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156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若美眸深注地看着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心中一凛,回头看她。
  林若娇唇嗫嚅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次代孕,你是一号,李猛是二号。”
  “什么?”
  我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林若。
  林若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愿意多说,也怕你多想。现在李猛死了,我才敢告诉你。因为我也一直不明白,博仁医院再厉害,还能左右所有人?李猛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余,但也是房地产老总的儿子啊。”
  我眼睛缓缓闭上,又豁然睁开:“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林若一愣。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林若道:“如果李猛也不是他现在爸妈的亲生儿子呢?整件事情,是不是就能说通了很多?”
  “什么?”
  林若目瞪口呆。
  两个人对视着,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
  第787章:你是一号
  两个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
  松柏坊的房子里,还是很暖和的。
  我被自己的想法真的吓了一跳。因为这个想法,就是我听到李猛也牵扯进来之后,脑子之中突然蹦出来的!
  可是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一出来,我和林若也一样呆住了。
  这可能吗?
  这真的有点太离奇了!
  可是偏偏,这种可能性,越想越有!
  因为李猛之前的反叛,的确让我很想不通。固然苏娜的原因很重要,我“勾引二嫂”的情节,也有些很不地道。李猛也有可能因此一直怀恨,再加上他慢慢在我们这四个人的圈子里,失去了他想要的存在感。所以越来越憋屈,人格发生了裂变。
  可是……
  他在易容成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呢?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因为李猛的父母,还是很疼他的。在他考上大学之后,就给他买了一辆宝马x5,自然能看出父母对他的疼爱。
  可是李猛却因为一个苏娜,因为自己的任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要了!
  这件事情一直疑惑着我。
  但是,今天听到林若这样说。

  我突然想到。
  是什么事情,让李猛发生了激变?不顾父母,易容成另外一个人?
  会不会是很有可能,李猛也不是他父母的亲生儿子?
  “这,这可能吗?”
  林若呆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我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吸了口气:“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这就有些复杂了。”

  林若也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一号,二号,都是孤儿,都是被人领养的。那这件事情背后,究竟藏着多少秘密?至少我现在一眼根本看不到究竟。
  突然,我想到前几天李猛在法庭上指责我的那些话。
  “你不配,你不配赢我,你不配赢!”
  “为什么所有人都围绕着你,为什么你总是主角?凭什么所有人都应该爱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恨意,眼中的不甘,眼中的绝望,和对命运的挣扎无效之后的崩溃。如今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似乎一切显得都那样的不寻常。

  一切显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这一夜,我和林若相拥入睡。
  两个人却很难有睡意。
  但谁都没有说话,林若蜷在我的怀里,陪着我一起沉默无语。

  因为陆妍出殡后的这一天,李猛也下葬。
  我不知道这天晚上我是几点睡着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我醒来的时候,是从噩梦中惊醒的。醒来之后的我,浑身大汗,喘着粗气。
  噩梦之中,李猛顶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冲着我在“笑”,一遍一遍地问我,我为什么是主角,我为什么一直要赢?
  我想和他解释,我也想问他很多问题。

  但在梦中,我张开的嘴巴,却发不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所以在李猛接近我的时候,我被吓醒了。
  林若赶紧打开灯,心疼地看着我。
  我摆了摆手,钻进卫生间里,狠狠洗了一个凉水澡,才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了很多。
  早上的时候,连亚光也回到了哈市,而且和他一起来的,是拄着拐杖的邓翔。
  “能下床了?”
  我看到邓翔恢复得不错,脸上才露出一些笑意。
  “怎么也得来,不是吗?”
  邓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在面对我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
  他这一句话,让我们三兄弟的心里都跟着疼了一下。
  谁能想到,当初寝室的四兄弟,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恩怨情仇,纠葛不断。我不怕恩怨情仇,我不怕纠葛不断,我怕的是我想纠缠的时候,他们人已经不在了啊。
  仓央嘉措说过,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如果老大真能活过来,我什么都愿意做。
  李猛的葬礼出奇的简单。
  没有什么人来。
  只有我们三个兄弟,连亚光从回到哈市之后,脸上就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的一件孝服,等到了墓地的时候,竟然披在了身上。
  他的意思很明显。

  李猛最后搞得众叛亲离,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了,自然也没有人给他披麻戴孝。在北方,没有人披麻戴孝,这是很不吉利的事情。
  看着连亚光的样子,我和邓翔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最后三个人坐在李猛的墓前,开始喝酒。
  开始聊天。
  没有聊那些不开心的,只聊我们的以前。我们以前在寝室里经常在一起喝的烧刀子,几瓶白酒下肚,天气再冷也不怕了,三个人坐在那里,连亚光一会儿就醉了,非要给李猛敬酒,李猛不喝还说不给他面子。最后半瓶酒被泼在了李猛目前的照片上。
  李猛还在笑。
  连亚光差点就要去踢他。

  最后连亚光是被我和邓翔拉上车的,在我的车上吐了一滩。
  晚上,三个兄弟横七竖八躺在一张大床上。
  连亚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第一句话就是“你说李猛他爸妈,怎么也不来呢?好歹是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啊。这就走了,他们也不过来看一眼?”
  这句话戳到了我的心里的痛处,但这件事情没有得到证实,我也不好说什么。
  邓翔淡淡道:“可能真的伤了老人的心吧。也有可能老人家以为李猛早就死在了欧洲。”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连亚光问道。
  邓翔摇了摇头:“还是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多悲剧的事情。”
  连亚光呸了一口:“黑发人送黑发人,就不悲剧了?你说人这东西,怎么就这么奇怪呢?你说咱都眼看再过几年,而立之年的人了。现在比起上学那会儿,什么没有?嗯?要钱就钱,要女人有女人,要名气就名气,要地位有地位。可人特么就是犯贱,越有了这些,越想以前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的友情,应该才是最纯粹的。那时候笑起来,是真的开心。”
  我呵呵笑道。
  连亚光翻过身来,瞅了我一眼:“听说叔叔阿姨回来了,你应该回去陪他们几天。哎,他们也不容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