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1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是大副?”我有些狐疑的想到。
  李英熙在老九房间里待了不足半个小时就出来了,老九倚在房间门口对她摆手送别,看来俩人没发生什么,老九一般都1个钟以上的。
  “二副再见。”李英熙经过舷梯口的时候看到了我,冲我笑了笑。

  我去,直接说再见了,没有说以后再来拜访我,难道老九那边成了?
  “九哥,咋说的?”我钻进老九房间,他正在看一本上个水头在日本捡的黄色杂志。
  “嫩妈,这一页怎么粘住了。”老九使劲翻着杂志,怎么也翻不动,他只能用手沾了点唾沫,用力搓着。
  “九哥,我试试。”我拿过黄色杂志,里面是一个脱了一半的妞,下一页马上就脱光了,接过粘住了,我使劲搓了搓没有搓开,只能把手放到嘴里沾点唾液,不对,怎么一股前列腺液的味道。
  “九哥,我草!水手这个狗逼,撸完射这一页上了!”我呸呸呸的往外吐着,老九也想到刚才间接的给水头口爆了,也开始往外狂吐着唾液。
  “嫩妈这个狗日的,我再见到他非得爆了他!老二,把水递给我!”老九大声骂着。

  我把老九桌上的矿泉水递给他,越想越恶心,差点就吐了。
  俩人处理完水头的孩子,各自点了一支烟。
  “九哥,那个棒子7点就来船了,不知道在谁房间待了一上午,我觉的咱船上还有一个间谍。”我把刚才的想法告诉了老九。
  “嫩妈,这个妞看上去不简单呀,这是她给我的。”老九掏出了几张一万面值的韩币。
  “我草,九哥,你答应给她拍照片了?”我大叫道,完蛋了,完蛋了,老九都被她蛊惑住了。
  “嫩妈,几万韩币就能收买我?你也太笑看你九哥了,我把上个水头卖给我的高丽参转给她了。”老九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水头的高丽参是朝鲜代理上来卖的,5块钱一根买了10根,他准备好泡在酒里喝的,谁知道被炒了,带回家去没有太大的用处,10块钱一根卖给了老九。
  “九哥,这棒子妞又不傻,她花好几万韩币买十根树根回去,还不是想给你点甜头吃吃,过几天还得再来找你,再找你就得让你给她拍照片,拍碉堡,拍机枪!”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这小子就是胆子小,你知道这棒子妞一早去谁房间呆着了吗?”老九把烟戳死在烟灰缸里,还是一脸笑意的问我。
  “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应该是去了大副房间。”我故作深沉的说道。
  “嫩妈,什么大副,她一早就嫩妈去了船长房间!”老九重新点了一支烟,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船长房间?”我去,这事情搞大了呀,船长难道也被发展成他们的同志了?
  我忽然想起我在朝鲜把水头的事儿告诉船长时,他的表情并不是惊讶水头居然被妞策反,而是担心水头是不是把相机丢到了江里,更奇怪的是他已经知道了妞是南棒子间谍组织的,却还不禁止她登船,事情现在已经很明了了,船长被策反了!
  “想不到啊,船长这个老革命,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人家手里的间谍。”我有些沮丧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你想的太简单了,妞明天还得来找我,嫩妈我准备答应她,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老九吐了个眼圈,眼神深邃。
  无所谓了,你们要是都成间谍了,我就跟着你们一起,赚钱的买卖谁不干呀。
  “海神轮船长,二副,水手长,涉嫌盗窃朝鲜国家军事机密,被我强大的宇宙第一无敌赛亚人金重嗯元帅当场抓获,一审判决无期徒刑,接受劳动改造30年,现在将把你们送往南浦煤矿,你们无权申诉,无权引渡回国,这是你们应得的审判!”随着朝鲜最高法院的法官一声令下,我们三人被一辆军用卡车拉走,还没有来得及大喊冤枉就被送到了南浦煤矿,三人紧接着被分到了掘进组,我跟老九拿铁锹用力的铲着煤,船长拿筐头一块一块的捡着。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答应跟她上床啊!现在可怎么办呀!”船长哭丧着脸。
  “嫩妈,为了几万韩币,累的我腰都直不起来了。”老九愤怒的挥着铁锹。
  “你俩还好,一个有妞,一个有钱,我啥事儿都没干,给我发配这里来了,我心里有多委屈你们知道吗?”我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二副,我来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来吧,我来安抚你。”李英熙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她半裸着身子,站在我的身后,我猛的扑了过去,把她压在厚厚的煤炭上,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我都能感觉到煤块被我们压的粉碎,伴随着轰隆隆掘进机的声音,我跟她同时达到了巅峰。

  “卧槽,这春梦做的,实在是太有意义了。”我被爽醒了,摸了摸丨内丨裤,还好没有湿。
  我发现自己自从学会撸之后就没能出现过梦遗,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病态,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晚上都能梦醒两回,换到没有丨内丨裤可换。
  我看了一下时间,上午10点,又该吃午饭了,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腿竟然还有些发软,看来梦里的情景太过于逼真了,如果真能跟棒子妞弄一次事儿,那就爽多了。
  我梳洗打扮了一番,走出房门,紧接着我看到了棒子妞性感的脚踝,她正在往上层甲板走,我擦,我上一层甲板上面就住着船长跟老鬼呀!这是要去找船长了吗?
  我把手里的烟掐灭,从下面小心翼翼的往上看着,映入眼帘的是李英熙的长靴,再往上看,哎呀,春光无限呀!
  “噔噔噔噔”高跟鞋声由近及远,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敲门声,开门声,关门声。
  好奇害死猫啊!我的脚似乎已经不受身体控制,它慢慢的往船长房间走去,准备偷听点什么。

  “船长,你不能觉的我的行为无理,我确实是在做自由的新闻报道,我需要知道北朝鲜人民怎么看待我们韩国,而你们是唯一能知道他们内心真实想法的人。”李英熙的语气里少了些狐媚。
  “你已经害的一个水手丢了工作,你还想怎么样?”船长的声音有些气愤。
  “船长,新闻是自由的!我不觉的我做错了什么,我没有合适的身份去北面,我只能希望你们带给我一些消息,我只是想做一篇关于朝鲜的报道,难道真的这么难吗?”李英熙有些恳求的说道。
  我去,这话说的这么大义凌然,这妞不会真的是个记者吧。
  我看了一下时间,老鬼马上就该出门吃饭了,我只能把耳朵收起来,蹑手蹑脚的往下层餐厅走去。
  “九哥,棒子妞又来找船长了,不知道俩人谈的什么。”吃过午饭,我径直来到老九房间。
  “嫩妈,棒子妞一大早就来找我了,这次下血本了。”老九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
  我操,三星的手机!韩国的高丽参礼盒,还有他妈的美金!
  “九哥,你答应替她拍照了?这可不行啊!咱不能冒这个险啊!”我小声劝着,后背一阵发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