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1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海神轮船尾方向的泊位,靠了一条俄罗斯的老船,我在船尾检查尾缆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俄罗斯的女船员在开舱,而在我们这里拿到美元的PSC检查官此刻跋扈的走在俄罗斯船的甲板上,似乎正在进行检查。
  “他妈的这个狗东西,先从自己大哥手里赖了钱,又他妈的去赖自己当年的苏联老大哥,卑鄙无耻!”我心里暗骂着。
  两条船隔得很近,我看到棒子检查官指了指俄罗斯甲板上的消防水龙头,摇了摇头,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朝鲜国标的接头,递给了陪同的俄罗斯船员。
  “啪!”一声巨响传来,俄罗斯船员把棒子给的消防水龙头用力的扔在甲板上,然后指着棒子检查官大声的骂着。
  我能感觉到棒子很恐慌,腰弓的像只蚂蚱,不停的冲老毛子鞠躬道歉,老毛子不在搭理他,径直走回生活区。
  棒子则像只被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头,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这个世界,永远是崇尚强者。
  出了大同江,调整好船首向,海神轮直奔渤海湾,目的地井唐港。
  凌晨值班的时候,公司发来了电报,我打印了出来:船长,已经同意你轮在井唐更换水手长,新水手长姓名王静初。
  “王静初,好熟悉的名字呀。”公司的报文都是英文,我用重新把拼音拼写了一下。
  “王静初?我操!这不就是老九嘛!”我突然大叫道!
  我一直都没搞明白老九老实巴交的连村都没出过的农民爹娘怎么能给他起这么一个有艺术气息的名字。
  而在老九看来,自己的名字特别的文弱不够霸气,所以十分的反感别人叫他静初或是小初,以至于我渐渐淡忘了他的名字。

  对于老九上船我倒没有特别大的惊讶,公司就那么几个水头,按概率老九也应该上了,我惊讶的是间谍水头居然被船长炒掉了,
  海神号现在几乎定线俄罗斯朝鲜韩国,不知道我们到了仁川,棒子女记者看到自己的同志不在了,会是什么感觉。
  当然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间谍事件仅仅只是一个开端。
  航程很短,两天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到了井唐。
  “九哥!”又一次见到老九,我难掩住心里的激动,握住他的手,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
  “嫩妈,老二,听公司说你们在朝鲜又被打了,不是你惹的事儿吧。”老九的消息倒还很灵通。
  “九哥,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别人打我我都不还手,我哪有闲心惹事儿啊,不过九哥,我在纳霍德卡打了一个毛子,来来,我先把行李给你拿房间去,慢慢给你说。”我抢过老九的行李箱,走进生活区。
  水头似乎没想到自己被换掉了,房间还是一副被棒子扫荡过后的景象,照片没拍到,设备被迫扔到江里也就算了,电脑硬盘也被拆掉了,这可是自己的精神食量啊!以前天天能见到的姑娘们,忽的就没有了。

  水头本来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谁知道到港居然来人接班了,他有些愤怒,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停的摔打着。
  “九哥,我房间有韩国的咖啡,上去喝一杯吧。”我见水头的状态一触即发,老九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一会俩人别再把交接变成拳击比赛了。
  老九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他把行李放到床边,拍了一下水头的肩膀,跟我回到房间。
  “嫩妈,这小子惹事儿了?”老九一针见血的问道。
  “九哥,这小子他妈的是个间谍!”我递给老九一听啤酒,自己也起开一罐。

  “嫩妈间谍?哪个部分的?”老九很感兴趣的问道。
  “具体啥部门的我不知道,应该是南棒子阵营的。”我对老九说道,紧接着我把南棒子国女记者给水头相机以及水头在北棒子国偷拍被抓的经过给老九说了一下。
  “嫩妈,这玩意有意思呀,这来钱快呀。”老九摸了摸下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啤酒。
  我擦,完蛋了,老九还没被发展已经有做间谍的想法了,到了仁川不得主动接近女记者呀!

  “九哥,这个可不能干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北棒子那边,出点事儿就弄到煤窑里去了,他们都是土匪流氓呀!”我小心的提醒着老九。
  “嫩妈,我就随口说说,你看我像干间谍的人吗?”老九鄙视的看着我。
  我一想也是,老九是崇尚武力解决一切的人,对这种地下战争是不屑一顾的。
  井唐港卸货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万吨的煤炭不到24小时就被扫荡干净,移泊到另一个码头,装了满满的一船不知名的石子,海神号重新离港,驶向仁川。
  跑大线习惯了之后,这种频繁的停靠码头让我感觉很累,我需要不停的在船尾收缆解缆,连觉都睡不好。
  老头船长跟老九也是老相识了,俩人甚至还同上过一条蒸汽机动力的船,每每谈到以前的往事,俩人便会大醉一场。

  井唐港距离仁川只有400海里,海神轮全速航行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此时海面上的北风已经不是特别的疯狂,浪涌也变的温顺可爱。
  混血儿老毕来船后,被老九直接轰走,他的伎俩老九在数年前就已经领略,要不是因为他有一半中国人的血统,早把他打的满地找牙了。
  仁川港的海员俱乐部在港池的尽头,老九是普通船员,韩国人并没有发PASS卡给他,没有老九陪同,我也没有下地玩的欲望,只能陪老九来海员俱乐部喝点啤酒蹭蹭网。
  “二副?我正准备去船上找你,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我刚走进海员俱乐部,迎面居然碰到了棒子女记者,更可怕的是她居然直接对我说的中文!
  “嫩妈,这脸是锉出来的吧?”老九紧盯着棒子妞的脸,上下打量着。
  “这位是?”棒子妞对老九的话不以为然,或许她根本就没听懂锉是什么意思吧,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老九对她的打量。
  老实说,老九长的不赖,虽然现在天气还是稍微有些冷,老九已经穿上了单衣,紧身的衬衫把腹肌绷得紧紧的,而且本人跟实际年龄也很不相符,所以我能看出棒子妞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
  两个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我在旁边感到有些尴尬。

  “咳咳,李小姐,没想到你的中国话说的这么好呀,这是我们船新的水手长。”我打断了两人的眼神交流。
  “九哥,这位就是我上次给你说的女记者,李英熙。”我赶紧把妞的身份告诉老九,这哥们别因为妞漂亮陷进去了。
  “你好,我叫王静初。”老九伸出手,一脸的笑意。
  我擦!听到老九说出自己的名字,我竟然有些干呕,老九的表情并不是特别的做作,我去,这哥们不会动真感情了吧!

  “你好,我是大韩日报的记者。”棒子妞似乎并不惊讶自己的线人已经被换掉了,她握住老九的手,也是一脸的春意盎然。
  “咳咳,咳咳。”我不停的假装咳嗽,试图打破俩人渐渐升起的**,俩人的手依然握在一起,一个胆大,一个放荡,天作之合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