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2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蹲在小区门口的花店前面点了一支烟,不知道回船该怎么给船长说这件事儿,我越想越气,拿出手机打给老九。
  “九哥,出事儿了!”我大声喊着。
  “嫩妈,老二,你不是去给船长老婆送东西去了吗,出什么事儿了?”老九应该在补觉,听到我打来电话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九哥,船长被戴绿帽子了,我现在在船长家外面呢,我敲开门,有个男的在里面。”我语无伦次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你没走错房间吧?”老九应该上来精神了,大声问道。
  “哎呀,没有啊,那个男的也叫她春杏,还说以为是那个老东西回来了,九哥我现在该怎么办啊!”我感觉自己都要哭了,一个老男人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还敢背着他偷情,偷情也就罢了,还在家偷情,这他妈的还叫人吗?
  “嫩妈,你不打他,使劲干他呀!”老九也有些气愤的骂道。
  “九哥,那男的看上去比你都彪悍,我打不过啊!”我委屈的说道。
  “嫩妈,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老九那边传来穿衣服的声音。
  我把地址发给老九,在鲜花店门口来回踱着。
  手机忽然响了,一个大莲的号码,我按下接听键。
  “喂,老二啊,我是船长,刚才你嫂子打电话给我了,说东西收到了,你啥时候回来呀,你嫂子还夸奖你会说话呢,老二你没事儿就回来吧,公司领导这就要走了,我约莫着能回家一趟。”电话那头是船长矍铄而又兴奋的声音。
  “船长,嫂子挺好的,挺好的,我马上就回船,马上回船。”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告诉船长,他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当场还不得气死。
  半个多小时后,我看到老九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我赶紧迎了过去。

  “嫩妈,狗日的他们在哪儿呢?”老九推开我递过去的烟,大声骂道。
  “九哥,这事儿咋办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嫩妈咋办?打他狗日的啊!赶紧的,一会嫩妈小子跑了。”老九拉着我就往小区里走。
  重新回到201,我敲了敲门。

  “谁呀?”里面又是刚才慵懒的声音。
  “嫂子,是我,我有些事儿想跟你谈谈。”我在门外使用诱敌之计先骗她开门。
  “谈什么呀,有什么好谈的。”春杏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过来。
  “吱”门又开了一个小缝。

  “啪”一声,老九把门踹开,春杏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往后退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卧槽,谁呀!”光头男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扶起春杏。
  “嫩妈,我草嫩吗!”老九一个健步过去,斗大的拳头就要砸到光头男的脸上。
  “九哥?”光头男愣了一下,朝老九喊道。
  “嫩妈老王?”老九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卧槽这什么情况?俩人是故交?

  “嫩妈老王,你怎么嫩妈能干这个逼事儿呢!”老九的拳头还是落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光头男的脸上。
  光头男扶着春杏,俩人又同时跌倒了下去。
  “九哥,你俩认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嫩妈!”老九骂了一句,我能看到他手不停的哆嗦。
  “九哥,是我不对,但这都是那个老头子逼的我呀!”光头男坐在地上,满脸的鲜血。
  “嫩妈,你小子马上穿上衣服滚蛋,你只要再来一次,你嫩妈也知道我老九的为人。”老九指着光头男,大声说道,

  光头老王爬着回到卧室,穿好衣服回来要跟老九说话,被老九一把推开,他踉跄着跑了出去。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春杏被老九犀利的眼神吓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嫩妈,你还是东西吗?”老九指着春杏说道。
  “是我不对,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告诉船长啊!他心脏不好,血压也高!”春杏扶着墙,一脸慌张的抽泣着。
  “我草嫩吗,我扇死你!”老九扬起巴掌,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给春杏一个大耳刮子。
  “九哥!”我拦住老九,船长晚上还要回来,老九这一巴掌下去再给妞打晕了,船长回来岂不是就露馅了。
  “嫩妈你个狗日的娘们,好自为之吧。”老九又大骂了几句,招呼我离开。
  我跟老九又重新回到花店门口,俩人各自点着烟,大口的吞吐着。
  “九哥,那个人是谁?”我把心里的疑问抛了出来。
  “嫩妈,那是以前同船的水手,我们三人同过船!”老九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在地上碾碎。
  “我草,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啊,怎么能干这种事呢!”我没想到船长居然被一个水手戴了绿帽子,越想越气,海员何苦为难海员?
  “九哥,这里面是不是有别的什么事儿?”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哎!嫩妈事儿可多了!”老九叹了口气。
  光头男跟抗美英雄王成同名,就是当年大喊向我开炮那位,当然他也只是起这么一个名字,却从没做过什么英雄事儿。
  王成也算是海神公司的老水手了,从实习开始就一直跟着老九做,刚开始的时候表现还挺好,腿勤嘴亲,后来本性就露了出来,小肚鸡肠,贪财好色,几乎人的缺点都占据了,更重要的是他记仇,一点小事儿都能记半拉年。
  而老头船长刚刚经历了失败的婚姻,所以来船之后处处觉的王成做事不好,有的时候也会故意刁难,两个人便心生芥蒂。
  王成与船长都是大莲人,他对船长的底细了解的非常清楚,时不时的就在船上添油加醋的散布船长与他女学生的风流韵事,船去泰国后,王成买了几只象牙的手镯,本来很正常的一件事,被船长以走私的罪过告到公司,回国后被公司炒掉,还罚了好几千块的保证金。
  “嫩妈,我觉得这俩狗玩意儿好了不是一时半会了。”老九重新点了一支烟,把以前的事儿简单的给我说了一下。
  “九哥,咋办?这事儿给船长说吗?”我有些心酸,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嫩妈,怎么说?船长都嫩妈这么大岁数了,听了这事儿一口气上不来挂了怎么办?”老九叹了口气。
  “九哥,不说的话,俩人以后肯定还要背着船长乱搞?船长这绿帽子岂不是要戴到棺材里了?”我痛心疾首的说道。
  “嫩妈戴就戴吧,我估摸着有了这回这娘们能消停点了,王成那小子,被我大一拳也得长点记性了,船长也就再干个一年两年的,回家了也就好了,走吧,回船。”老九站起了身子,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老二,怎么才回来呀,你嫂子没说点什么呀?”回到船上,船长直奔我的房间,似乎想听点娇妻对待浪漫的反应。
  “船长,嫂子说了,你就知道乱花钱,嫂子也就嘴上这么说说,但是笑起来老幸福了。”我堆起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哈哈哈,老二,你嫂子就是看不惯我花钱,我晚上得再给她买点东西,咱跑船的老婆在家呆着不容易,好不容易回趟家,可不能冷落了她呀,老二你现在没结婚,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了。”船长一脸的微笑,对于马上能回家充满了向往。
  看着船长满是皱纹的脸,我鼻子有些发酸,差点就把真相告诉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