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2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南浦锚地,海神轮又抛锚等待靠港,如果没人检查,偌大的海神轮藏一个人简直是太容易了,李英熙偷偷的去餐厅吃饭,甚至都没有人察觉。
  抛锚等待的第二天晚上,有朝鲜人偷偷的划着独木舟过来换东西,大副看小船上的野鸡跟鱼不错,并没有把小船驱逐走,而是默许了水手拿方便面去更换。
  李英熙怎么能放过这次机会,她带着一整套设备,偷偷藏在后甲板的缆桩后,把换东西的一切过程都拍了下来。
  “李小姐,你记住一定要把露人头的地方打上马赛克,如果我们上镜了,以后来朝鲜就是死罪了。”我来到老九房间,把事情的严重性说了一遍。
  “二副,请你放心,我是有职业道德的,我会把你们的头像全部打上马赛克,你们的声音我也会技术处理掉。”李英熙此行的收获太大了,她满脸的都是笑意,她想着只要能安全的回国,把这些东西发表出去,她就成明星记者了呀!

  “嫩妈老二,打啥马赛克?嫩妈**才打马赛克呢!”老九一脸的不屑。
  嫩妈老二,打啥马赛克?嫩妈**才打马赛克呢!”老九一脸的不屑。
  “嫩妈,英熙你做好纪录片的时候,特别把我标注出来,其他人打上马赛克,他们都是**。”老九转身柔情的看着棒子妞。
  棒子妞很赞赏的看着老九,我们眼中老九的彪子行为在她看来那么的充满男人味道。
  海神轮在锚地抛了足足有一周的时间,李英熙伪装的很好,偶尔也会被人看到,甲板上的人以为她是机舱的卡带,机舱的人以为她是甲板的卡带,其实跑船的时候大家虽然都在一个船上,有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交集,经常就是俩人同船一个合同期了,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李英熙登船的时间不凑巧,在靠码头的那天来事儿了。

  李英熙计划好了一切但是却忘了自己是个女的,没有卫生巾只能用船上的纸凑合着,本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老九认为这东西放在房间里晦气,天天拿个黑塑料袋往垃圾桶里提,再加上棒子妞有些月经不调,经量也有些过大,不到三天,装生活垃圾的桶就被妞填满了。
  船上总有几个好事儿的人,大厨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翻看了老九满是血的卫生纸垃圾之后,全船就开始了一波谣言大赛。
  “你知道吗?水头每天都往外提带血的纸,我听说他痔疮老厉害了,比拳头都大。”A的猜测是痔疮,还好是个良性的。
  “不能是痔疮,那么大的痔疮走路你都不敢走,我听说水头是撸管撸出来的血。”B的猜测让人嘘声一片,撸管要是能出这么多血,基本上也就告别撸了。

  “我以前跟水头同过船,他肺不好,我估摸着是癌!你看咳得那么多血,我邻居家的二舅就是得这病死的,临死的时候咳了30多升血!”C的话让大家稍微有些信服,毕竟人家是带着数据来的。
  “我擦,30L血?你们当老九是血站吗?”我心里偷乐着。
  好在李英熙的时间还很稳定,每月只是那么几天,要是她这个量搞个一周,船头仓库里可就没有纸了呀。
  李英熙身体恢复正常的当天,她又急匆匆的伪装起来,藏在中桅楼的后面,贪婪的收录着眼前的一切。

  韩朝无贸易往来,海神轮装完货出港后去丹东的锚地交换了一下手续,转而南下,目的地釜山。
  官员丑陋的嘴脸,贫穷的朝鲜人民,落后的港口设施,一触即发的机枪碉堡,李英熙得到了她想要的所有东西,老九跟我也算是满载而归,他上了梦寐以求的韩国妞,我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钱。
  海神轮从丹东开出来之后,我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李英熙也有些放纵开来,她把安全帽里的相机取出来,但还是伪装的特别严实,每日都会跟老九在船头拍一些大海或是海鸥的照片,而老天似乎也很眷顾她,整个航次都是和煦的南风,海面平静的有些不像样子。
  “二副,我有些向往你们的生活。”李英熙坐在船头的缆桩上,把安全帽摘下来,散开的长发被海风吹拂着,让人心动,我掏出手机按下快门,把这一刻记录了下来。

  我手机里至今保存着李英熙坐在船头的照片,笑的那么的恬静自然。
  “老二,下午你跟谁在船头聊天?我好像看到是一个妞呢。”吃晚饭的时候大副有些疑惑的问我。
  “妞?大副,你想多了吧。”我笑着说道。
  “我看着那人头发老长了,难道看花眼了?”大副摇摇头,继续吃饭。
  船到釜山锚地开始抛锚,李英熙拿出手机,加了我的微信,告诉我等她的记录片小样出来的时候会发给我,然后她打电话给了她的朋友,约好晚上让朋友乘小艇过来接她。
  “二副,谢谢你。”趁着月夜,我跟老九把小艇的缆绳带到船上,李英熙马上要离开了,她握着我的手,柔情的说道。
  “记得打马赛克。”我又着重说了一遍我所关心的问题。
  “静初哥。”李英熙抱着老九的肩膀,似乎有千言万语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嫩妈走吧。”老九轻轻推开她,把她扶到引水梯上,李英熙跳到小船上,朝我们用力的挥了挥手。
  我是在两个月以后收到的李英熙发给我的样片,李英熙应了老九的要求让他整个人都出了镜,其他的人则打上了马赛克,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老九站在船舷边上,招呼着一群水手跟朝鲜人换东西,水手大都蹲着身子用力拿绳子往上拔东西,他们的头部与老九的裆部平行,马赛克一直打在老九的裆部,如果这部片子放在某个屌丝的D盘里,猛的打开还以为是男男4P口暴大赛,更重要的是场景还很特殊,可以起名叫:朝鲜热男同多人海员船舶。

  李英熙凭借这部纪录片还获得了大韩民国挺出名的一个奖,听说还获得当年普利策新闻奖的提名,可惜非洲出了埃博拉,李英熙才没能打出世界。
  海神轮靠上釜山码头之后,我又想起了当年在釜山被老九暴打的代理,经历了那一次,他或许不会再给海神公司做代理了吧,老九在我心里又被重新得到了定义,只有跟他在一起跑船,才不会那么的无聊吧。
  海神轮卸完货,公司打电话告知下个航次要回大莲,家住大莲甘井子区的船长一脸的兴奋,买了许多的化妆品,准备回家送给自己的老婆。
  “九哥,我听大副说船长的老婆才30多岁?是真的吗?”我看到船长买了快1万快的化妆品后,跑到老九房间,侧面打探一下船长的娇妻。
  “嫩妈,不到30,前几年离婚后娶的,比嫩妈他闺女都小。”老九似乎对李英熙的离开有些不太习惯,说话的时候神不守舍的。

  “这么嫩呀,船长能满足她么。”我似乎能想到船长在床上只能用满是老茧的手进行活*运*。
  “嫩妈船长就这事儿办熊了,船长原来在海大当过几年老师,这妞是他学生。”老九点了支烟,给我讲起来了船长的故事。
  船长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外派船员,有着扎实的理论知识以及丰富的航海经验,那时候跑船都是看太阳跟月亮来定位的,哪里像现在,船上电子海图坏了就跟瞎子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