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腹相思都沉默[BL]》
第8节

作者: 推挖掘机的老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念中学了,学会了吉他,曲库也逐步扩大,但这首《尘缘》属于我的保留节目,虽然上大学后也把吉他带到学校了,但是也就隔好几周才去毛爷爷像下弹一次排解一下无聊。小瑜有时候会让我弹唱给他听,于是我就坐在石凳上一首接一首地弹,他就坐边上安安静静地听,偶尔会有路人驻足。小瑜说那时候我特别像个流浪歌手,散发着文艺范儿。
  就在多多第五次来我宿舍的时候,被他发现了我的吉他。
  结果就是他缠着我要我教他,我说这可不包含在我家教要履行的义务中,你得加钱。
  有钱人家少爷就是任性,下午多多就拉着我上街要去买吉他。我说少爷你知道得多少钱吗?他说你别管,只要你教我就好了。

  文三路上有几家琴行,我带他逛了很久,最后买了一把千把块的入门性价比比较高的,多多刷卡结账。回去的路上我问他你一个高中生怎么带这么多钱,他告诉我那是他老木的副卡,只要不是特别大的数额,都不会管他。我想想我念中学的时候学了很久,才狠心买了一把800多块的吉他,心疼了好几个月。
  回到宿舍都快傍晚了,我问他今晚回去吗,多多说,长夜漫漫,我们抓紧时间学弹琴吧。这几个星期多多经常会在我这里留宿,他总是说家里没人没意思,到后来他的包里都已经准备好换洗衣服了。每次他不走,我就得去和小瑜挤,有几次多多让我和他挤,我说别了,你大少爷这睡相我可受不了,你瞧人家小瑜多贤惠,就是热点,不然搂着他睡我都乐意,手感可好了。
  小瑜听我们说要去弹琴,也要去,我跟他说我还是原来的曲库啊,你还没听腻啊?小瑜说曲不变,那可以换个地方啊,要不去情人坡吧。
  情人坡是校园里逸夫科技馆和教十八中间的一块坡地,也不知道谁取的名字,听起来很色情的样子。灯光很昏暗,行人也比较少,偶尔会有从教十二下自习的学生路过。周末会热闹一点,我们仨就选了一个比较不显眼的地方坐下。
  我先唱了《牵手》、《老情歌》,然后小瑜让我唱《一剪梅》,多多没说话,这会儿安静的听我弹着唱着。我唱的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小瑜背靠着我身上,那一会儿我有种错觉,我觉得我和小瑜更像是一对恋人。小瑜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一点都不尴尬,有时候他还会把头往后仰放在我肩上。
  几个女生下自习路过,这时我正在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首是专门献给小瑜的。她们就站着听,完了还鼓掌了,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小瑜对多多说,你看你磊哥多受欢迎。我说她们都是来看你的,我就只是提供个bgm而已。
  最后一首我唱了《尘缘》。
  “人随风过,
  自在花开花又落,
  不管世间沧桑如何,
  一城风絮,
  满腹相思都沉默,
  只有桂花香暗飘过。”
  多多说听完感觉好难过,其实我也说不好我在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就是特喜欢这首歌。
  “我决定了要考浙大。”多多说。
  “你就不想考个外地的学校么?留在老家上大学多没意思。”我觉得他的成绩去北京上学比较好。
  “不想,我觉得你们学校有意思,还有就是在一起上学我可以经常找你玩。”
  “……”
  “你毕业后打算做什么啊?”他见我不说话,继续问。

  “我根本没想到这么远,有可能读个研究生吧,小瑜呢?”我看了看身边一直没说话的小瑜。
  “杭州这地方挺好的,我想留在这里,一城风絮。”小瑜看着前面,轻轻的说。
  多年以后我真的非常感谢小瑜能留下来,给了我一个回杭州的理由。
  学吉他这事儿可不是能速成的,多多把买的吉他放我这里,每周末都会来跟我学一阵,一段时间以后,他说手指疼,就去买了个拨片,也送了我一个,挺好看的,至今仍躺在我抽屉里。
  事实上到了高考前,他也就学会弹《尘缘》而已。
  日期:2017-04-05 19:54:11
  (十二)
  入秋以后的杭州,晚上渐渐有了凉意。
  11月底的一个周六,当完成了我要求的所有练习以后,多多竟然跟我提出了要陪他去西湖夜滑的要求。这夜滑是他们玩轮滑的特殊爱好,趁着夜色穿行于大街小巷,出入于灯火霓虹。呸呸呸,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个季节深夜的杭州能把人冻成狗。
  我并不知道他还会玩这个,我只在学校里见过别人玩,帅是蛮帅的,当时和小瑜说要不咱也去搞一双耍耍,小瑜死也不要,说有这个钱不如买一辆单车来的实在。

  多多从下午5点开始就软磨硬泡,我坚决不松口,首先我不会玩轮滑,其次大半夜的回来万一路上碰到危险怎么办。多多说杭州治安这么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说那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这样跟你去,你让我是去喝西北风吗?你倒是潇洒,我岂不是在路边当傻X?小瑜也反对,劝多多老实的在宿舍玩他的疯狂坦克得了。
  这小子生气了。
  “那我自己去吧,你不用管我。”丢下这句话,提着他的轮滑鞋就跑了。
  按我当时的性格,自然是管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自巍然不动。不过话说回来,小瑜从认识开始就没有耍过小性子,至于杨颖,感觉比我还要彪悍,我估计哪天被人介绍去重金求子她都不会管我。
  我还淡然的刷着88的帖子,老大在对面说了一句,你这样让他自个儿深更半夜跑出去,出了点事谁负责啊?小瑜也让我赶紧跟上去。说实话我真是不乐意,大半夜的外面又很冷,他一个大小伙子这么任性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逼走他的。
  做了很久思想斗争(其实也就几秒钟),我还是向老三借了他的宝马出门了。还好这小子只是提着鞋子往外走(我怀疑他就是在等我去找他),要是他疯起来一通乱窜,我上哪找去。没到大门口我就看到了多多的身影,我想小祖宗你是吃定我会来找你是吧,紧蹬几步拦在他前面。
  “别闹了,跟我回去。”
  他没理我,绕过我的宝马继续走。

  “你怎么这么任性,你不考虑一下我吗?”我有点火了,朝他低吼了一句。
  那个时候我似乎感觉所有的路人都在看我们,就像看一对小情侣吵架一样,按照电视剧的情节,此刻我应该冲上去拉住他的手,然后他使劲甩开继续往前走,我就再追上去抓住他的双臂使劲摇,歇斯底里的吼道,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答应你,答应你,最后一把搂在怀里相拥而哭。
  停。
  小爷我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你要横就让你横,我跟着你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多多赌气的穿上轮滑鞋一路狂奔,我也只好骑着宝马紧追不舍。这画面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挺美的,秋天的杭州,路边的梧桐叶都黄了,路灯暖暖的光穿过树叶缝隙洒在马路上,行人很少,一阵轮滑鞋从柏油马路上压过的声音,后面跟着单车的铃声,如果有哪个导演想表现这个场景的,可以请我去做顾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