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东方不笑,在彭长宜的印象中,这个人很少笑,两只不大的三角眼看了一眼笑着的师小青,说道:“我没有文化,彭主任说的话我得回家琢磨两天才能懂。”
  彭长宜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就说:“你们站着干嘛,怎么不……不进去?”
  贾东方说道:“我正在跟服务员交涉呢,你说他们有大厅不给开,偏要让客人进旁边的单包,谁不喜欢在大厅唱歌跳舞呀,又不是不给你们钱,难道你们老板还怕钱咬着手?”
  服务员认识彭长宜和龚卫先,就说道:“不是的,这个大厅我们是没有权力打开的。”

  原来,贾东方今天招待的客人是北京来的。贾东方招待客人,很少在亢州本地,大部分都是去北京,其余时间就是老吴的饭店,他也来过金盾,但是次数不多。今天也不例外,打算请客人去北京吃饭,但是北京客人说我们从北京来,就不要去北京吃了,吃你们地方上的饭菜吧。贾东方这才领客人来到了金盾酒店,吃完饭后,他们便习惯到歌厅唱歌,怎奈,大歌厅是很少对外营业的,亢州本地客人都知道,但是贾东方不知道,一听服务员不给开大厅,他就跟服务员发脾气,并且执意要给老板打电话。别说服务员不知道老板的电话,就是知道也是断断不敢告诉客人的,就只好通知了领班。

  这时,金盾酒店的女领班上来了,后面还跟着王圆的那个小个子助理。当女领班问清是怎么回事后,她抬头看了一下表,跟那个小个子助理说道:“还有没撤的客人吗?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
  没容小个子助理答话,贾东方的小三角眼立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没人用你才肯给我用吗?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吗?我走了大半个中国,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把客人拒之门外的。”
  小个子助理看了贾东方一眼,不知为什么,旁边的彭长宜觉得这个小个子助理尽管年岁不大,但是目光里分明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
  女领班说:“实在不好意思,这个大厅我们是不对外的。”
  “不对外建它干嘛?”

  女领班又跟小个子助理说了一句什么,小个子助理摇摇头说:“不好说。”
  贾东方一听,说道:“什么叫不好说,几天我就要进这个大厅,老子又不是不给钱?难道我们还能在你这里进行丨毒丨品交易吗?”
  彭长宜明显看出那个小个子攥紧了拳头,强压住火气说道:“先生这话我不好回答,因为这个大歌厅有其特殊属性,您就是给多少钱也不对外,对外的歌厅在那边,同样是音响一流,豪华装修,几位还是那边请吧。”说着,就走到贾东方跟前,用自己的身子轻轻靠了他一下。
  没想到这轻轻一下,贾东方居然一个趔趄,那个助理赶紧扶住了他,说:“对不起,我扶您。”说着,就轻轻扶住贾东方往里走。
  贾东方不再嚷嚷了,尽管他很不情愿,但是当着彭长宜和两位漂亮的女士,他也不好再撒野,何况,这个小个子礼貌但不失威胁地“扶”着他,走进了前面大包厢。
  彭长宜和师小青他们走进了另外一个包厢。这时贾东方进来,说道:“彭主任、师主任,咱们一块吧,一块热闹。”
  师小青看着彭长宜,还没等彭长宜说话,姚静说道:“师姐,要去你去吧,我不去!”
  师小青笑了一下,跟贾东方说道:“两便吧,你有客人,我们就不打扰了。”
  贾东方很没趣地走了出去。一会就从他们那个包厢里传来迟志强的《铁窗泪》。姚静站起,关紧包厢门,说道:“什么素质?一看就是靠走私发家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保证错不了。”姚静说。
  师小青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姚静的话,笑着说道:“好了姚妹,不许背后议论别人。”
  尽管彭长宜喝了酒,但是他酒醉心不迷,就在师小青点唱了第一首歌的时候,不太会跳舞的彭长宜,主动向姚静伸出手,姚静脱去外衣,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杏色针织衫,丰满而性感。她一手握住彭长宜的手,一只手搭在彭长宜的肩上。
  彭长宜本来不会跳舞,这会脚下就更跟拌蒜一样了,他故意大着舌头在姚静耳边说:“你不喜欢那个人?”
  姚静说道:“哪个人?”
  彭长宜往门外一努嘴。
  姚静说:“这样的人多有钱也不值钱。”
  “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一个客户认识,听说是走私发的家。”
  彭长宜倒是知道一点,只是他想了解更多,就说道:“你还知道他什么?”

  “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对了,她知道的多。”姚静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师小青说道。
  彭长宜说:“我不敢问。”
  “我给你问。”
  彭长宜伸出自己的手指,放在姚静的嘴边,似挨着又没有挨着,说道:“千万不。”
  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似乎唤醒了姚静久远的记忆,她把头往彭长宜的胸前靠了靠,脸几乎贴在彭长宜的身上,彭长宜注意到了这个动作,说道:“你不跟老史回去,就不怕老史生你的气?”
  姚静听了,脸离开彭长宜的胸,甩开彭长宜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一转身,坐回了座位上了。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笑,坐在龚卫先旁边,说道:“我不会跳。你来吧。”
  龚卫先笑笑,等师小青唱完一首歌后,姚静点了一首邓丽君的经典歌曲《我只在乎你》,龚卫先和师小青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一眼,龚卫先就站起身,笑着向师小青发出邀请,师小青也笑着把手放在了龚卫先的手心里。两人搭好架势后,瞬间就都收住了笑,板起面孔,同时,目光都看向自己的左侧,随着音乐的响起,开始起舞。
  他们只跳了几步,就把彭长宜震住了。他从没看过龚卫先跳过舞,没想到他跳得如此专业。就见他努力挺拔着上身,沉着肩膀,动作刚劲有力,斩钉截铁,师小青也是,潇洒豪放,动静有致。两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无论是交叉步、踢腿,还是甩头、跳跃,旋转,都配合得非常默契,简直就是珠联璧合!
  彭长宜看呆了,他那个圈子里的人,大部分都对喝酒感兴趣,很少有对唱歌跳舞感兴趣的人,所以,歌舞厅他们几乎不来,即便是来,也只是唱唱歌,瞎跳两下。但是,眼前的这一对舞者,分明是在表演,有别于在歌厅看到的一切舞蹈,他甚至叫不出这种舞蹈的名字,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都是男的穿着深色衣服,女的穿着华丽的开叉开到大腿处的裙子,跳的就是这种舞,他们的舞蹈很滑稽,也很怪,动作有的时候像偷地雷,左顾右盼,有的时候动作像川剧里的变脸,头一甩一甩的,很诡异。别看彭长宜在酒桌上应对自如、游刃有余,但是到了歌舞厅之后,他的的确确是个歌盲和舞盲了,只会一种舞步,就像江帆说他的那样,推小车。不是向前,就是向后,抱着舞伴的动作就像推小车。眼下,对于舞盲彭长宜来说,不知道龚卫先和师小青跳的这种舞的名字就不是怪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