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1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二,咱俩就不来虚的了,李小姐说了,等她的素材弄完了,回韩国再给咱加一倍。”老九说话的时候,眼睛不停的瞄着李英熙。
  刚才只顾了震惊跟想对策,我这才发现李英熙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散落在肩上,脸上已经没有了妆容,说不出的清新可人,她应该没有带换洗的衣服,穿着老九的水手制服,宽松的衣服下黑色的内衣若隐若现,老九太有艳福了呀,这可是女记者呀,也有可能是女间谍呀,都是听上去就让前列腺扩张的角色呀!
  我心里又想着这妞也真够狠的,为了写篇报道居然把肉体跟金钱都搭上了,这才是为了追求梦想能够奉献自己的一切,也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战士。
  “二副,我们报社给我提供的资金很丰盛,只要我这趟能安全的回去,你们的报酬肯定是少不了的。”李英熙看到我色眯眯的眼神后,故意把老九制服上的扣子又解开了一个,赤裸裸的对我进行挑逗。

  “九哥,事情我都知道了,那我去睡觉了,晚上我把工作服放到你房间的门口,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给我打电话就行。”我把流了一半的口水吸了回去,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我怕时间久了控制不住自己。
  “嫩妈老二,这个事情千万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老九嘱咐了我一遍。
  “放心把九哥。”我扭开老九房间的锁,先把头伸了出去,看下四处无人后,回头朝两人摆了摆手,回到自己房间。
  第一个结局,棒子妞顺利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国写一篇报道,独一无二,斩获无数大奖,一大把的奖金,皆大欢喜。

  第二个结局,我们被边防军发现,然后抓到南浦国家安全局,接受调查,审判完毕后船长老九我还有李英熙四人被押解到煤窑干苦力。
  我忽然想到前几天刚做的梦,这嫩妈就是第二个结局呀!
  在船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痛苦的熬到夜里12点接班,我先把工作服放到老九的房间门前,紧接着打电话告诉三鬼排空压载水,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海神轮到达了大同江的入口,南浦船闸。
  老九抛完锚后并没有回生活区,而是从进入了船艏的工作间,我知道他应该是去拆首尖舱人孔盖上的螺丝,我把驾驶台交给大副班的水手,趁着夜色,小跑似的去到了船首的工作间。

  “九哥!”我叫了一声,他正在艰难的拆着好久没有动过的人孔盖螺丝,李英熙穿着我的工作服,戴着一顶安全帽,蹲坐在老九的身边,手里拿着手电筒,正在给老九照明。
  “九哥,代理发报过来了,明早当地时间7点进船闸,北京时间5点,还有两个小时。”我慌忙的对老九说道。
  “哦。”老九应了一声,没有说话,吃力的扭着扳手。
  这个老小子,看来昨晚上没闲着,腰力都不如以前了,卸个螺丝用的上使这么大的力吗?
  “嫩妈!”老九闷喝一声,把人孔盖提了起来,他用手电往里照了一下,舱里的水已经快抽干净了,还剩10多公分。
  “嫩妈老二,你给我打着手电,我下去看看。”老九把手电递给我,扶着梯子开始往下走。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下去。”李英熙把自己那把手电塞到工作服的口袋里,提了一下裤子,紧跟着老九往下爬。
  手电的光很强,我的工作服特别的宽大,手电的光线透过宽松的工作服领口,直接照到李英熙硕大的胸部,我有些心神荡漾,这么漂亮的妞,让我跟她在这个舱里生活个十天半月的也行呀。
  “嫩妈老二,你往哪里照呢!我这边啥都看不到!”老九的暴怒声把我从幻想里拉了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些尴尬的说道,把手电筒的光移到老九的脚底下。
  老九的脚已经踩到了舱底,他把李英熙抱了下来,俩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让我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李英熙把带着的手电筒打开,四处观望着,老九把她领到舱底以上一米高左右的一个平台,算是把她安置了下来。
  “嫩妈老二,你去搞点水跟吃的!”老九冲我喊道。
  我应了一声,又返回生活区,拿了些矿泉水跟面包,用编织袋装好,想了一下又往里面放了一包烟,一个打火机,万一妞寂寞可以抽支烟解解闷。

  “九哥!”我折返到首尖舱的人孔处,拿手电冲里照着。
  我擦,老九居然跟棒子妞拥吻在了一起,我手电的光照过去的时候,俩人正尴尬着分开。
  “九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赶紧上来啊!还一个小时就起锚了!”我心里憋着一股火,多水灵的韩国大闺女呀!唉!
  老九接过我扔下的编织袋,又低声给妞嘱咐了几句,恋恋不舍的爬了上来。
  “嫩妈老二,我们刚才情不自禁,我晚上都嫩妈睡沙发的。”老九一边紧着人孔盖上的螺丝,一边对我说道。

  “九哥拉倒吧,你沙发上的灰还是上个航次那个水头留下的呢。”我一边用手帮老九往螺栓上拧着螺母,一边嘟囔着。
  “嫩妈,嘿嘿。”老九笑起来的样子真难看。
  把人孔盖紧好之后,老九拉过旁边的缆绳,压在上面。
  “九哥,这次咱可是把命压上了啊,这比老刘买猴子罪过可大多了。真万一抓起来,我们可就,”我跟在老九后面,又准备重复一下事情的严重性。
  “嫩妈我们就进煤窑了是吧?嫩妈老二,你说你一天嘟噜了几遍了?人家棒子妞一个女子,就为了写篇报道,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嫩妈咱帮人家一把能怎么滴呢?嫩妈你整天婆婆妈妈的,还不如人家一个妞爷们。”老九忽然停下身,扭头对我说道。
  我把嘴紧紧的闭上,不敢再多说什么。
  还好朝鲜人十分准时,早上5点,海神轮重新起锚,进入船闸。
  朝鲜人的边防部队是第一波登船的,他们将全船人集合到船长房间,开始拿着海员证核对船员信息。

  第二波是卫检,朝鲜的卫检继承了华夏的伟大传统,别的国家都是拿便携式的激光测温仪测**温,只要不发热,就属于合格,朝鲜居然上了一位中医,坐在船长房间挨个的把脉。
  “我擦,这个真稀奇哈!”我也是来过朝鲜好几次的人了,头回见这么古怪的事儿。
  日期:2017-08-27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