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说着,就跟雯雯往出走,曹南说:“丁一,那就不送了,再见。”曹南没再坚持送丁一,他的确不知道市长什么时候出来。丁一回头和曹南等人挥手再见,她借机往二楼东面江帆的办公室看了一眼,他的办公室已经亮起了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让他这么晚还不下班,真是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对于一个基层县市长来说,如果用日理万机似乎有些过分,但的确是千头万绪,公务繁多,眼下,江帆没有下班,是他办公室的确有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承建广场和周边改造项目的北京星光建筑集团董事长——尤增全。

  快下班的时候,张怀过来了,他跟江帆说:“市长,星光集团的老总尤增全要拜见你。”
  “拜见我?”
  “是啊,是感谢来的。”
  江帆明白他为什么而来了,自从翟书记跟他说了尤增全和广场项目后,尤其是说尤增全跑去跟他哭穷,江帆就明白翟书记的意思了。尤增全是翟炳德介绍来的,是通过袁家的关系到亢州投资来的,江帆再怎么不齿于这个人,憎恨厌恶这个人,翟书记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在这点上,他不会意气用事。他看着张怀,说道:“他在哪儿?”
  张怀看了看表,说道:“快到了。”
  江帆说道:“这样,他来了,你接待一下,我还有别的事,再说,也用不着感谢,咱们给他追加投资也是合乎规则的。”
  正说着,传来敲门声,林岩进来了,他说:“市长,星光尤总来了,说想见您。”
  江帆感到,尤增全之所以没有提前约自己,恐怕就是担心自己不见他,才跟张怀选了这样一个时间来见他,他在心里暗笑道,这个尤增全果然是商人行事风格,且不说他和江帆这种尴尬关系,就拿打通张怀这个环节,也是没少下功夫和本钱的,不然张怀不会对星光的事这么上心。他跟林岩说道:“让他等会。”

  林岩就出去了,江帆看了一眼张怀,低头笑了一下,说道:“张市长,你接待一下吧,我晚上的确安排了事。”
  张怀说:“既然来了,就见见吧,他是诚心诚意的,跟我说了好多次了,也没有什么,就属于礼节性的拜访,我今天看你在家,就临时给他打电话,凑巧他也在亢州,本来他想回北京,这样也就不回去了。”
  江帆对张怀的坦诚反而不好意思了,他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就说道:“那好吧,但是老张,咱俩可是说好,我的确晚上安排事了,跟他见一面聊两句我就得走。”
  张怀说:“好。”说着,就站起来,出去叫尤增全去了。
  很快,张怀在前,尤增全在后,后面还跟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张怀就给他们作介绍,尤增全仍然是很标致的装束,纹丝不乱的头发,考究的西装,一尘不染的皮鞋,无疑,这是一个非常注重自己仪表的男人。他向前倾着身子,伸出右手,说道:“江市长好。”
  江帆站起,不容他向前迈步,尤增全已经把手送了过来,江帆看着伸到跟前的那只手,就握了一下,同时便把这只细长白皙的手往出推了一下,随即松开。
  尤增全侧身站好,又指着身后那位漂亮且打扮得体的女士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潘副总,专门负责亢州工程的。”
  潘副总很矜持地伸出自己的手,冲江帆点了一下头,微笑了一下,说道:“江市长好,以后请多关照。”
  “欢迎。”江帆说完后,示意他们到沙发上就坐,林岩就过来给客人沏水。江帆说道:“潘副总,你什么时候接手的亢州工作?”
  潘阳往前倾了一下身子,非常职业地笑了一下,说道:“我年前就来了,您太忙,我来过几次,没有见到您,都是找的张市长。”
  “我记得亢州这块工作是侯副总负责的?”江帆转过头,看着尤增全说道。
  尤增全尴尬地笑了,说道:“年前公司内部调整了一下,他转到其它工地去了。”
  江帆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说道:“哦,为什么?中途换将未必是好事啊。”说完,他身子就靠在沙发上,看着尤增全。
  尤增全干笑了一下,说道:“属于公司内部正常的调整。”

  张怀说道:“潘副总,我要的材料带来了吗?”
  潘副总赶忙说道:“带来了。”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了张怀。张怀接过来看了看,然后站起来,说道:“你给我来一下。”说着,就走回办公室。
  潘副总看了一眼尤增全,尤增全说:“你去吧。”
  潘副总出去后,尤增全从怀里掏出一个存折,说道:“江市长,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不是行贿,因为我几次来亢州都说跟您在一块坐坐,但您都没有时间,所以,这个就当我们弟兄在一起喝酒吃饭了,我知道你们有纪律,但是不这样我无法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们也到别的地方做过工程,说真的,商务成本不知要高出亢州多少倍?所以,无论如何您都不要拒绝我。”说着,就把一个存折放在他的办公室桌上。

  这是一个活期存折,江帆笑了一下,拿起来打开,就看见开户人写的是“江帆”(那个时候银行还没有实行储蓄实名制)。他抬眼看了一下尤增全,说道:“尤总,这是什么意思?”
  尤增全往前倾了一下身子,说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江帆淡淡地一笑,把存折推到桌子的边沿,说道:“请你收回去,我这个人你可能不了解,我有个习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万万不能伸手的。”江帆很想再说几句什么,但是他背后是翟炳德,有些话他不能说,也不好说,所以,只能公事公办。
  按照尤增全的经验,没有见钱不要的官员,江帆不要,肯定是有顾虑,他就说道:“江市长您放心,这钱绝对安全。”

  江帆冷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不会拿不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那样,我会心不安,会担心碰上鬼,会遭到报应的。”
  尤增全的脸尴尬地红了。
  江帆继续说:“可能有人会对别人的东西感兴趣,但我不会。我是学建筑的,我深深知道,一个工程下来,可能留给你们的利润不是太丰厚,你们要想让利益更大化,就会在工程上做文章,这点我懂,所以,请你收回,把这钱用在工程中,把工程质量做实在,别偷工减料,给亢州留下一个经得住检验的工程。那些大道理我也不用说了,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尤增全有些不大自然了,他的不自然倒不是因为江帆拒绝拿他的钱,他的不自然是听了他那些带刺的话不自然。但是,多少年商场上的摸爬滚打,早就让他练就出应对一切羞辱的本事,那就是不着急不上火,没气没囊,你有千方妙计,我有一定之规,这个“规”就是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脸上的尴尬之色很快就消失殆尽,说道:“江市长可能对我有误会,尽管以前我们没有过交往,但是我听您夫人说过您的为人,可以用襟怀坦荡四个字来形容,不错,我是和尊夫人有过一些交往,这您该知道,因为我们是搞建筑的,免不了要和他们部门打些交道,这样,接触就自然多了起来,另外,您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