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百无求怀疑的表情减了不少。百里熙继续说道:“还有你们方士一门的首任大方师燕哀候也亲口说过,如果当年的帝崩可以流传下来的话,只要一件便足可以将方士一门灭门。可惜连传下来的只有后来诡颂仆人画的草图,本来都以为那图样已经被毁了。现在看起来诡颂死的时候,有人拿走了这图样。老东西,我说的对吧。”
  “快两千年前的事情,你问老人家我,我老人家跟谁打听去?”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将手里一直抓着好像腰带一样的法器递给了百里熙,随后继续说道:“你是行家,看看这件法器如何?”
  百里熙只看了一眼。随后伸手在腰带前段的一头按了一下,里面竟然发出来一声龙吟。随后本来死物的腰带竟然用龙气冒了出来,炼器第一人又按了一下之后。龙气又瞬间消失。
  “虽然粗糙一点,不过已经可以说是上品了。”百里熙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公孙屠之后,继续说道:“可惜还需要手动才能促发,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在上品法器当中只能算是末等……”
  “百里熙先生好眼力。”炼器第一人的话刚刚说完,酒肆的大门突然打开。随后就见广仁、火山师徒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广仁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之后,落到了公孙屠的身上。冲着归不归、百里熙打了招呼之后,这位曾经的大方师走到了已经开始冒汗的公孙屠身上,说道:“知道我是谁?那我直接说了,你身上的竹简呢?被归不归拿走了吗?”

  “大方师,你什么时候学会栽赃了?这个新添的毛病可是不好。”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不过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怀里面鼓鼓囊囊的,显出来一个竹简大小的凸起。
  “归不归,你还嘴硬!怀里的不就是竹简吗?”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归不归的衣服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的口信是你亲自传达的,这个你也没有什么好说了吧?”
  “谁说这个就是徐福那个老家伙指名要的竹简了?”归不归表情古怪的看了火山一眼之后,随手从自己的怀里将一封已经有些变色的竹简取了出来。老家伙将竹简拿在手上。随后继续对着火山说道:“是不是那封要人命的竹简,你看一眼就知道了。来,别客气……”
  火山有些尴尬的看着归不归手上的竹简。接不接他都下不来台。这个时候,广仁微微一笑,将竹简接了过去,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打开了竹简。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什么时候归师兄也对这酒肆的账目感兴趣了?”
  归不归手里的竹简正是这酒肆的账本,当时虽然纸张已经出现几十年。不过像是一些财务往来的目录还是会写在可以保存更长时间的竹简上面。归不归发现了公孙屠在这酒肆之后,便随手偷走了这账本。本来想着鱼目混珠从公孙屠身上换走竹简,把竹简丢失的黑锅扣在广仁师徒的头上。没想到广仁一见面便先下手。这才将这竹简拿出来解围。

  “大方师你还要管老人家我以后是开酒肆,还是开客栈吗?”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广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别说竹简了,就连他一早在你那里誊抄的术法秘籍也不在身上。这个小娃娃应该有个藏东西的地方……”
  跟在归不归身边待了半天,也没有再搜身的意思了。怕夜长梦多,广仁当下分赴火山就地询问公孙屠竹简还有从他那里誊写的术法秘籍都藏在那里了。这件事是徐福亲自吩咐的,料想吴勉和归不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作梗。
  公孙屠倒是配合的很,他说出来自己将那些东西都藏在长安城外的一座高山的山洞里面。当下广仁、火山便要带着公孙屠前去,只不过这次广仁不想再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共同行事了。当下,这位曾经的大方师看了还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吴勉一眼,转头微笑着对归不归说道:“多谢归师兄你报信。后面的事情自然有我师徒来做就好……”
  “那可不行,大方师你添了新毛病,老人家我可是有点不敢相信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旦你有路子见到徐福,再来一次说我们几个都看过了竹简。那我们还活不活了?大方师,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将公孙屠送出去。咱们都在一起的好。”

  这时候,一旁的百里熙也有些感兴趣。他对着广仁、归不归说道:“你们所说的竹简是什么东西?炼制法器的图谱?为什么看也不能看?”
  不管是广仁、还是归不归都不想得罪这位炼器第一人,当下广仁冲着百里熙微微一笑之后。开口说道:“那封竹简百里先生还是不要接触的好,那是这公孙屠从徐福大方师那里偷取的私物。至于是什么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外人都不知道。”
  这么一说,百里熙反而更加好奇起来。只不过这样的东西绝对不敢让他看到。试探了几次都不见广仁、归不归松口,这位炼器第一人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有关帝崩的图谱他已经记在了脑子里,当下也不再管归不归索要,直接起身就要离开。
  就在百里熙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嘿嘿笑了一下。对着炼器第一人说道:“老人家我受累打听一下,老家伙你是怎么就带着鳌龙心到了这长安城的?”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里熙回答道:“十之前吧,我去河套拜访朋友的时候,从那位朋友的嘴里。听说有人手里有一整副的龙涎。只要一颗鳌龙心来换,这件事太便宜了。我便请朋友帮着联系。结果就在这里和你们遇到了。”
  “十天前,河套……”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交友广阔,这些天听说过有人要用龙涎换鳌龙心的事情吗?”
  “这个还真的没有听说”说话的时候,广仁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他和老家伙的目光同时转到了脸色已经有些变化的公孙屠身上。随后还是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开口对着公孙屠说道:“算着你上岸应该没有十天吧?怎么,你回到陆地之前,已经有人替你再掉百里先生上钩了?”
  “可能是碰巧也有人想换鳌龙心吧?”公孙屠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是三天之前才回到的陆地,不过我先回到老家去看了一眼。想着祭拜我的父母的,可惜老家伙早就毁于战火。祖坟实在是找不到。无奈之下才去找的广仁大方师。”
  广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用整副龙涎去换鳌龙心?你再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别忘了便宜便宜我。我给你一整副鳌龙的心肝。换一丈龙涎就好。”
  说完之后,广仁示意火山将公孙屠带走。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这才看到门口竟然停着一辆加宽加长的马车。这还是广仁当年还是大方师的时候的法驾。想不到这方士一门都没有了,他竟然还把这架马车留到了现在。
  看着广仁也跟着火山上了马车,归不归却停下了脚步。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张纸来,正是之前百里熙给公孙屠写好要准备的天才地宝。随后低声对着百里熙说道:“老家伙,东西我老人家给你准备五套。连你的那一份老人家我也准备出来,还是老规矩第一套帝崩炼制出来是你的,第二套归我们。干吗?”
  日期:2017-05-1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