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344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爱,这个字眼距离万浩鹏好遥远一样,婚姻与爱等同吗?他爱萧红亚吗?他爱念小桃时,他和念小桃的婚姻呢?
  爱,多么好笑的一个字眼。万浩鹏愣过之后,幽幽地说:“你觉得有爱有婚姻吗?你觉得爱很了不起是不是?你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是因为爱才结婚的是不是?
  锦,你觉得我是为了摆脱你,把你往火坑里推是不是?
  婚姻有很多相匹配的东西,单一个爱字是支撑不起一个婚姻的。你要相信哥,哥不是为了摆脱你而把你介绍给陆哥,而是觉得他可以给你一个美满的婚姻和家庭。”万浩鹏也激动起来,一连串的问题,把柳锦问蒙了,她没想到万浩鹏这么激烈,因为她和他第一次谈到婚姻的话题。
  万浩鹏也发现自己情绪激动了,缓了缓又说:“锦,你要相信我是真心为你好的。
  柳锦这才点点头,幽幽地看着万浩鹏问:“你和你爱人结婚的时候,你爱她吗?”
  绕到了这个问题,万浩鹏又喝了酒,借着酒劲说:“我曾经以为这辈子只爱她一个,结果呢?她出轨了,现在我也要结婚,婚姻于我是过日子,是适合,是平静,是一个家,你明白吗?”
  柳锦这回彻底地怔住了,她没想到万浩鹏会这么说,没想到万浩鹏会重新开始一段婚姻,而且对于他而言婚姻是过日子,那是爱呢?他爱谁呢?

  “那你爱的人是谁?”柳锦又问。
  柳锦这么一问,让万浩鹏惊了一下,酒也醒了一半,赶紧说:“锦,我现在的爱人怀了我的孩子,我必须娶她。而且我还是爱她的,没有她,没有我现在一心一意打造事业,没有她,没有我妈能安安稳稳地生活。
  所以,锦,婚姻包括太多的内容,你和陆哥是适合婚姻的,哥不会乱做媒的,你要相信哥的眼光。”
  没想到,柳锦却摇头瞪住万浩鹏说:“哥,别和谈婚姻是什么样子的好不好?
  我不想去想婚姻的样子,我只想知道我的爱是什么样子的。看到你的一瞬间,我知道自己了你的毒,我只想要如何去爱你,无论付出什么,我都不在乎,只要我可以爱着你,我心满意足。
  婚姻与我而言,我真的没去想过,我想的是你,哥,是我如何和你一门心思地好下去,如何让这种爱延续,再延续。为了你,那么苦的刑我受住了,我当时是想,只要我爱你行了,哪怕死掉了,那又如何?我不会让别人干涉我和你相爱,也不会让别人知道我和你在相爱。

  你的一个眼神,你的一个笑容,你的一句话,甚至你的呼吸,都能让我不顾一切地去爱你,想你,回忆你。你是我的全部世界,哪怕明天我们的地球要毁灭,我还有你的爱,还有我对你的爱。
  我不会影响你的仕通,接受陆贤超只是为了让你安心,接受他不等于我爱了他,之所以要一个认妹妹的仪式,是让公开我和你之间的亲戚关系,只有公开这种关系,我才可以正大光明地联系你,甚至去看你,甚至哪一天,你需要我时,我可以以妹妹的身份照顾你,守着你,陪着你。
  可是哥,你却给我大谈婚姻,大谈适不适合。这些于我而言,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知道吗?”说着,说着,柳锦的眼泪一滴又一滴地往下落了下来,落到万浩鹏又是感动,又是心痛。
  万浩鹏忍不住抬头替柳锦擦着脸的眼泪,可他越擦,柳锦哭得越凶了,索性扑进他的怀里,埋着头哭个不停。
  “锦,别哭好吗?今天可是古丽和林凡晨的大喜日子,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不好,你说呢?哥,认你,马认,我这出去宣布,你是我万浩鹏的妹妹,今后在太平镇谁要是和你过不去,是和我万浩鹏过不去,谁要是欺负你,是欺负我万浩鹏,好不好?”说着,万浩鹏轻轻地拍着柳锦的后背,让她一下子又破泣而笑。
  还别说,女人真好哄,万浩鹏这段不着调的话把柳锦哄笑了,她也清楚万浩鹏不会出去这么说,她也不会让他这么说,可他肯哄她证明他心里有她,证明他是真心想为她,不是玩厌倦了转手送人,只要他不是这样的,赌在柳锦内心的梗开了,通了。

  “好了,好了,我不哭,不哭了。”柳锦很会给自己台阶下,赶紧从万浩鹏怀里钻了出来,径直去了洗手间,一边洗了一把脸,一边小心地重新给自己补了一妆,让自己看起来光鲜艳丽。
  万浩鹏不知道怎么的又想到汪琴琴,这个吃到口的女人,刚刚在洗手间差点擦枪走火的女人,他还是要放倒她才解恨。
  等柳锦收拾好,看不出来哭过的痕迹时,万浩鹏便说:“走吧,我们出去找她们,定一个认妹妹的仪式,下次我请客。”
  万浩鹏说完,一脸真情地看住了柳锦,看得她顿时又觉得无地幸福,仿佛全世界的鲜花瞬间刹那嫣红地盛开了一般。
  第390章?酒后失误
  万浩鹏和柳锦一先一后地走出了化妆间,一出来,被汪琴琴给盯住了,一边招手,一边说:“这边,这边。”这么一喊,宴请的客人全部朝万浩鹏和柳锦这边看,搞得万浩鹏尴尬得要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万浩鹏拿汪琴琴这疯丫头没办法,只得朝着她们一桌走了过去,还不时冲着其他的熟人点头,解释说:“喝多了,喝吐了。”
  等万浩鹏走到汪琴琴这一桌时,她却不看万浩鹏,闹着要和路汉波拼酒,路汉波什么跑到这一桌来了,万浩鹏还不知道。此时一见这两个旁若无人地闹酒,心里想着,这疯婆娘,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没办成事,还被这疯婆娘给狠狠涮了一顿,下次能不能找到这么合适的时机难说了,但是不没收拾掉汪琴琴,万浩鹏确确实实心不甘。
  男人是这德性,反而没吃到口的东西总会让人记着,念着,想着。而且还是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挑逗自己的女人,摸了,亲了,没办掉,搁那个男人身都会想,所以,认下柳锦这个妹妹时,想弄掉汪琴琴成了万浩鹏此时巴心巴肝想做的事了。
  路汉波一见万浩鹏来了,站起来说:“书记,来,坐这。”
  万浩鹏看了看正等着拼酒的汪琴琴说:“汉波,你酒量好,代我再敬敬汪大记者,她可是我们太平镇的有功之臣,多敬几杯。”

  万浩鹏这话一说,汪琴琴“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瞪着眼说:“谁是你的臣?哼,想当皇,来个后宫三千是不是?”
  这话说得万浩鹏不敢接话了,一旁干笑着。路汉波一见,赶紧说:“汪大记者,后宫三千本来是男人专利,谁让我们男人你们女人多长了一个物件呢?不服气,来拼酒。”
  这话一落,万浩鹏实在憋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笑着汪琴琴又羞又恼,扯起路汉波说:“来,谁怕谁啊,多长了一个物件又怎么?还是我们女人手里的败将。”
  两个人疯了,抓起酒瓶拼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