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273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书记过奖了。”听到邓书记的夸奖,我竟然脑袋里有些卡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爸,你不要老是摆着官腔,徐老师人很好的,而且你们还是老乡的。”徐小雨拉了拉邓书记的胳膊,小声道。
  “你是安徽哪里人?”邓书记笑着问道。
  “我是安徽阜阳人。”我说道。
  “离得不远,阜阳可是一个人口大市。”邓书记点了点头,好似知道我出自安徽,对我的眼神明显柔和了一些。
  有了邓书记在,尽管桌子上摆的山珍海味,可还是有一些吃不出来味,过了一会,邓书记的秘书走了进来,把电话递给邓书记。

  邓书记接了一个电话,就有些无奈道:“娜娜,中央来人了,韩书记让我过去一趟,这一次真的很抱歉。”看得出来,邓书记确实很在乎徐娜和徐小雨。
  别说邓书记这么高的职务,哪怕一个平民老百姓,如果有工作的事情,几乎说走就走,也很少会当着外人的面,说这样的话。
  “工作要紧,你先去忙吧。”徐娜温柔的笑了笑,给邓书记整了整衬衫的领子,随后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我和冯晓莹。
  “工作要紧,邓书记您先忙。”我急忙站起来道。
  “是啊,邓书记的大事要紧。”冯晓莹也是点头道。
  “这一次只能吃到这里,下一次我请客。”邓书记说完话,就当面交代秘书把时间给安排一下,明显真的当回事了。
  我忍不住感叹,邓书记日理万机管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还如此郑重的对待这些小事,怪不得人家四十多岁,就能有这么高的地位,权责轻重,做的都很到位。
  邓书记转身要走的时候,徐娜拉了拉他的袖子,看了我一眼。

  “把我的号码,给小徐留一个。”邓书记笑了笑,对身边的秘书说了一声,随后就先走了。
  邓书记的秘书走过来,把号码给我写在一张纸上,很有礼貌的给了我,这是邓书记私人手机号码。
  虽然徐娜肯定有邓书记的手机号码,不过这样的正式的转交给我,意义是不一样的。
  “多谢娜姐了。”我知道这个关系,是徐娜帮我求来的。
  “娜娜可真偏心。”冯晓莹有些吃味道。
  “你一个女人要邓书记的号码做什么,也不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徐娜翻了一个白眼。
  冯晓莹回过味来,就是挽着徐娜的胳膊,一个劲的赔笑脸。
  一般手机号码除了上下级之外,就是亲近的人才有,一般相对关系远的也大多只能拿到秘书的手机号码。

  冯晓莹的级别和邓书记差的远着的,又是一个女人,邓书记自然不会给她。
  而号码给了我,我的进步,却能帮助冯晓莹,所以这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和邓书记,在一起吃饭,前前后后只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不过人不能太贪心,能拿到邓书记的手机号码,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晚上吃过饭,大概八点半的时候,徐娜和徐小雨先走了,邓书记来了,他们一家团圆,我们自然不会耽误对方的时间。
  “终于搭上线了。”冯晓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你为了这个事,准备了那么久,最后便宜给我了,怎么?心里是不是很难受。”我开玩笑道。
  “难受又怎么办?你难道想补偿我。”冯晓莹翻了一个白眼。
  “放心。”我点了点头,没有一点含糊,冯晓莹的这一步确实帮了很大忙,只不过真正的帮助还没有显现出来,自己乃至冯晓莹现在的层次都太低,暂时用不到邓书记的帮忙。
  不论是我也好,冯晓莹也好,都明白这个事实,都乐于先沉下去一段时间,只要和徐娜的关系还有维持,只要自己不出大乱子,总有一天,这一次的好处,会给一个大大的惊喜。
  “公司里的app快要上线,你这边的琐事也赶紧处理一下,后方一定要稳。”冯晓莹道。

  “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我明天特意召开了一次大会。”我苦笑道,学托邦的这个软件一上线,如果连自己补习社的老师都稀缺,更谈不上聚拢教师资源,那恐怕会变成一个笑话。
  前提,有必要梳理一下权威。
  告诉高三的老师,他马涛在强,也只是一个高二的副主任,高三是我说的算。
  后方如果都不稳,其他地方确实也没得玩了。
  “这边有什么事情不要一个人扛,陈组长进了反贪局,可以让她帮忙查一查那几个人,和你斗的这么不亦乐乎,钱从哪里来,肯定有问题。”冯晓莹建议道。
  我摸了摸下巴,冯晓莹说的没错,不过反贪总局大多是针对于政府系统的调查,对于社会外的好像不太关注。
  “反贪总局虽然主要针对于政府系统,不过你别忘了一点,术业有专攻,相比于政府的职务犯罪,外面的那些经济犯罪都是小打小闹,保证一查一个准,然后再通过正常的司法程序,逮起来不就行了。”冯晓莹好似看出了我的疑惑。
  “这不是公权私用了吗?”我皱了皱眉。
  “呵呵,现在哪个官商不够结,找个由头查一查他的保护伞,再往下面一捋,搞不好萝卜泥巴拽出来一堆出来。”冯晓莹抿嘴一笑道。

  我倒吸了一口气,是啊,谁身上没有一点污点,这反贪总局可就是一个手持尚方宝剑的大杀器。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不知道陈组长走的谁的关系,连我都羡慕。”冯晓莹语带艳羡道,这个职能部门,可是第一人亲自组建的,为的就是扫清腐败,也正是如此做,这两年大大小小的官员倒下去一波又一波,几乎三天倒下一个,超过历朝历代。
  所以反贪总局,也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威严和权威。
  没办法,胎里带出来,就是根正苗红。
  我和冯晓莹聊了一会,看到挺高兴的,稍微多喝了一些,不过我保持着头脑清醒,打了一辆车把她送回了家。
  给嫂子说过今天聚餐会有些晚,所以我没有去出租屋,怕吵醒她。
  加上喝的有些小醉,不方便开车,干脆就在补习社里睡了一夜。
  自从老婆上一次去补习社里,询问我和嫂子关于论坛上的真假,已经过去几天了,她嘴上不说,有时候也会打电话查岗。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黄丽丽已经开了门,看到我竟然睡在这里,很吃惊。

  “昨天太晚了,就没有回去,干脆在这里睡了一宿。”我笑着道。
  “要么我回头多准备一床被子铺在下面,这样睡的会舒服一些。”黄丽丽关心道。
  “不用,这样睡着刚好,太软了伤脊椎。”我摇了摇头,洗了一把脸,问她吃饭了没有。
  “还没的,刚刚到店里。”黄丽丽摇了摇头。
  我喊她一起去吃饭,等吃过饭回来后,我也有些纳闷,怎么蛋汤里挺粘稠的,好像不至一个鸡蛋,包子里的肉馅也挺足的,不过我也没多问,只是小事。
  日期:2017-05-1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