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1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餐时,那个接他们的副主任过来陪着去吃中餐,到了餐馆,点了菜,就问赵华强喝什么酒。赵华强说,“中午就不喝酒了,啊。”

  “市里的领导就是有素质,讲工作原则。”那副主任说,“能够多陪领导在一起,都能够收到很多影响,改进我们的思想。赵主任,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不影响工作,但也请赵主任给我个机会,我就给两位领导敬一杯心意,回头胡县长那里也才不被骂,好不好?”
  对上面来的领导要怎么接待,县里的人自然都是有着规则的,这时候,县里其他领导都不出面来见一见,赵华强心中就算不满,但这些天来一直都这样,柳水县有政府办的副主任出面就算是很不错了,他也不好再挑刺。
  说过这一番话,自然会将酒上来的,一看酒档次还好,赵华强心中就更加高兴些。等副主任敬了第一杯酒后,也就有更多的理由来敬酒。龙敏莉喝了两杯不肯再喝,推辞着自己还要为领导服务,也就免了。赵华强却喝得起兴,在副主任的一番番奉承话语中一杯杯地,两人就将一瓶酒喝下了。副主任还要再上,龙敏莉看着赵华强虽不直接说什么,但看着他的意思也很明显,赵华强虽不会怕龙敏莉,可到这里来喝多了酒总是不好,也就拉住副主任不肯再让上酒。

  吃过饭,赵华强有些上头,回宾馆里又小睡了一阵。龙敏莉等的急了,当下就去敲门,问赵华强能不能走,要是不能走她就先去和老板汇合了去,那边的工作她也要做的。赵华强见她这样说,虽说酒后疲乏但也不好一个人赖在宾馆里不走,传出去也不好。当下表示要走,起来洗理又挨了些时间,等两人上车都下午三点了。
  副主任为他们带路,也陪着他们走,打电话查知胡丹在哪个乡镇后,开着车往乡镇里去。一路上乡级路就有些颠簸,等他们到那个乡镇后,乡镇的人说胡丹等人下村里去了,并从村里直接走另一个乡镇去看看。
  此时跟过去也未必就跟得上,而且要步行的,龙敏莉就在电话里跟杨秀峰请示。杨秀峰表示要他们先回县里等着就是,没有必要跟在后面。赵华强听说了,也乐意这样子。开车回县城里后,杨秀峰等人也不会就回来。也就一个人到现场里乱走,要找一找柳水县的娱乐场所,就算自己不能够进去消费,看一看,了解下行情下回也就可以偷着过来的。
  到一家洗头店,看着还不错,进到里面后也有那种服务。赵华强的酒气还没有完全消,坐车来回颠簸让他感觉到更加疲乏,也就不多挑剔,点了一个进房间里服务。感觉还很不错,等赵华强再回到宾馆里,那个副主任又来接他们晚餐。
  杨秀峰他们还在乡镇里没有回来,具体时间也拿不准。等他们这边吃过饭后,龙敏莉给他们请示工作,他在电话里说今晚在乡镇里可能会住下,要她自行安排就好。
  这一夜,杨秀峰果然没有回县城。
  第二天早上,早餐之后龙敏莉就急着要下乡镇去,和杨秀峰汇合。赵华强虽不愿意,却也找不到理由,主要是他还是记着赵弘坤的话,要这些天多跟在杨秀峰身边。不敢太偷懒,让肖建海知道了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的。

  当下也就随着副主任一起到另一个乡镇去,到哪里后果然见到了胡丹。胡丹却告诉龙敏莉说是昨晚在乡镇这边讨论问题时,杨秀峰突然想到有一件事要到柳泽县那边去核对一下,下午才赶过来的。柳水县这边的工作,交给龙敏莉来做其他的事。
  龙敏莉和赵华强也就不可能再去追了,处理好柳水县这边的一些资料,已经是下午。杨秀峰却打来电话,说说他就不到柳水县过来了,会直接到省里去,要龙敏莉整理好这些他做好的数据和资料,带到省里去践见他。
  就在杨秀峰给龙敏莉打电话要她将资料整理好带到省城时,他已经到了北方省,进入宾馆房间里。这一次,却是让陈静先在省城里等着他,继而在柳水县只是露下面,就直接开车往省城而去,接下来的戏也都是胡丹在配合着,其他的人也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到宾馆后,陈静和他房间相邻着,这样也就更加方便。陈静只是知道他偷着往北方省走,也不清楚他在柳水县那边的安排,听见他打电话说到资料,陈静说,“什么资料?”“这几天在各县里收集到的一些东西,整理好对我们今后的工作也是很有利的。”

  “什么时候见华董?”陈静对这次北方省之行也是有着期待的,而杨秀峰之前就想好了,这次偷着到北方省里,肖建海肯定会有想法,有陈静在就可以用市委推出来挡着。肖建海真要算这一笔的话,也就会担心杨秀峰给市委那边拉过去。
  “不急,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到了的。”杨秀峰说,“接下来的工作,是在你房间里讨论,还是到位那边去讨论?”说着看着陈静,陈静忙将头偏开,说,“讨厌,流氓。”
  赵华强回到市里后,打赵弘坤电话,赵弘坤倒是很快就接了,问他情况怎么样,赵华强就说下午的时候,杨秀峰独自往省里去了。赵弘坤忙将赵华强叫过去,询问详细情况,赵华强此时就算知道里面有些猫腻,却也不敢将实况完全说出来。
  得知杨秀峰还是走了,肖建海在办公室里将笔筒抓在手里就朝墙面掷去,打得墙面一声响,随即里面的笔就四散飞落。赵弘坤站在办公室里看到这一切,这是老板很少表现出来的暴怒,他心里明白,杨秀峰能够这样子,自己也有一份过错的,至少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
  “老板,是我没有做好工作,您看是不是我现在就赶过去?”赵弘坤说,两人到柳市来打天下的,就算看到肖建海暴怒也不会在心里有多少担负。只是要将工作做好才是最有利的。
  肖建海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办公桌对面的墙,那里并没有因他掷出笔筒而留下任何痕迹,不知道他在寻思着什么。赵弘坤也就不敢再多问,打断了领导的思路。当下去将散落的笔一支支捡起来,放回笔筒里。
  又站了一会,肖建海总算将那股气给消化掉了,说,“他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样?”虽没有明白说出是谁,赵弘坤也知道老板的意思,说,“平时里他所做的就有些讨巧的用意,不难看出,是想两边都不得罪,好从两边都得到利好。是不是在等更好的价钱,他这个人还是很深沉的,难以用平时的表现就判断。这一次溜走,分明是蓄意的,我让赵华强盯着他跟在他身后,也给他找到借口先走了。”

  “那边有什么表现?”肖建海说,现在不是考虑杨秀峰的问题,而是市委那边的表现对他说来更为重要。
  “没有什么表现,她还在下面县里,听具体的工作汇报。用意是要下面的人将省里的改建工作落实到位,保质保量,以谋求第二期省里加大投入。”赵弘坤到柳市后,还是很快就拉起了信息网,能够将市委那边的行动收集到。
  肖建海不再问,说“准备好吧,我们过一天到省里去,总不能够还在坐等,那个人是不是在卖高价,都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