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卫东在心里嘀咕着这句话,就回到了办公室,他的确没有听说过这句话,就想,这个王家栋真是琢磨不透,满以为樊文良走了,尽管他如愿当上市委副书记,但是钟鸣义不重用他,而且他飞扬跋扈、颐指气使惯了,肯定不适应眼前的形势,没想到这个老家伙不但没有消沉,反而琢磨开厨艺,而且还对一些历史人物感兴趣,看来,自己比他略逊一筹,当年樊文良不重用自己时,自己可是没有他这么达观啊。

  时间不长,任小亮从里面出来了,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看了等在外面的彭长宜一眼,没有说话,就走了。彭长宜被叫了进去。他换上了一双散步时穿的轻便鞋,但是裤脚带着明显的泥渍。
  那个戴眼镜的领导向他伸手,示意他坐在他们的对面,也就是任小亮的位置。然后问道:“你叫彭长宜?”
  立刻,其他人就都低头看手里关于彭长宜的资料。
  “在职研究生毕业,现在是市长助理、北城区政府主任?”
  眼镜领导说:“好吧,你把你到北城后任职期间的工作简要陈述一遍,简单点,不超过二十分钟。”
  彭长宜只拿了自己平时的工作日志,他就把路上江帆嘱咐的那几件事汇报了,的确如江帆所说,所有工作都在他心里装着呢,许多数字信口拈来,汇报完后,那个戴眼镜的领导说道:“你在这次清理取缔土法熬油工作中还负了伤?”
  彭长宜笑了一下,算做回答。
  “我们都看过你的报道。刚才任小亮同志对北城的一些工作尤其是一些数字掌握的不太准确,跟你汇报的有些出入,对这事你怎么看?”
  彭长宜说:“因为任书记是做党务工作的,是掌管方向的,他不清楚情有可原,我是做实际工作的,如果我再不清楚就该挨板子了。”
  那个人点点头,说:“你对眼下正在着手做的工作有什么具体打算没有?”
  彭长宜说:“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打算,是我们共同研究的,我们准备在原来河套地区边缘,也就是土法熬油那一带,搞成一个绿化带,这个已经在市长办公室会上通过,今年植树节就准备在那里搞义务植树,彻底摘掉黑帽子,使那里变成绿洲。小石棉企业取缔后,肯定会给一些业主带来损失,我们也在边清理整顿的同时,边和他们积极探索,寻求出路,准备对他们给予一些政策上的扶持和帮助。”

  “怎么个扶持法?”
  “有条件可以升级,进行产品换代,生产一些高附加值的保温材料,改进生产环境,减少污染。没有条件的转行,和信用社协调,可以向这些人优先发放小额信贷比例,因为这项工作也是刚开始,还没有特别成型的计划,目前也在跟这些企业主们探讨。”
  考察组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就结束了彭长宜的述职。接下来就进入个别谈话程序。考察组这次对任小亮和彭长宜的考察进行的范围比较广,也很深入,不仅在市级领导班子中进行,还到乡镇一级中进行了座谈,也到了北城,找机关干部座谈,还找了部分企业座谈。
  欢送锦安市委考察组的午宴仍然安排在中铁外招宾馆。这天,钟鸣义和头天市委几个领导正在陪考察组的人吃饭,这次仍然没有江帆。酒正喝在兴头上,任小亮端着酒杯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进来后点头哈腰给每位领导敬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端起来说道:“我敬锦安市委的领导们,感谢,感谢,我先干为敬,领导们请随意。”说着,一仰头就干了一大杯白酒。

  范卫东就给他拉过了一把椅子,他刚要坐下,那个戴眼镜的领导说:“钟书记,我们下来考察是有纪律的,你看还是请当事人回避一下吧。”
  钟鸣义对这几个生面孔不太熟悉,认为他们只是锦安组织部干部科的一般人员,后来才知道这个戴眼镜的是锦安组织部新提拔上来的干部一科科长,既然都是生面孔,而且亢州作陪的只有钟鸣义和组织部长李保华以及范卫东,就提前安排了任小亮做些功课,任小亮借敬酒之际,给考察组的人每人预备了一份厚礼,还没等任小亮献上礼物,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就发话让任小亮回避。
  钟鸣义就哈哈笑了,说道:“没事,都是自家弟兄,你们几个我不太熟悉,以后常到亢州来,考察工作就全都拜托给诸位了。”
  其实,在座的谁都明白他这话的含义,考察工作拜托给诸位,不如说是把任小亮拜托给诸位,因为任小亮出席在这个场合,不用说大家谁心里都明镜似的。

  钟鸣义又说:“小亮给大家预备了一份薄礼,说是他预备的,也是我的意思,小亮,拿进来吧。”
  任小亮说:“已经给各位领导装车上了。”
  钟鸣义说:“那好,那好。来,你再敬领导一杯酒,加深印象,喝完就回去吧。”
  任小亮又倒了一大杯酒,举起来后说道:“昨天述职的时候我发挥的不好,主要是太紧张了,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小亮的事就拜托各位领导了,请多多关照。”说着又是很爽快的把酒喝干了,然后一边双手作揖,一边退出了出去。
  那个戴眼镜的人皱着眉头说道:“钟书记,怎么还有礼物,这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我刚才就说了,是他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也当过小伙计,理解小伙计的辛苦,活儿不少干,实惠没有,都是自家兄弟,那礼物你们就放心收下,算是老兄我跟各位的见面礼。来,喝酒。”说着,就跟那个眼镜科长喝了一杯。
  当天下午,考察组回到了锦安,头下班的时候,谢长友带着那位眼镜科长来到翟炳德的办公室,说道:“翟书记,去亢州的考察组回来了。”
  那个科长赶忙把当天整理出来的考察鉴定报告呈在翟炳德面前。
  翟炳德拿起来分别看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放下文件袋说:“除去文字外,你们对彭长宜和任小亮两个人有什么感性认识?”

  那名科长感觉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说道:“翟书记,您先看看这个。”
  翟炳德拿起一看,见是一份礼物清单,并且上面有考察组全体人员的签名。翟炳德说:“谁干的?”
  于是,眼镜科长就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翟炳德没有说话,而是问道:“江帆没有陪你们吃饭吗?”
  眼镜科长说:“没有,一次都没有,就是我们去的当天见了他一面,然后个别谈话的时候见了他一面,就再也没看见,从始至终都是钟鸣义、李保华和范卫东陪同。”
  翟炳德看了一眼谢长友,谢长友笑了一下。
  眼镜科长又将他个人对这次考察的两位同志谈了自己的印象,他说:“我个人感觉彭长宜比较务实,肯干事,我们去的当天他两脚沾满泥巴回来的,本来他是第一个安排述职的人,结果他不在,就先安排了任小亮。另外彭长宜工作思路清晰,对他所分管的工作底码清,有些数据不用看本子,张嘴就来,而且对一些后续工作想得也很周到。并且目光坚定,面对考察组的提问回答的也比较客观。任小亮这个人吗……”

  翟炳德仍然在低头看鉴定报告,他见这个科长有顾虑,就头也没抬地说道:“说下去。”
  “他目光游离不定,比彭长宜油滑很多,比较善于钻营,从他来给我们敬酒和送礼物这个举动就能看出来,其他的就没了,这完全是我个人的印象。”
  “嗯,好了,你回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