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在乎你》是一曲典型的探戈曲,龚卫先和师小青跳的舞当然就探戈了。彭长宜还不知道的是他们俩其实是一对很好的舞伴。龚卫先在部队就是有名的舞蹈王子,师小青也是个舞蹈迷,她调到农工部上班后,在一次机关搞活动的时候,两人刚一搭手,就找到了感觉,找到了彼此合适的舞伴,只是机关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总是出去跳舞,也在小范围内公开跳过,只是彭长宜不知道而已。

  彭长宜看不出来,此时,只有他们俩人知道,在经过了最初的生疏后,只跳了一会,他们便找到了原来的默契,越跳越熟练,越跳越好。慢慢地,彭长宜不再感觉这种舞蹈的滑稽和诡异,而是越看越美了。他不错眼珠地看着他们,不,是欣赏着他们的舞蹈。
  探戈,作为国际舞的一种,早已被大众所熟知,有力刚劲、激越奔放的特点,深得人们的喜爱。它那典型的时动时静的舞步、左顾右盼的眼神,又使这种舞蹈披上了一层神秘、诡异的外衣。这一切对于舞盲彭长宜来说,既新鲜又好奇,有些动作他还觉得很可笑。龚卫先和师小青却完全沉浸在舞蹈中了,随着音乐的节拍变化,时快时慢,欲进还退,快慢错落,动静相宜,一会两人缠绕在一起,一会又快速的分开。表情严肃,有时互相深情凝视,有时又会快速拧身转头。关于这个动作的来历还有一个传说,说是一个海员结交了一个女友,但有一天出海归来,两人跳舞时,海员发现女友老是扭头,于是他猛一回头,就看见女友正在看着自己的伙伴,海员醋意大发,从此,就有了男舞者快速扭头监督自己舞伴的动作。

  彭长宜看呆了,他手托着腮,目光随着两具时而缠绕、时而分开的身体而移动,正在他神情专注欣赏着他们的时候,姚静的歌唱完了,两人分开,回到座位上。
  彭长宜意犹未尽,他回过神,走过去,又重新点了一首刚才那首歌,姚静说:“你干嘛?”
  彭长宜说:“刚才的舞蹈没看够,还想接着看。”
  姚静走过去,说道:“给他们换个舞曲,咱们索性看个过瘾。”
  龚卫先笑了,说道:“好长时间不跟师主任搭手了,师主任跳的依然是那么好。”
  师小青也笑着说:“你也行啊,还以为你早放下了呢,没想到还是这么熟练。
  这是,姚静点了一首经典的探戈舞曲,师小青说:“姚主任,找个拉丁舞曲子,我再跟龚主任试试拉丁,说着,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于是,一曲激情奔放的《恰恰》响起。龚卫先和师小青再次跳在一起。这时,跟姚静一起来的那个男士,向姚静伸出手。

  彭长宜觉得龚卫先和师小青跳的太好了,穿上表演的衣服,就跟电视上没有区别了。姚静和另外一个人跳得也很好,他看得入了神。这时,贾东方手里拎着一提篮啤酒进来了,他进来后,看到两对舞者,居然什么话都没说,安静地坐在彭长宜的身边,拎出两瓶啤酒,对着瓶盖,一口一瓶,咬开了两瓶啤酒,递到彭长宜手里,举起酒瓶跟彭长宜碰了一下,就仰脖咕嘟咕嘟喝下去了半瓶。彭长宜没有立刻喝,而是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跳舞,贾东方用胳膊肘碰碰他,他才勉强喝了一口,不想呛住了,咳嗽起来没完。贾东方看了看他,示意他别喝了,彭长宜就放下了酒瓶,不去理贾东方,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龚卫先和师小青跳舞。

  贾东方也渐渐被他们迷住了,也聚精会神地看着,冷落了那一篮的啤酒,就连他自己咬开的那一瓶也忘了喝了。
  由于是舞曲,时间就比歌曲长了很多,姚静这一对首先败下来,过了一会,师小青也停止了跳,弯着腰,喘着气向龚卫先摆着手,最后坐回了座位上。贾东方站起来,停止了音乐,说道:“师主任,你太让我刮目相看了,咱们没少在一起吃饭,唱歌,你顶多就是跟我们跳跳三步四步,我可从来都没看到你跳拉丁,而且跳得这么好!”说着,他也迈开脚,做了一个拉丁舞的经典动作。
  立刻,彭长宜便给他鼓起掌来。
  贾东方说道:“太美了!师主任,以后要收我为徒弟。”
  师小青说:“别说,贾总,你要是练跳拉丁,保证能把你的水蛇腰练直,我们老师就是这样练的。”说着,她做了一个收腹、挺胸的动作。
  贾东方说:“如果我这水蛇腰能挺起来,怎么练都行。”
  龚卫先说:“绝对能练直,但是你要坚持,要有毅力。”
  师小青说:“估计你难以做到。”
  “我没有文艺细胞,我只对骑马、打猎、玩牌感兴趣,其他的没什么兴趣。”贾东方说着,就重新坐在了彭长宜身边,对彭长宜说道:“我刚才听说这个酒店是王书记的公子开的?”
  彭长宜点点头,看着他,说道:“是的。”
  师小青说:“原来你不知道?”
  贾东方说:“我哪儿知道呀,我来这里吃饭没超过三次,第一次还是跟钟书记,也就是公司开张那天。看来以后要照顾一些了,刚才我还差点没和服务员吵起来,唉,不好意思,我其实是个粗人,以后有机会我得登门跟老板赔礼道歉来。”

  彭长宜说:“你认识老板吗?”
  “不认识,我都说了,统共没来三回。刚才我下楼,找到他们的领班,要求跟老板通个电话,结果老板关机,呼也不回。”
  彭长宜说:“贾总太客气了,过去就过去了,还这么认真干嘛?”
  贾东方说:“我这是冒犯了人家,当然要赔礼道歉了。”
  师小青说:“我感觉你就不知道这饭店是谁开的,不然你不会那样,还在这里充老子。”
  贾东方赶忙作揖说道:“快别说了,不好意思。”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感觉,即便贾东方表示歉意的时候,他眼神里乖张和阴冷依然存在,原来感到这个人不是善茬,自从发生了自己被砍那件事以后,彭长宜在看贾东方时,怎么看就怎么觉得这个人性情里有残暴的一面,他不了解贾东方的过去,完全是观察感觉到这是个不好打交道的人,他甚至有些同情他身边的那些工作人员,包括那个“露露”秋月。

  正想着,贾东方的助理秋月就进来了,她跟大家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说道:“贾总,客人要走。”
  贾东方这时站起来,说道:“各位告辞,有时间我请客,向师主任拜师学艺。”
  彭长宜赶紧把那篮啤酒递给他,说道:“我们都喝高了,你们拿回去喝吧。”
  贾东方看了看,就说:“秋助理拿着吧。”说着,一弯腰,把自己刚才喝剩的那半瓶啤酒也拿走了。秋助理便接过彭长宜手里的一篮啤酒,和贾东方一起走了出去。
  彭长宜望着他们的背影就发呆,这时姚静过来,说道:“彭长宜,怎么今天一看见美女眼就直呀?”
  彭长宜收回目光,看着她说:“我有那么色吗?”

  师小青说:“要说别人见着美女眼发直我信,我们彭主任绝对没这毛病。”
  彭长宜笑了,他故意说道:“师主任,你发现了没,这个贾总发脾气的时候很瘆人,但是认错的时候也表现的也很可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