看见,就想着回房间里去休息。回到房间里,关了门,杨秀峰说,“逛公园好玩吧?下次再找公园去逛。”
  陈静脸上的笑本想收起来,不给他看着得意,但却收敛不了。心里如同灌满了蜜汁的罐子,再也难以化开,男人怎么样得意都觉得是应该的。
  将陈静扶进浴室里冲洗,身上的汗渍冲掉后,杨秀峰吮吸着她胸前那弹性,陈静忙叫到,“不行的。”
  第二天,足足睡了一天,两人都不再动。养足了精神,才开车回柳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