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1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这是我大衣上的,大衣上的。”水头有些慌乱的把纽扣丢到抽屉里。
  “老二,你怎么来了?”水头他妈的实在太紧张了,居然又问了我一遍同样的问题。
  更关键的是我比他更紧张,我居然忘了我刚才说过的来他房间的理由,我只能又重新编了一个:“机舱让你量下压载舱的水。”
  棒子妞笑眯眯的看着我,这有可能是棒子国的间谍组织专门派出的女色诱员,她们可是杀人不眨眼啊。
  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笑着说道:“啊宁哈塞腰!”

  啊宁哈塞腰!”棒子妞也冲我笑着回道,不过她的笑里很明显的能看出一股子阴冷。
  我又做了几个抱歉的手势,转身离开了水头的房间。
  太他妈的惊险了,这哪里是跑船啊,这是在玩儿命啊,本来想好不去跑大线了,可以避免经过那些流氓的穷破国家,就不会被里面各种各样的人弄死,没想到到了发达国家了,又他妈碰到间谍了。
  我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压了压惊。
  我有点庆幸我的机智,差点就露出破绽了,万一这妞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我可能过几天就在海神公司内部报纸上出现了:海神轮二副不幸溺水身亡,大家一定注意航行安全。
  “当当当,”门外传来很轻柔的敲门声。
  “请进。”我有些疑惑,这个时间谁会来我房间。
  “阿宁哈塞要!”门轻轻推开,露出棒子妞精致的脸。
  妆很淡,眼线画的很轻,鼻影也不是特别的重,脸上扑着适可而止的粉,不过明眼一看,就知道这张脸是后期加工过的,下巴都可以织毛衣了。
  记得老九曾经说过,棒子国的妞都是把脸夹到台钳上,拿手搓搓出来的。
  “阿宁哈赛要,你会说英语吗?”我稍微有些慌张,但还是保持了镇定的问道。

  “是的,我会说一点英语。”棒子妞进到我的房间,很好奇的四处观察着。
  “你好,我叫李小龙,是海神轮的二副。”我微笑着把手伸了出来,尽量保持着不哆嗦。
  “你好,我叫李英熙,是大韩日报的记者。”棒子妞很爽快的握住了我的手。
  “二副,你去过朝鲜吗?”棒子妞问的问题很直接。
  “是的,我曾经去过,大概在2年以前,去过很多次,我有很多朝鲜的朋友,他们都很友好,我甚至还认识一个少将,在朝鲜他对我有过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感觉棒子妞想拉我下水,赶紧把自己保持在社会主义阵营里。
  不过我说到他们很友好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拿枪托打掉老九门牙的那个士兵,还有整日在船吃喝抢掠的上尉,我忍不住恨的紧握双拳,牙齿磨的“吱吱”作响。

  “少将,少将?”棒子妞反复诉说着这个单词,眼里的神情有些捉摸不透。
  “二副,打扰你了,我还有事,有时间再来拜访你。”棒子妞妩媚的笑着,冲我鞠了个躬。
  “再见,再见。”我也回敬了个躬。
  “我去,这妞是不是看出什么破绽来了,怎么直接就找上我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想着是不是该向船长汇报这件事。
  吃晚饭的时候,船长跟别人讲着他以前跑船,正值大陆跟抬湾的危机,航行在抬湾海峡都是战备状态,大家都是全副武装,每天的演习不是消防也不是救生,而是打靶,真情实弹的打靶,一人3发子丨弹丨,在主甲板打挂在艏桅的锚球。
  “船长,你们那时候没想着叛逃啊怎么?”老鬼插了一句嘴。
  “叛逃?那个时候船上有两个政委,有的时候两个政委加两个政治干事,天天做思想工作,有个水手因为有叛逃倾向,回国就枪毙了,还有个二副,偷听敌方的电台,有间谍嫌疑,审查了30多年,家里也没啥关系,现在估计还在牢里呆着呢。”船长咂咂嘴,不胜唏嘘的说道。

  我咽了一口唾沫,虽说现在我不处在那个时代,但是船长讲到这些事情,跟今天发生的太相似了,我想着晚上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船长。
  吃过晚饭,我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下,推了一下门居然没有推开,我又使劲推了一把,我听到房间里有些东西掉落在地上。
  “我擦,怎么回事?”我一边暗骂着,一边用力推开房间的门,走进去一看,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房间地上满是被我刚才开门推到的化妆品,而且全是雪花秀跟兰芝的的高档货,粗略算一下,最少得4,5千块。
  “我擦,完蛋了,韩国妞已经开始给我贿赂了,她这是准备要拉我下水啊。”我心乱如麻的想到。

  这可怎么办呀,收还是不收?收的话岂不是真的要给她做间谍了?万一在朝鲜被发现了,我岂不是要被三胖子哥弄到煤矿里,整天累的跟条狗一样的挖煤?假如我要是不收,岂不是得罪了棒子妞?她会不会直接把我在这里给暗杀了。
  我在房间里左右徘徊踌躇着,心里有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干呀,这钱来的多容易啊,啥事儿没干就弄了一大箱子化妆品,拍几张照片还叫事儿啊。”一个黑色的小人首先说道。
  “不能干呀,万一被人发现了,这就是死罪啊!”一个白色的小人紧跟着说道。
  “没事儿的,做的隐蔽一些,谁跟钱有仇啊。”黑色小人的一句话占了上风。
  我点了一支烟,蹲了下来,拿手拨拉着箱子里的化妆品。
  “操他妈的,干!谁他妈的跟钱有仇啊,老子什么事儿没碰到过呀,虐过非洲酋长,打过印尼海警,揍过俄国毛子,还在马达加斯加蹲过监狱,做个间谍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呀!也许我的航海生涯注定不会平凡,注定会经历这些曲折的事儿。”我把烟叼在嘴里,45°角仰望着天空,想着平白无故得到了这么多化妆品,我心里一阵窃喜。
  “吱”的一声,房间门打开了。
  “老二?你干嘛呢?”大副走了进来,似乎没能看懂我忧郁的造型。
  “大副,大副,怎么了?”我把我的下巴收了起来,掏出烟递给他一支。

  “没事儿,我回房间拿个安全帽,你在我房间干什么呢?”大副疑惑的问道。
  “咳咳咳咳!什么?你的房间?”大副的话让我呛了个正着,我一边咳着一边看着房间里的摆设。
  我擦,谁的房间?
  “大副,这些化妆品?”我指了指地上的箱子。
  “我给我老婆买的呀,怎么了?”大副脸上的疑云又重了一些,他警惕的看着箱子里的化妆品,把我当成了小偷。

  “对不起老大,我走错房间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海神7上房间的位置恰好是海神号上大副的房间位置,因为满腹心事,我不小心走错了房间,搞了一出这么大的笑话。
  我弓着腰,不停的朝大副点头道歉,逃一般的回到房间。
  “我擦,我就说么,这钱哪那么容易赚。”我把刚才的黑色小人骂的狗血喷头。
  间谍没有做成,化妆品不是我的,我心里竟然有些失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海神轮在仁川卸完面包铁,继续北上,目的地朝鲜南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