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9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杭朋苦笑着说,“我说老李,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那些都是陈年旧事,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你也没忘。你依然每天坚持着体能训练,农场在你的管理之下,一点松懈懒散的现象都没有。这不恰恰证明了,你心里依然向往着手底下能指挥一支敢打必胜的部队。”
  李牧顿了顿,看着李杭朋,声音变得有些沉,他说,“第三点。朋头,你和小菊之间的事情。按理说这是你的私生活,男未娶女未嫁,我不应该多嘴。但是,朋头,小菊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早晚会惹出一堆的麻烦事来。如果你不是现役军官那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你是。”
  微微愣怔起来,李杭朋看着李牧真诚的神情,陷入了沉思。
  “我完全可以理解,我也看出来了,你对她的感情很深。但是……怎么说呢,这个女人,来不得真,也玩不了长久。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李牧沉声说,“离开这里,忘了她。”
  李杭朋陷入了沉思。
  李牧提出的三点,每一点都戳中了他最要害的地方。

  真的甘心就此离开部队吗,不甘心,要离开的话,早在当年负伤之后就坚决离开了,绝对不会以残废之躯体继续待下来。
  不想往上走吗,想,当然想,谁家男儿心中没有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身残志坚,坚持了十三年,在农场待了整整十年,心中那个梦,反倒是越来越清晰了。
  而女人,英雄难过美人关,又是在如此枯燥无味的生活状态之中。李杭朋不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性吗,他知道,但他同样很难在当前的生活工作形态中狠心割裂与她的关系。
  李牧递给李杭朋一根烟,给他点上,说道,“朋头,701团的情况很严重,总部首长只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能不能把这个团搞起来,决定着我和你的去留。你大不了还是回来农场,这对你来说,并无太大影响。或者你可以这样想,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一个月?”李杭朋皱眉。
  李牧缓缓点头,“从上任当天开始算,军令如山,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狠狠抽了两口眼,李杭朋终于下定了决心,“行,既然你看得起我这个残疾人,老子就豁出去了陪你走一遭!”
  李牧咧开嘴笑了,重重地拍了拍李杭朋的肩头。
  从准噶尔盆地往北,是宏伟的阿尔泰山,从南部丘陵往北,丘陵平原呈现出层层上升的态势,明显的阶梯状地形。
  在北部的冰川雪山之间,三国边境线在那里交汇。气候方面,一年之中气温最高的七月,平均温度也仅有二十一摄氏度,最冷的一月份,气温最低能达到零下四十二摄氏度,平均气温为零下十六摄氏度。

  这就是李牧的新地盘的气候地形环境。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左右,阿泰机场到达区出口通道一侧,一辆雪地迷彩勇士车和一辆丛林迷彩猎豹车停靠在路边,两名身着冬季大衣的军官站在那里抽烟,不时的交谈,两名司机凑在另一边,双手插在裤袋里说着话,不时的跺脚抵御寒冷。
  入冬以来,阿泰地区的气温连续下降,大雪已经下了好几场。这个时节,祖国南方的人民还穿着短袖呢。
  两名军官里,一名四十多岁样子有些富态腮帮子肉较为显眼的大校,是军分区司令员陈国富,他脑袋上扣着07式雷锋帽,加上冬季荒漠迷彩大衣,显得有些臃肿。雷锋帽就是大棉帽,南方地区的部队几乎用不上,但在北方地区的官兵之中,是损耗较为频繁的用具。

  站在陈国富身边的较为年轻一些的身材非常高大的中校是军分区副政委赵喜贵,他也穿着荒漠迷彩大衣,但是脑袋上戴着的是迷彩小帽,跨立在那里,一只手背在后面,正对着到达区出口,看上去比陈国富更像一把手。
  天色灰蒙蒙的,从西伯利亚刮过来的寒风一阵阵的吹过,昨天下过的一场雪已经化成了水,尤其显得冷了。
  “半个小时了。”赵喜贵又看了看时间,说。
  陈国富拿出烟来分了,挡着风点上,说话的时候烟雾和热气一起的出来,“那也得等。总部过来的钦差,怠慢不得。”

  “司令员,他可不是钦差,人过来还走不走,都还是未知数。”赵喜贵笑着说,“我看啊,咱们的日子难过喽。”
  陈国富却是笑不出来,“高玉良那混蛋,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但你没办法,他毕竟当过老首长的秘书,不看僧面看佛面,再说,他是军区直管干部,以他的行为,出事是早晚的。”赵喜贵说。
  陈国富冷哼一声,道,“他是死是活我不关心,但是因为他,搭上我一个团。现在总部首长都知道有个701团了,我这个军分区司令员,全军闻名喽。”
  “嗨……”
  赵喜贵叹气说,“说到底,咱们对边防团有管理权,边防团出了问题,咱们逃不掉干系。”

  看向到达区出口,陈国富又是一叹,说,“但愿这位李团长啊手下留情,能够充分的理解咱们基层的苦衷。”
  “国富司令,恐怕不是苦衷这么简单了。”赵喜贵沉声说,“你想啊,这件事情已经闹到总部去了,高玉良这小子可谓是臭名远扬,连带着咱们军分区也受了影响。”
  顿了顿,赵喜贵看着陈国富说,“国富司令,高玉良是老资格的团长,他在阿泰地区服役了十年,在军分区政治部干了六年,在701团干了四年,可谓根深蒂固。你说说,还有没有被他影响到的干部,消极待战,军事训练搞得一塌糊涂,政治工作搞得乱七八糟。这一次是扎买提从他们防区跑了,问题才暴露出来。谁知道其他部队是不是同样的纪律涣散?”
  陈国富沉声说,“总部机关和军区机关的联合调查组刚刚走,关于高玉良的处理结果估计很快就会出来。明天,明天我就带队下基层,我一个点一个点地跑,一支部队一支部队地看,我就不信了,是不是都吃饱了撑的。”
  轻叹口气,赵喜贵轻声说道,“积重难返啊,对顽症就要下猛药。咱们啊,还是期盼着新来的李大团长带来了药方吧。”
  陈国富瞪着眼看赵喜贵,“喜贵啊,你是不是昏了头。下猛药?还是让新来的李牧下这一剂猛药?那要我们干什么,你我趁早收拾收拾铺盖滚蛋算了。”
  “老班长,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呢。”赵喜贵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让他在前面冲。他不是总部下来的吗,带着尚方宝剑,那就让他冲。他是冲开了还是跌倒了,咱们在后面,完全可以见机行事嘛。”
  陈国富眉头微微挑了挑,沉思片刻,微微点头,“你是说,让他成为咱们和高玉良这些人之间的缓冲地带?”
  赵喜贵肯定地点头,道,“高玉良这些人根深蒂固,发生正面冲突对咱们很不利。有新来的那位冲在前面,咱们就有了战略纵深,有了战略纵深,咱们回旋的余地不是更大了吗。”
  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陈国富指着赵喜贵说,“你的副政委甭干了,来给我当参谋长。”

  日期:2017-04-22 09: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