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小青一撇嘴说道:“你得了吧,有一次喝酒他自己说的,他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他没在家,等他出差回来的时候,也觉得小孩子很好玩,可是夜里孩子却不停地哭闹,他睡不着觉,起来拎起孩子就要扔出去,如果不是他老婆及时把孩子抢回来,说不定会铸成大错。事后他也很后悔。他说他要是想打人了,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他老婆经常被他打得遍体鳞伤,见他回来真是腿都哆嗉。”
  姚静说:“天哪,他是人吗?还敢摔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
  师小青笑了,说道:“后来妻子就他离婚了。三十多岁了,现在还是一个人,他自己也说他的性情不适合结婚,现在就是这个秋月跟着他,很少有女人敢往他跟前凑。”

  姚静说:“师姐,你认识的这是什么人啊,这样的人你也搭理他?”
  师小青笑了,说:“我和他是工作关系,他这个人脾气的确不好,但是搞企业还是有一套的,甭管他怎么发的家,他经商的眼光很独特,也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成为当地的知名企业,的确有过人的地方。好了,不说他了,我们在背后议论人家不好,点歌点歌。”
  大家都笑了。姚静又在继续点歌,彭长宜的思想就开了小差,他想,贾东方不认识王圆,王圆也不认识贾东方,那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互不认识的两个人,似乎有很大的过节?贾东方说他让领班给王圆打电话,王圆关机,如果王圆接通电话又会怎么样呢?
  彭长宜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就在脑海里天马行空地想着。

  其实,王圆关机是有针对性的,他快到锦安的半路上就接到了小个子助理打来的电话,知道贾东方去了酒店,也知道他要打电话赔礼道歉的事,王圆在心里哼了一声,跟助理说道:“有事打那个号,这个号关了。”
  王圆关了手机后,突然感觉自己心里一阵犯堵,心里犹如被人揪住一般地难受,他赶紧把车停在停车带上,降下车窗,让旷野的风吹进车内,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缓了半天,他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贾东方,这个什么时候让他想起什么时候都会让他内心痛苦痉挛的名字,已经被他深深地烙在心上了。那非人的折磨和辱骂,是那段岁月、那个年纪里他最深的记忆,班长那狰狞的面孔就像噩梦缠身一样,挥之不去。
  他那无所不能的爸爸,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那个远离家庭庇护、远离营部的边疆哨所里,上演着大熔炉里不为人知的一幕幕,瘦小枯干的他,曾经面对茫茫的雪原立下毒誓,这辈子就为了班长贾东方一个人活!尽管他经历了不少的事,尽管他经历了不少的磨砺,尽管岁月一天天变老,但是对一个人的憎恨,从来都没有因为时间而变淡过。
  其实对贾东方的复仇,早在三年前就悄悄进行了,贾东方本来就靠走私货物发的家,后来在当地坐起了酒店生意,随着他生意上的不顺和接二连三的受损,不是被海关查扣,就是被人黑吃,走私、赌博、**和从事xing交易等丑事被当地媒体曝光后,在家乡就没有了立足之地,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和被他叫做“小蛋子”的王圆有关。
  “小蛋子”不是王圆一个人的称呼,是对所有新兵、小个子兵的统称,这是班长给他们起的外号,类似这种外号很多,王圆就有放猪娃、猪崽儿等称呼,只要班长高兴,他们每个人都会有许多这样的称呼。王圆尽管个子小,但却是最不屈的一个,也挨打受气最多的一个,后来班长就不在跟他叫小蛋子了,跟他叫小犟种,还说你爸爸肯定是个老犟种,不然怎么造出你这么个小犟种。因为这句羞辱爸爸的话,王圆第一次对他发起了反抗,他就像一只小豹子,扑上去,狠命和他纠缠在一起……后来的情形就可想而知,王圆遭到的折磨也就可想而知了……

  只是让王圆没想到的是,这个他深深憎恨着的人,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居然到亢州来了,而且还是被政府以招商引资敲锣打鼓的形式欢迎进来的,后来才知道他和长白山洗浴中心老吴的关系。
  王圆有些暗喜,这样他就会大大降低复仇的成本。
  在贾东方来的同时,王圆也做了一些工作,首先淡出公众视线,决不在电视上露面,撤掉了公司展板,除去自己的饭店,他几乎不参与任何聚会活动,所以,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从来都没有跟贾东方碰过面,贾东方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外地,亢州只是他歇脚的地方。
  但是年前,他听说贾东方把东方公司所在的那块地皮买了过来,而且已经完成了所有征地手续,他感觉到,他有可能要用这块地皮套现,因为贾东方公司经营早就出现了问题,用山穷水尽来形容应该不过分,穷途末路的他,只能做这样的打算。彭长宜跟他说基金会有可能将来被取缔,这样的话,贾东方的资金肯定要出现问题,王圆似乎看到了贾东方完蛋的那一天,但是他不想这样坐等下去,他要有所动作,他要让他的班长早点走到那一天。

  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班长是否还记得他,也许早就把他忘了,自己当年是那么瘦小,那么不惹人注目,是无数“小蛋子”中最不起眼的一个,而且被他折磨取乐的人不计其数,可能还真把他忘了。
  忘了好,忘了好,忘记是最幸福的事,像自己这样整天记着一个人,其实是最痛苦的。因为夜里睡不着觉,他咨询过北京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告诉他,你记恨一个人就跟天天想念他一样,忘记他是最好的报复。
  道理他懂,但就是忘不了,而且现在也不可能忘了。王圆自己也收不回来了。他知道自己内心也很阴暗,也做了许多阴暗的事,但是每当想到过去,想到班长那对小三角眼里发出的乖戾和残暴的光,他的内心就会不由的战栗甚至恐惧。无法排解的恐惧,经常会在夜间折磨他,使他不能入睡。他尝试过改变,以各种方式转移过注意力,但是不能,只要过了夜里十二点睡觉,他就经常做噩梦,通身出虚汗,只有一次酒醉后,在黄美英的怀里,他才安静的睡了一个通宵,以后又有了第二次……这也是他厚待黄美英的原因所在。

  这件事,雯雯并不在意,她知道原委。
  王圆继续说道:“因为这件事,铁燕阿姨对丁一有了意见,后来发展到丁一在政府呆不下去了,去了电视台。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我,都劝过她,让她不要计较,这事不可强求,再说了,人家丁一家里也不让她在亢州找对象,事实也的确如此,好几年了,丁一也没在亢州谈对象,这一点,我王圆感到很有面子。试想,如果丁一不愿意我,要是在亢州跟别人谈了对象,别说我,就是我爸都会觉得没有面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