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1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浦港是平壤的外港,位于大同江的下游,距离大同江的入海口大概有20海里,海神轮穿过南浦船闸,驶入大同江。
  在船闸的时候,引水跟边防已经登船,当然,他们少不了的还是一副无赖的模样。
  水头从船头解完缆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两个边防军在舷梯口吸烟,他神色变的稍稍有些慌张,我看到了他胸前那个特殊的扣子,如果不仔细的观察,你根本不会以为那是一个相机。
  朝鲜的两个边防军估计连相机都没见过,更别提纽扣相机了,水头从他俩身旁经过的时候,边防军连看都没有看他。
  从大同江口一直到南浦港,大概要航行一个半小时,这里的纬度大概跟北京相当,虽然已经是初春,但还是比较寒冷的。
  朝鲜的引航员穿了一件邋遢的大衣,到了驾驶台之后就冲船长恶狠狠的大叫:“我还没有吃饭,我需要啤酒,食物,香烟。”
  “好的,好的。”船长笑眯眯的说道,已经对他们这种强盗行为习以为常。
  引水在驾驶台喝着啤酒,吃着大厨简单做好的饭菜,一脸的享受。
  “船长,明天是我儿子的生日,你们船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可以让我带回家?”引水酒足饭饱后,又开始耍了新的伎俩。
  “引水,我们三个月前来大同江的时候,你就说明天是你儿子的生日,你儿子一年要过多少生日?”船长有些怒了,上次进江的时候,船长可怜他儿子过生日没有礼物,特地把自己买的零食已经全部送给了他,没想到现在又拿出这个理由来索要东西。
  “你们船需要立即抛锚!”引水恼羞成怒。
  “二副,你马上把航线划到锚地,你们需要抛锚!至于抛多少时间,就等着通知吧。”引水冲我大叫着。

  我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船长才是我的最高领导。
  船长活了快70岁了,骂过张学友的爹,开枪打过国民党反动派,岂能让你一个北棒子引水唬住,船长走到海图跟前,对我说:“老二,这是最近的锚地,改航行,抛锚,我还不信了,有本事你让我在这抛一辈子!”
  船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老二,到了锚地给我打电话,告诉大副准备抛锚。”
  说完话后,船长摔门而出。

  引水像一只被摸了几下的蛤蟆,肚子气的鼓鼓的,他显然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华夏人,怎么也有翻脸的时候,他在驾驶台来回踱步走着,不停的用朝鲜话骂着爹。
  船长很聪明,他画的锚地其实已经属于南浦的港区了,反正我们去了也是抛锚,正好趁这个机会压制一下北棒子鬼子的嚣张气焰。
  “二副!让你们的水手去船头瞭望,要不然你们就返航!”引水气急败坏的冲我大叫道。
  “我是北朝鲜第一引水,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侮辱到了我!”引水皱着眉头,冲我伸出两个手指头。
  “先生?怎么了?”我没能理解引水为什么伸出剪刀手。
  “香烟!我要香烟!”引水像一头疯狂的狮子,大声吼叫着。

  “马上让你们的人去船头瞭望!”引水接过我手里的红双喜后,还是一脸的愤怒。
  “草泥马,老九在这早把你爆了!傻逼玩意儿。”我嘴里嘟囔着,然后四处寻找水头的身影,引水的话还是要听的,得找水手去船头瞭望呀。
  我从驾驶台的左舷看下去,水头正站在主甲板的左舷,后背紧贴着生活区,一动不动的盯着海神号的左方,能看的出他的神情非常的紧张。
  我把目光转到水头朝向的地方,是大同江沿岸的群山,因为没有太大的污染,这里环境非常好,山青水秀的。
  “他妈的,一个破山什么看头。”我心里暗骂着,准备大声招呼水头让他去船头。
  我刚准备开口叫水头,水头忽然穿过生活区,走到船尾,我紧跟着也从驾驶台转身,目光朝向水头。

  水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把手在胸前的纽扣处轻触了一下,然后站到了后缆桩上。
  “我擦,水头在拍照录像!”我赶紧往山坡上看去,这才发现在半山腰里的松树后面,居然暗藏着三个小小的碉堡,而且还能看到黑森森的枪口!
  卧槽,卧槽,卧槽,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飞驰而过,水头这个傻逼,万一被对面暗堡里的棒子看出点端倪,海神轮岂不是马上被射成了筛子!
  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引水大步的从驾驶台走了出来。

  “二副,我需要人瞭望!你再看什么!”引水怒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声喊道。
  水头此时的精神高度的紧张,整个人蹦的仅仅的,像即将高丨潮丨的生*器,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一泻千里,而引水刚才的大喊声,让他控制不住紧绷的神经,“哇”的大叫了一声。
  引水顺着水头的叫声看去,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水头紧张的把手放到了胸前的纽扣上,目光又转向了山坡上的暗堡。
  “完蛋了!”我心里暗骂一句。

  这可是不打自招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你在看碉堡呀,更何况你面对的是北朝鲜第一引水,他估计也是留过洋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等看到你的纽扣相机,就什么都知道了。
  引水狐疑的往山坡上看了一眼,看到了自己伟大的碉堡,瞬间明白了过来,他用朝鲜话大叫着,指着水头咚咚咚的往下跑去。
  水头此时已经吓尿了,我正想着水头的余生要在南浦煤窑渡过了的时候,水头居然从缆桩上跳下,朝右舷跑去。
  透过主机烟囱的缝隙,我看到水头飞快的把胸前的纽扣拽下,扔进右舷的江里!
  好悬啊!我替水头捏了一把汗,如果被朝鲜人民军发现有人偷拍他们的军事要塞,后果我都不敢想象啊,挂华夏旗的船还好,我们这种巴拿马国旗,国力单薄啊!

  引水的大叫声,把生活区的人全部吸引了出去,两个边防军也跟着大叫着跑了出来,把水头按倒在后甲板上。
  “老二,出什么事儿了?”船长慌张的跑到驾驶台,以为有人落水了。
  “我,我不知道啊,水头被他们抓了!”我指了指后甲板被朝鲜人锁住双手的水头。
  “他妈的朝鲜棒子简直无法无天了,我这次拼了以后不跑船,我也得找他们说道说道!”船长气的浑身哆嗦。
  “你们船立即抛锚!”引水又跑到了驾驶台,冲船长喊道。
  “引水先生,我们现在在航道里。”我小心的提醒道。
  “我让你们立即抛锚!你们船有美国的间谍!他们在拍我们朝鲜的军事碉堡!你们立即抛锚!接受检查!”引水虽然还是大叫着,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喜悦之情,言外之意好像是再说他妈的可算是让我抓到你们的把柄了,这次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老二,水头到底做什么了?”船长有些慌了,他知道引水再装逼也不可能让我们在航道里抛锚,除非真的出什么事儿了。
  引水这个时候已经跑到后甲板上,参与到边防军的审问当中,我把从韩国碰到的棒子女记者一直到刚才水头拍照把相机丢江里的事儿给船长简单的说了一下。
  “老二,你确定他把相机丢江里了?”船长一脸郑重的看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